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主一世英名,可惜生了個犬子。”

冇有去看沈非凡的反應,老人的目光看向了太子。

“閣下是何許人也,如此行……”

話音未落,老人的餘光看到了太子身後拿著麪人的林漠。

他的瞳孔猛然一縮,宛如針尖。

確定自己冇有看錯之後,老人的語氣陡然改變。

“如此行事實在是讓老朽敬佩,我家家主這孩子天性頑劣。”

“如今能夠得到二位的教育,簡直是他最大的福氣。”

沈家主沈三千素來極為尊敬自己。

不管是從那個原因,自己也一定要化解了今日的事件。

就算是海芳城最強的地頭蛇家族慕容家。

也不敢在明麵上與林漠作對,隻敢在暗地裡噹噹老鼠。

而沈家雖然家財萬貫,是海芳城的首富。

但卻根基薄弱,根本冇有慕容家的根基深厚。

“劉老,他打了我!”

身後勉強站起的沈非凡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老人。

自己身為沈家少主,如今被人打了。

你身為我沈家的客卿,不僅不幫我打回去,甚至還在感謝打我的人。

“閉嘴,這次回去你就等著捱揍吧!”

劉老轉過頭狠狠地瞪了沈非凡一眼。

這個混賬東西一天天就知道出來惹禍。

這次沈三千特地把所有的門都鎖了起來,冇想到還是讓他跑了出來。

並且還剛好的得罪了最不能惹得林漠這個鎮嶽使。

若是一點把控不好局麵,整個沈家都會遭受滅頂之災。

太子一臉有趣地看著趙老,饒有興致地說道。

“看來這位老人家認出我們來了。”

“林漠鎮嶽使以及太子先生的事蹟早就響噹噹了。”

林漠的名聲自然不用多講。

華夏醫聖、南越河內兩省會長、戰堂教官、萬象國柱國大臣。

這些哪一個拿出去都是不弱的名望。

而太子之前公海千裡追殺到楓葉海域邊境的事情也被報道了出來。

他的英姿也早就揚名了整個世界。

“鎮嶽使大人,這條街的損失我們全部十倍補償,凡是受傷全部進行最好的醫治。”

“並且少爺我們也會帶回去嚴加看管,您看這樣行嗎?”

老人的目光看向了太子身後的林漠。

也就沈家財大氣粗才能如此的豪爽。

他現在就想趕快的息事寧人,把這闖禍王帶回去扔給沈三千。

若非剛纔車輛一失控保鏢就給自己打了電話。

自己趕來的也不算太晚。

否則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呢。

“錢你們要賠,人你們也要管,但是他,不能走。”

林漠走了過來,對著老人說道。

“鎮嶽使大人,我們少爺就是個啥也不懂的叛逆少年,不至於如此吧。”

林漠看著劉老的模樣,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他的天賦不錯,就是冇有加以雕琢,可以跟我學習一段時間。”

剛纔林漠就觀察到來沈非凡的根骨不差。

能在太子的一腳下那麼快就爬起來,可以了。

“這……”

劉老遲疑了一下,但是看著後麵叛逆少年一般的沈非凡。

“好,那就麻煩鎮嶽使大人多多調教了。”

劉老毅然決然地點了點頭,直接轉身拎著兩個最起碼二百斤的保鏢離開。

隻留下沈非凡一人有些懵逼地站在那裡。

自己這是被劉老就這麼給賣了嗎?

剛想直接跑路,沈非凡就看到一臉獰笑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