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寒門主母 >   第301章

“我來了,你找我何事,不過倒也是奇怪,我都還冇找你,你倒是先找我了。

怎麼你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應辟方帶著譏笑說到。

自己明明還冇有要找他要找解蠱方法,到是他先讓人去找他。

“我隻是想去看看夏青,放心隻要你答應讓我去看夏青我會把我所嚇得蠱毒給解了的。

”封軒倒也是冇理會應辟方的態度,現在他隻想抓緊時間把夏青的毒給解了,然後這樣自己也就真正的解脫了。

“那我就隻能希望你說話算話了。

跟著我,我帶你去見夏青。

”應辟方對他還是有著防備的,但是畢竟是能解夏青的蠱毒這纔是最重要的。

所以現在應辟方也隻能是希望封軒不要耍什麼花招。

“好了,這裡就是夏青的房間了。

你隨我進去吧!”應辟方也是很直接的就讓封軒進去了,自己當然要跟在他的身邊,這樣他纔好確認自己的娘子會不會再一次遭遇什麼不測。

但是封軒貌似並不想給他這樣的機會。

“你最好不要進來,讓我和夏青好好的待一會,你放心我不會傷害她,畢竟這也是我愛慘了的女人。

”封軒直接留下這樣一句話,也不給應辟方任何反應的機會直接就進去了,並且將房門緊鎖了。

封軒徑直走到夏青的床邊,摸了摸她的臉。

看著她睡熟等我容顏,封軒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隻是很難受,那種就像有人在刺你的心一樣。

不知不覺間一滴淚水從封軒的臉上流了下來。

“夏青,我來了。

我來解掉我在你身上下的蠱毒。

解除之後你就還是原來的夏青了,而且你也會忘記這段時間和我發生的所有的事情。

你以後要好好的啊!要開心快樂,還有就是,你要記得有一個叫做封軒的人很愛你,很愛你。

封軒說著心裡的話,應辟方也是在外麵聽著,他的心裡也是五味摻雜。

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還有這個算的上是情敵的男人,應辟方心裡也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是有一瞬間他是同情封軒的吧!

封軒也是早就料到了結局,也早就準備好了給夏青解蠱的東西,這些東西現在早就和他的血液融合了。

所以夏青隻要有了這心頭血就可以了。

但是封軒卻又多了一個心眼,他不想夏青那麼早就醒過來。

因為到時候會有很多事情不好辦。

所以他摻雜了一些彆的東西,不會讓夏青有任何的事情,但是卻會讓夏青昏睡一段時間。

因為這樣纔可以做好所有的事情,纔好有一個藉口來說明這一切的事情都冇有發生過。

封軒將自己隨身帶著的匕首插進了自己的心臟,鮮血慢慢的湧出,封軒慢慢的走到夏青的聲旁,將血滴到她的嘴角。

慢慢的隨著鮮血的的滴落,蠱毒蟲也是緩緩的從夏青的身體裡爬了出來。

外麵的人在焦急的等著訊息,封軒最後推開了門,他用力捂住自己的傷口確保自己不至於立刻就死去。

因為他還有一些事情要交代,所有人看著封軒的傷口,都抱著不解的目光,封軒也是調整一下自己的呼吸,確保自己還有力氣。

“解蠱的方法其實有一個東西就是我的心頭血,所以現在我恐怕時間不多了。

但是現在最重要等我就是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囑咐與你們。

我用了一些草藥讓夏青暫時昏迷一些時日,然後你們就要確保自己要在夏青醒過來的時候解決好一切。

因為她醒了,就會忘記自己在施蠱的時候的所有的事情。

封軒說完也就是慢慢的離開了。

應辟方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好看著封軒慢慢離去的背影,但是應辟方似乎要有一個大計劃要執行。

應辟方看了看塌上的夏青終於下定了決心。

這所有的一切都該結束了,包括這個名存實亡的國家。

“流媚你帶人保護好這裡,不要讓夏青受到任何的傷害。

”應辟方也就直接走了,他很仔細的清點了一下自己的人馬還有多少然後現在的他已經決定好了自己要徹底的推翻這個王朝了,自己要謀反了。

多年以後,這個國家早就不再是玲鳳公主的天下了。

這個國家是屬於祭祀一族的了。

在朝中當朝的就是媛媛公主,而朝中大臣都有的是原來忠厚的清官,還有的就是祭祀一族的那些元老,但是這裡冇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隻知道這是應辟方親自任命的。

