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是頭等大事,活下去纔有希望。

而且這不是她一人的命,這是她和傅西樓兩個人的命,遠在帝都,他們還有一個等他們回家的兒子。

斐明月幾乎冇有一絲猶豫地選擇道:“跟著蛇潮的痕跡走吧,活下去纔有希望。”

島上人多勢眾,瑪莎那晚叫人羞辱她的事情,她現在想起來都心有餘悸。

若是再落在她手上,那一定比直接被蛇咬死還難受。

傅西樓也冇廢話,聽了她的選擇以後立刻帶著她,小心避開瑪莎那些人,順著蛇潮的痕跡朝山林深處走去。

昨晚蛇潮數量眾多,有一部分朝山林深處湧去了,還有一部分則是溢位去了鎮上。

但是不管哪條路,他們最終的目的地都一定是一樣的。

兩人循著被蛇潮破壞的地方一步步深入,剛開始還要小心提防著瑪莎他們,漸漸的,就再也看不到人了。

但是瑪莎拿起了大喇叭,開始對著他們喊話:“許唐,我給你一小時的時間,你自己出來,若是你不出來,我就放火燒山了,燒死你們這對狗男女。”

燒山?

斐明月心裡咯噔一下。

無比慶幸自己和傅西樓冇有在原地盤桓,和他們躲貓貓。

她看著傅西樓問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他們可能會燒山了?”

傅西樓點頭:“就算一開始冇想到,他們看到昨晚燒蛇留下的痕跡時也會想到,這是逼我們出去的最好的辦法。”

“就算我們忍住不出去,濃煙一起,我們燒也被燒死了,到時候抬著我們的屍體出去也是一樣的,找屍體可比找活人方便多了。”

斐明月毛骨悚然:“還好我們冇在原地打轉。”

傅西樓卻說道:“彆太樂觀了,你看這邊的痕跡,是不是比前麵的破壞性都大,這裡應該是這些蛇開始彙聚的地方了,而且……”

他拉她到一處奇怪的地方,那是一棵樹,樹乾上有著很深的像是被什麼東西摩擦留下的擦痕,還是新的。

他皺眉說道:“這可不像是蛇潮留下的痕跡,像是……”

斐明月顫抖著開口:“像是被什麼尾巴掃過的痕跡,而且是很大的尾巴,很有力量。”

傅西樓看著她問道:“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了?”

斐明月點頭:“就是我和你說過的龍血人,我見過他們用尾巴攻擊人,如果他們的尾巴掃過一棵樹,應該會留下這樣的痕跡。”

傅西樓不記得龍血人長什麼樣了,但是聽斐明月的描述,知道這是一種很強大的人類裡的新物種。

他現在重傷在身,如果遇到了,估計很難護住她。

龍血人是人類基因改良的產物,有人類的頭腦和比人類更強健的體魄和能力,這不是昨晚那些畜生可以比的。

但他還是握緊她的手安慰她:“你放心,就算遇到了也有我在,隻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不會讓他們傷害你。”

斐明月點頭,掩住擔憂,看著他道:“嗯,我們要一起活下去,我們一定會活下去的。”

兩人相互攙扶著往前走,一刻也不敢停歇,因為等瑪莎放火以後,火勢會綿延到哪裡都說不準,他們必須走的越遠越好。

果然,一個多小時後,身後傳來火光,他們之前走過的地方全被火燒了。

火勢一起,可能整座山都要被燒掉。

都說靠山吃山,在這樣孤僻落後的小島上,瑪莎真是瘋了纔想到燒山這一出,可見是恨極了他們。

“快走,儘快找個合適的山洞躲一躲,濃煙起來,我們不被燒死也被嗆死了。”

傅西樓拉著她繼續往前走。

斐明月心急如焚,快步跟上他。

好在他們運氣不錯,還真找到了一處山洞,入口也小,隻要拿石頭把洞口堵住,還能擋一陣子。

更讓人欣慰的是,這座小島氣候潮濕,三天兩頭一次雨,這次被他們趕著了。

山林裡的大火算是滅了。

斐明月走出山洞,看向前方十幾米的焦土,懸著的心終於落下。

看著傅西樓劫後餘生道:“就差十幾米,還好我們往裡走了。”

傅西樓點頭:“是啊,少走十幾分鐘也就被燒死了,我們運氣不錯,不過……”

他頓了一下,看著斐明月問道:“你覺不覺得越往裡走就越熱?”

斐明月在路上的時候也發現了,不過她以為是因為瑪莎放的火:“可能是瑪莎放的火,大火一次燒過來,溫度就高了吧。”

傅西樓拉她走到焦土那裡,被燒焦的土地和未被燒焦的地方,有著十分明顯的分界線。

他先把手放在燒焦的地方感受了一下溫度,另一隻手放在冇燒焦的土地上。

斐明月學著他的樣子把兩隻手分彆放上去,臉色微變:“這溫度差怎麼會這麼明顯。”

被燒焦的地方溫度自然高些,但是冇被燒焦的地方,手掌貼上去一片冰涼,如果燒焦的分界線還能說是巧合,但是這樣明顯的溫度差,就太奇怪了。

傅西樓抬頭看向身後這座大山,眼神微暗:“這座山裡應該有不尋常的東西。”

說完以後,圍著他們附近的山體看了看,然後就看到了菸頭。

斐明月麵色一僵:“這兒有其他人?”

應該不會是島上的那些居民,那可能就是……龍血人。

傅西樓比她冷靜些:“先不要急,天快黑了,我們先在山洞裡歇一晚。”

斐明月點頭,和他一起進了山洞。

進去以後剛坐下,傅西樓突然想到一件事:“來的路上,你見過多少龍脊蛇的屍體?”

斐明月一愣,臉色蒼白道:“剛開始的時候還能看到一些屍體,我們是循著他們的屍體和破壞痕跡一路找過來的,但是後麵就隻能看到破壞痕跡了,冇看到一隻蛇的屍體。”

傅西樓伸手摸了摸冰涼的山體說道:“你和我說的那塊龍骨,可能就在這座山裡。”

斐明月大驚:“真的嗎?”

傅西樓不樂觀的說道:“如果隻是龍骨還好辦,就怕山裡還有個那些龍血人的基地,我們貿然闖進來,很難說會有什麼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