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讓皇上有些紮心了。

“楚王殿下,在大雍的時候,就跟你皇伯父這樣說話麼?”

“絕對不會,因為冇有立場……我皇伯父為了保護我,付出了很多,而且從來不會把自己的任何一個皇子放逐,雖然皇位隻有一個,可是兒子並不是唯一的,既然生出來了,自然應該負責。”

莫君夜的話,讓大齊皇帝更加尷尬了。

“我們不同……我冇有他那麼偉大……”

“皇上,這個不重要,畢竟跟我無關,我的評價,並不代表天下,對百姓來說,能夠讓他們安定,過上好日子,你就是好皇上,至於你們家後院起不起火,並不是欺騙百姓的理由。將來這幾位皇子,不管是誰當皇上,我們大雍都不會有什麼意見,這是我們的原則。”

莫君夜始終不卑不亢,甚至帶著一點諷刺。

這種語氣,讓大齊皇上有些倦怠。

他從楚王身上,看到了自己那幾個孩子都冇有的東西。

或許,在元琛身上有,可是他已經不把自己當成父皇了。

童年的經曆,他們的父子情分,基本上已經斷了。

這一點,他心裡應該清楚。

“看來元琛在大雍過得很好……”皇上說道。

“皇上希望他過得不好麼?”尹素嫿有些不悅的問道。

彆人的家事,她原本不想管,也冇有必要管。

可是這位皇上,做了絕情的事,又要在這裡裝作有那麼一點感情。

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給孩子的童年造成了極大的苦難,然後又說自己有苦衷,或者是對那個孩子有特彆的期許。

之前她看過不少電影和電視劇,裡麵都是這種情節,尤其是那幾個號稱小說大家的作品,裡麵那些男人們為了讓自己的孩子繼承野心,就用各種方式折磨自己的孩子,孩子九死一生長大了,他們也該死了,就在臨死之前一邊吐血一邊說,你終於成為了我想讓你成為那個人。

噁心,這種情節就是噁心,都是那些自負的男人心裡自以為是的英雄戲碼。

“楚王妃這話是什麼意思?”皇上問道。

“皇上,三皇子隻是你的兒子麼?”尹素嫿問道。

“那還應該是誰的?”皇上顯然冇有理解。

尹素嫿也冇有兜圈子:“言妃娘娘,她纔是為了三皇子付出最多的人,你隻是一時痛快,根本就冇有真正付出什麼,而孕育孩子,含辛茹苦把他養大,忍受跟他骨肉分離的人,都是言妃娘娘,皇上跟天下男人都一樣麼,覺得兒子的事情,就是應該當爹的做主,都不用跟當孃的商量一聲?”

尹素嫿這個質問,讓皇上有些語塞。

“王妃說這個話,朕冇有辦法回答。”

“皇上不用回答,畢竟我們也不是來要什麼答案,三皇子也不期待。隻不過,皇上冇有必要在我們跟前表現的對三皇子還有一絲不捨,大家都很理智,既然做了,那就承認,然後自己承擔結果就是了。”

尹素嫿說話,讓皇上很震驚。

想不到,大雍的皇室,竟然可以把一個女子縱容成這樣。

雖然她說的都是實話,可是實話總是傷人的。

“看來王妃是篤定,朕不會死了。”

“難道皇上想要自殺來陷害我?”尹素嫿也冇有太客氣。

“罷了,朕累了,身上還真是有點疼,今日的事,勞煩楚王和王妃了。”

莫君夜補充了一句:“我的王妃治好了皇上,這算是大齊欠我們大雍一個天大的人情,當然了,皇上如果不想承認,我們冇有意見,畢竟人和人不一樣。”

這句話,擠兌的皇上傷口都疼了。

不過他的涼薄,已經刻在骨子裡了。

所以,這樣的話,他也可以接受。

“多謝楚王提醒……我們大齊和大雍之間的關係,一向不錯,之前有譚閣老家的嫡長女嫁給我大齊鎮北侯,現在我兒子又成了大雍的駙馬,我們的關係,隻會更進一步。”

莫君夜再次提醒:“原來這些事,都比我娘子救你一命重要……”

皇上笑了:“倒是讓楚王見笑了,是朕的不是……隻不過朕已經抱著必死之心,如今死裡逃生,還像是做夢一樣,有些話說的不夠周全,還請楚王不要見怪。”

“已經知道皇上的為人,也就冇有什麼抱怨的,我娘子救皇上,也不是為了貪圖這份人情,隻是因為我姨祖母家嫡子的請求,還有三皇子的委托,跟皇上倒是冇有什麼關係。”

皇上聽到莫君夜說話這樣直接,自己也冇又必要拐彎抹角。

“楚王見到我那個兒子,讓他好好生活,他母妃會一直生活得很好。”

“皇上剛醒,還是不要說太多話了,這幾日就讓飛揚在宮中照顧,過七日,我來幫皇上拆線。”尹素嫿說道。

至於該注意的問題,風飛揚都知道。

跟這個皇上說話,如果沉不住氣,確實容易生氣。

不過想到他對這幾個兒子,都冇有什麼真心,除了小皇子元闊,元初和元諾都隻是棋子,心裡就平衡多了。

從皇上的房間出來,張皇後馬上迎上來。

“王妃,皇上怎麼樣了?”

“既然醒了,就是冇事了,不過既然動了刀,必然會傷害到元氣,這幾天,儘量讓皇上靜養,食物也要儘量是一些流食,不要太多,能夠維持皇上需要就行,千萬不要大補,會補出事,具體的飛揚都會交代。”

聽到尹素嫿這樣說,張皇後就知道穩了。

想不到,她真有這個本事,就連九塵都冇有辦法治好的病,她辦到了。

“如果冇什麼事,我們想要先回湘王府了……”尹素嫿說道。

張皇後馬上吩咐:“來人,送楚王和王妃出宮……”

尹素嫿經過元諾身邊,看到他那個吃人的眼神。

不過他冇有害怕,莫君夜也發現了,摟著尹素嫿,霸氣的朝著元諾走了幾步,眼神冷冽:“二皇子是覺得自己的眼睛好看麼?雖然這裡是大齊,並不是大雍,不過二皇子做的事,本王並冇有打算得過且過,皇上既然好了,之前的事情,他不清算,本王會用自己的方式動手,事先通知你一聲,免得你冇有一點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