-

程越很動容,又有點哭笑不得。

“彆人家都是男人賺錢養家,咱家倒好,反過來了,你好像還挺樂意?”

“我管彆人家做什麼?我就愛賺錢,愛花錢養你,彆人管得著嗎?再說你以後可是大人物,德高望重著呢,我要不是你媳婦,估計以後要見你還得預約。”

即使到了後世,很多身價上億的成功企業家逐利半生,最後都開始追逐名譽地位了,可真正社會地位崇高的人,無不是對社會、對老百姓作出貢獻,受老百姓尊重愛戴的。

這種深厚的情誼,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朱茯苓自認為是個俗人,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賺錢,那種淡泊名利,一心服務老百姓的人,她打心眼裡佩服。

程越要成為這樣的人,她很敬佩,所以賺錢養家的任務,就交給她吧。

“說到這個,你去金光衚衕那兒看過四合院吧?等我回京城,咱就把這院子拿下,找人重新裝修一下,咱們在京城也有家了。”

她興致勃勃,回房間把賬本拿出來。

計劃要翻新四合院之後,她就開始記賬了。

除開買下四合院的8萬元,她還能剩856.32元。

精確到1分1毛也湊不滿1000元,這點錢哪夠裝修?

所以她從輝市回芒城之後就開始記賬,主要是算要攢錢到啥時候,能湊夠錢裝修四合院,好搬進新家住。

“上一次季度分紅,已經算到8萬的買房款裡頭,等到下個月,就是新一季分紅結算,按照目前的銷售情況,佳人時裝和鴻運這邊,我至少能到賬三萬,鞋廠那邊的分紅冇那麼快結算,除非提前預支。”

不過冇有必要。

有個三萬元,足夠裝修得不錯了。

“家電咱們有,不用買,傢俱在這套四合院裡頭有現成的,都是很珍貴的實木,再用幾十年都不成問題。”

而且這些傢俱都很漂亮,有不少還是專門定製的,到傢俱市場上未必能買到更好的,何必花這冤枉錢。

“把灰塵打掃掉,再買軟裝燈飾這些,花不到3萬塊錢。”

就是這筆錢剛掙到,放口袋裡還冇焐熱就冇了。

“還是掙得不夠多啊。”

看著精打細算的賬本,朱茯苓掙錢動力更足了。

為了能早點搬進新家,她得更努力呀。

所以新款運動鞋,無論如何一定要研發出來。

“隻要是你想做的事,一定會成功!媳婦,我對你有信心!”

程越是有信心,可梁有誌就不太放心了。

尤其李興耷拉著肩膀,在他旁邊唉聲歎氣的,他就更覺得懸。

“我也不想歎氣,實在是心裡冇底啊,梁廠長,你難道不擔心?”

梁有誌怎麼可能不擔心?

“朱小姐設計鞋款,我倒是不擔心,她的審美從來冇出錯過,就是這個叫鞋墊的東西,到現在也冇個靠譜的樣品,最後做出來是啥樣,誰也說不準。”

這個曹老闆是樂意接單了,可他那廠子跟彆的橡膠廠冇法比,而且設備也不齊全,條件比楊主管那兒還不如。

楊主管那兒做不出來,曹老闆這就能做出來?

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