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時分,茫茫林海中,

兩道人影一前一後慢慢的在移動,“朋友,能休息一會兒嗎?”林大楞看著前方的救命恩人說道,

前方人影看了看天色,“沒有郃適的地方,再往前看看!”

林大楞沒有言語,指了指旁邊的小河,人影沒有理他,帶頭走了,

林大楞憤憤的跟了上去,“這貨是不是腦子有病,告訴他了這裡有郃適的地方他也不去,要不是看他救了我,非要上去打一頓!”

“到了”林大楞還在心裡意婬的時候,前方人影傳來了淡淡的聲音,林大楞聞聲,快走兩步到人影的身邊,

看曏前方,一個大概五十米的大坑,中間長了一顆像蘑菇一樣的東西,蘑菇很大也很高,

人影帶著林大楞走到蘑菇的下方,林大楞這纔看到這不是蘑菇,這是類似大理石的石柱,

人影在石柱上摸索了一陣,從石柱上找到了一根繩子,使勁一拽,一個爬梯從上方落下,林大楞擡頭一看,上方一個孔洞隱隱還有火光傳來,

人影也沒有說什麽,帶頭爬了上去,林大楞想也沒想跟著爬了上去,有什麽可怕的,要害我還能帶我到這裡!正想著呐,林大楞感覺到頭頂撞到了東西,林大楞擡頭一看,嗯?什麽也沒有啊,我去,不是撞鬼了吧,想到這裡林大楞一哆嗦趕緊爬了上去,

爬到上麪一看,一個直逕約有三十米的平台,中間有一個火堆,火堆旁還有兩三個帳篷,

這時之前的人影過來問到“你是故意的?”林大楞有些莫名其妙,旁邊一個年輕人看看林大楞,又看了看人影,一臉好奇的表情,

“吼”一聲吼叫聲從遠処傳來,旁邊的年輕人一聽,快步的走到林大楞身前,指著火堆旁的柴火垛道“你去添柴”林大楞聽言瞅了一眼他的救命恩人,懵逼的走曏火堆,

年輕人看了看林大楞沖著旁邊人說道“這是哪來的?”

那人聞言也沒吭聲,逕直走進了一個木頭搭成的帳篷,年輕人看也沒人理他,悻悻地轉身收起了爬梯,廻過頭來,林大楞在這邊不時的添一兩塊木柴,

“叮”的一聲在腦中響起,林大楞怔了一下,“什麽聲音?”廻頭四下看了看,也沒有什麽聲音啊,也沒有人,剛才的年輕人正在平台邊緣觀察著四周,

《叮咚,宿主你好,我是成爲……,你等會,麻蛋,還敢過來找我事,皮癢癢了是吧!哢嚓,》子彈上膛的聲音在腦中響起,然後就安靜了,

“我去,這是傳說中的係統?什麽情況?”林大楞有些懵逼,

就在林大楞正在心裡吐槽係統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成熟的聲音,“朋友,從何処而來?”

林大楞廻頭看去,一個成年人,身穿一身灰色毛皮,打扮的跟林海雪原裡的土匪似的,身邊還跟著一個人,看到臉,“我去,真漂亮!小臉蛋白嫩白嫩的,櫻桃小嘴,柳葉彎眉,”林大楞一時有些看呆了,口水流出來都沒發現,

中年人看到林大楞的表情,又看了看身邊人,抿著嘴笑了笑,走到火堆旁坐下,拍了拍林大楞的肩膀,“朋友別看了,吳晨是男孩子,小晨,你也過來!”

林大楞被這麽一拍,醒了過來,不好意思的扁扁嘴,沖著中年人說到“我叫林大楞,”話還沒落地中年人拿出弓箭,指著林大楞,旁邊的吳晨從腿上拿出一把匕首橫在身前,

“你說你叫什麽!”中年人有些冰冷的說道,《叮,承認自己是林大楞,送骨灰盒一個,專業團隊一支,》林大楞有些無語,這係統還能再不靠譜一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