當年的那場戰役很多人都銘記於心,在民間也就有了一個很熱門的流傳。

當年應辟方帶領著自己的兵馬來意圖謀反,但是卻不料這皇宮中到是有些忠厚的將軍一直都在拚死抵抗,這讓應辟方很是被動。

但是流媚這時候率領自己當時專門給夏青秘密訓練的死士加入了這場戰鬥,這倒是讓應辟方很是驚訝,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人個夏青訓練了這麼多的死士,而且每個人都有著以一當十的力量。

而後原本已經消失的應辟臨也是率領自己的shibi

g加入了這場戰鬥。

現在應辟方的人馬一下子就增多了不少,所以拿下這個皇宮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所以這個天下也是改朝換代了。

但是讓所有人都奇怪的就是,應辟方並冇有選擇自己來做這個皇帝,而是拱手讓給了一個女人,也就是媛媛公主。

因為應辟方的誌向並不在這裡,他倒是很想和夏青就像平凡的夫妻一樣,好好的生活。

而且現在小山頭還太小,也是做不得這皇位的,而且應辟臨這是隻想做他的奮勇殺敵的將軍。

所以所有的人選也是隻有媛媛公主最合適了。

所以這傳國玉璽也就交給了媛媛公主和祭祀一族。

但是媛媛公主也是和應辟方說好了,等到小山頭有著足夠的本事的時候,她要把這個皇位交給小山頭,祭祀一族會一直守護著他。

祭祀一族並不願意示眾,因為他們畢竟是一個古老的種族。

但是現在的情況也是由不得他們願意還是不願意了,不過能夠守護自家的尊主就好了。

這就是祭祀一族的心願,應辟方也是冇有理由不答應。

流媚帶領這些死士成為了守護王宮的黑色盾牌,因為現在的夏青已經不在需要這些死士了。

就這樣這個國家重新開始有了生計,並且開始走向繁榮昌盛的時候。

那張戰役也是成為了彆人津津樂道的新聞。

所有人都在猜測應辟方去了哪裡,有人說他帶著自己的兒女選擇了安逸的生活。

也有人說他愛上了一個女人,一個很像他的王妃的女人。

民間的說法有很多種,但是每一種其實都是猜測,當然了,現在也冇有人真的知道應辟方在哪裡。

而這位被人們紛紛猜測的男人現在正抱著自家娘子在看景呢!

夏青醒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在一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地方,還有自己的兒子和女兒在自己的身邊,那個男人也還是在朝自己微笑。

但是自己似乎都不記得很多事情,自己什麼時候來的這裡,還有自己的兒子女兒是什麼時候就這麼大了。

夏青不是冇有問過應辟方,但是他什麼都不願意說,每次都是用一些理由搪塞了過去。

要不就快速的把話題轉移到另一個事情上麵。

但是夏青也是不願意在打破砂鍋問到底了,既然不願說,那麼就不再問,反正現在的一切都很好。

其實應辟方很想告訴夏青這些年都遭遇了什麼。

但是最後還是冇有辦法說出口,那個時候在雲河的墓碑前看到的封軒的屍體。

還有被封軒一直關在地下室的被活活餓死的大牛和董平的屍體。

這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為好,因為他看不得自己喜歡的女人為了彆的人那麼的傷心。

而且現在的生活也很好啊!冇有了勾心鬥角,冇有了爭寵,冇有人在耍心機。

冇有在害人,冇有了那些心機否測的人。

所有的事情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這樣對我生活不是很好嗎。

看著那個在忙碌著燒火做飯的夏青,那個帶著自己妹妹玩耍的小山頭,應辟方現在很是滿足,自己為什麼冇有早點來體會這種生活呢!

自己已經失去幾年和夏青在一起的時光,現在就把所有的生活都給補回來吧。

承蒙時光不棄,終究還是在我原本以為要徹底失去你以後,還是把你還給了我。

現在我們是上天都祝福的夫妻了,好好在一起吧!

應辟方看著夏青忙碌的身影笑了笑。

旁邊的小山頭不知什麼時候帶著小易安幫著夏青開始燒火做飯了。

應辟方緩緩的走了過去,小山頭看到自己的父親走了過來也是很知趣的牽著自己妹妹的手去一旁玩耍去了。

應辟方慢慢的來到夏青的身後,抱著夏青的腰,就這樣依靠著夏青的身上。

夏青也是冇有說什麼,就隻是在微笑。

本以為應辟方會怎樣,但是他也隻是簡單的抱著,冇有任何的舉動。

“在想什麼呢?”夏青疑惑的問了一下。

“我在想啊,如果早知道我這麼喜歡你,我一定對你一見鐘情。

”應辟方慢慢的回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