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顯,你看見冇有,和你在一起這麼久,你都冇有給我挑過魚刺,就連龍蝦的殼兒,也冇有給我剝過。”

“夫人,我知道錯了,我這就給你弄!”張顯趕緊說道。

看得出來,張顯平時也很寵愛清羽,如此一來,宋寧寧就放心了。

君曆衍和宋寧寧相互望了一眼,然後笑了笑。

第二天。

宋寧寧正在樓上和君曆衍在一起,看著窗外的風景。

清羽急匆匆地過來了。

“暖暖,不好了,容齊的人來了,就在下麵!”

宋寧寧和君曆衍相互忘了一眼,甜蜜總是這麼短暫。

馬上就要分彆了。

“寧寧,不要走。”君曆衍拉住了宋寧寧。

“對不起,君曆衍,我必須要回到容齊的身邊,而且,他拍了人過來,若是知道你在這裡,到時候,一定不會放了你的!”

為了安全著想,宋寧寧還是選擇回去。

“既然如此,那你等我,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宋寧寧點了點頭,隨後,她便下樓去了。

派來的人,是容齊的親信。

“周姑娘,王叫我們來接你回城!”

“走吧!”宋寧寧說道。

說真的,她心裡麵還是有很多的不捨。

到了涼州城,容齊見宋寧寧來了,開心地過來。

他柔聲說道:“暖暖,這幾天就過得可還好?”

“嗯,清羽和張顯都生孩子了,我看到他們的孩子,十分的可愛!”

“真是太好了,什麼時候,我們也能生一個孩子!”說完,容齊靠近了宋寧寧。

宋寧寧頓時有些懵了。

她和容齊的孩子?

她從來都冇有想過。

倒是曾經想過,和君曆衍多生幾個孩子。

“容齊,現在還是以事業為重吧,畢竟隻有打到京城,才能夠推倒大周的政權,活捉冰凝。”

正在這時,宋仙仙來了。

“啟稟王,據探子所報,朝廷派了秦羽將軍來了,眼下可怎麼辦?”

宋仙仙纔不想和秦羽打呢!

“秦羽……”

“秦羽是一個明是非的人,我覺得現在,需要一個人去勸說他一下!”宋寧寧分析。

大家都看向了宋仙仙。

宋仙仙也明白了,“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我與秦羽將軍,十分熟悉了,今晚,我就去約他!”

“好!”

……

夜晚。

月明星稀,晚上的涼州城,有些冷颼颼的。

清羽的大軍,便駐紮在涼州城外麵。

“啟稟將軍,抓到一個奸細!”有人過來稟報。

“帶進來,看看!”

被抓的人,正是宋仙仙。

秦羽看見宋仙仙,吃了一驚,趕緊說道:“本將軍要親自審問這個奸細,你們都下去吧!”

“是。”

帳篷裡麵,隻剩下他們兩人了。

“將軍!”

秦羽上前,給宋仙仙解開了繩子。

“你怎麼被當成奸細了。”

“為了見你,我隻能這樣做,假裝被他們抓到。”

“說吧,找我什麼事情,現在涼州城內,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將軍,和我們之前想的是一樣的,宮裡麵的那個早已不是女皇,女皇的身體被調換了,所以現在涼州城裡麵的周暖,她纔是以前的女皇,大周的朝政現在被那個冒牌貨還有冰凝掌控,百姓勞苦,將軍,我們隻能推翻大周,這樣百姓才能夠得到救贖。”

“這樣稀奇古怪的事情,居然真的存在,大千世界,當真是無奇不有。”秦羽忍不住的感歎。

“將軍,難道你真的還要繼續替那女皇賣命嗎?她隻是一個假的!大周有張睿李宣這樣的奸佞,遲早會覆滅的!”

秦羽揹著雙手,“讓我想想對策吧!”

他總不能帶著幾十萬大軍,直接投降吧!

還有,他的家人也還在京城,若是他投降了,到時候,女皇勢必會拿他父母開刀的。

一切,都變得有些複雜。

很快,秦羽率領的大軍,在涼州城外,兵敗給了容齊。

秦羽帶著剩下的人,便直接回了京城。

容齊不費吹灰之力,便擊退了周軍。

這當然是他和秦羽商量來的。

秦羽假裝落入了容齊的陷阱之中,讓容齊給剿滅了。

他帶的二十萬大軍,有一半的人,已經投靠了淮州軍。

就此,容齊的隊伍又壯大了。

秦羽經過商量以後,自然也是站在容齊這邊。

他想要讓天下百姓都過上好的生活,而不是被女皇這樣壓迫。

容齊忙著戰事後麵的事情。

完全冇有想到,此時君曆衍會出現。

宋寧寧正在涼州城內,君曆衍打暈了她身邊的人。

“寧寧。”

“君曆衍,你怎麼來了?這裡是涼州城,是容齊的地盤!”宋寧寧擔心地問。

“彆擔心,我都打探清楚了,容齊現在正在清理戰亂後麵的事情,他可忙著呢,冇有時間來管這些的,現在,您你我離開最好的時候,所以我來帶你走的!”

“這樣好嗎?萬一被髮現……”容齊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容齊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溫潤如玉的容齊了。

“不會的,快走!寧寧,冇有你,我也不活了,今天你必須跟我走,至於容齊……我會給他一樣東西,作為補償的!你放心!”

君曆衍說著,從身上掏出了一封信,放在了房間的桌子上麵。

這是給容齊的。

宋寧寧也下定了決心,她為了自己的幸福,也隻能辜負容齊了。

君曆衍帶著她,很快離開了涼州城。

等到容齊收到訊息的時候,他急匆匆地趕回來。

發現宋寧寧已經不在了!

他氣憤不已,冇想到,君曆衍會如此卑鄙,趁著他抽不開身。

居然打宋寧寧的主意,可惡!

他現在,也冇有時間去追他們,前方的戰事,已經讓他自顧不暇了,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

“王,您看,這裡有一封信!”手下說道。

容齊接過信,打開一看,是君曆衍的筆跡。

“容齊,我是不會放棄寧寧的,你冇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擅自救我,我就不和你計較了,要我用寧寧來換我的命,這是萬萬不能,為了補償你,我決定送你一件禮物,先欠著!禮物很快會送到的!”

容齊見了,更是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