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魂在被吸入惡身頭頂上方的黑色漩渦後。

他順著黑色漩渦直接從惡身頭頂上方直衝而下。

就在怨魂距離惡身不足三十公分的距離時。

隻見怨魂捨棄肉身,化作一道光點,直接從惡身的頭頂鑽了進去。

四周的怨念和魔氣還在不斷的瘋狂湧來。

可惡身卻是閉上了雙眼。

此刻在他的靈魂深處,怨魂的殘念已經來到了這裡。

當進入到惡身的身體裡麵,怨魂也是明白過來之前的一些疑惑之處。

“冇想到你竟隻是能量體所化的分身。”

“難怪你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吸收這片空間的怨念和魔氣。”

“不過這更合我意。”

“隻要占據了你的身體。”

“配上我族的修煉神通,我必定能快速恢複到巔峰時期的力量。”

“哈哈哈!當真是天助我也。”

“達斯沃巴,我報仇的時機終於來了。”

怨魂到最後,癲狂的大笑起來。

他能以一縷殘念存活了這麼長久,正是因為對達斯沃巴的恨意極深。

如今等待了這麼多年,總算是看到了報仇的希望。

怨魂整張臉都在大笑中變得扭曲起來。

可在這時,惡身冰冷的聲音打斷了怨魂的美夢。

“一縷殘念也妄圖想要侵占我的身體?”

“我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

“既然你主動送上門來了。”

“那你就休想再離開這裡。”

惡身話音落下,靈魂之海瞬間封閉。

這個時候,除非惡身自動開啟靈魂之海的大門,否則怨魂絕對無法離開。

感受到這一舉動的怨魂停下了大笑,眼露嘲諷的望著惡身。

“哼!”

“井底之蛙,豈能知天地之大?”

“即便我隻剩一縷殘魂,也不是你這小娃娃能夠抗衡的。”

怨魂話音剛落,抬手就朝著惡身抓了去。

見對方動手,惡身右手一抓,一麵古樸的銅鏡出現在其手中。

仔細看去,這銅鏡上方刻著九條幽龍,皆是一副張牙舞爪的凶惡表情。

這正是林恒給惡身的第二件法寶,九龍噬魂鏡。

當惡身抓住九龍噬魂鏡的那一刻。

怨魂的大手也是來到了他的身前。

惡身將九龍噬魂鏡朝前一拍,正好打在了怨魂的手掌上。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九條幽暗的能量鎖鏈從鏡麵內迸發而出。

鎖鏈牢牢的捆綁在了怨魂的全身,試圖將他強行拉入銅鏡之中。

麵對這股強大的拉扯力道,怨魂身上能量爆湧。

那湧出的能量化作了一道道幽冥利刃,不斷的切割在鎖鏈之上。

奈何幽冥利刃卻根本無法撼動鎖鏈分毫。

見此情形,怨魂的神色微微一變,而後也是放棄了切割鎖鏈,轉而拚命的向後掙紮,似想要以此來掙脫鐵鏈的束縛。

在能量的強度上,顯然還是怨魂更勝一籌。

鐵鏈一點點被他拉扯得越來越長。

就在那幽暗的能量鎖鏈被拉出百米後。

原本化作鎖鏈的能量逐漸露出了真容。

‘吼!’

一陣震天龍吟從銅鏡中響起。

緊跟著,九條能量鎖鏈鬆開了對怨魂的束縛。

下一秒,幽暗鎖鏈竟是在空中化作了九條百米幽龍。

龍吟聲還在空中迴盪。

九條幽龍已經同時對怨魂發動了攻擊。

這來自黃泉的幽龍,對陰邪之物有著極強的剋製。

就在怨魂正麵硬扛第一條衝到近前的幽龍時。

一個照麵,他的右臂就被幽龍的巨口給撕咬下來。

怨魂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能量碰觸到幽龍的身體,立馬就會被消除大半。

這也是他首次攻擊就失利的真正原因。

不等怨魂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其餘的八條幽龍也是分彆從八個方位同時攻來。

不敢再正麵硬抗的怨魂,這次選擇了躲避。

可同時麵對九條幽龍的攻擊。

饒是他速度極快,也不可能全部躲開。

不多會兒的功夫,怨魂全身上下,隻剩了下了腦袋和身子。

其餘的部件全都讓九條幽龍給咬了乾淨。

這樣的傷勢對怨魂來說,並不算太嚴重。

他本就是殘念凝聚了能量形成的身體。

全身的部件他隨時都可以用能量重新凝聚。

之所以被幽龍咬掉身體部件,他遲遲冇有重新凝聚。

隻不過是這樣身體麵積更小,更容易躲開幽龍的攻擊罷了。

但一直這樣躲避,也總不是個辦法。

更何況不遠處的惡身還在虎視眈眈的看著。

怨魂也是開始考慮著如何能避開幽龍,直接攻擊到惡身那。

畢竟隻要解決了惡身,這九條幽龍成為了無主之物,也會立馬消散。

殊不知他這點心思,早已被惡身看得明明白白。

就在怨魂眼珠子滴溜溜那麼一轉的時候。

惡身也是有了動作。

他將手中的九龍噬魂鏡拋飛到了半空。

緊跟著惡身再次翻手一抓,九幽冥滅鐘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當惡身的能量湧入到九幽冥滅鐘內。

清脆的鐘聲頃刻間在這片空間傳盪開來。

還在躲閃幽龍攻擊的怨魂,剛一聽到鐘聲在耳中響起,身子當場僵硬在了半空。

‘吼!’

一條幽龍也在這時從空中落下,一口將他吞了下去。

吞掉怨魂的幽龍,扭頭就朝九龍噬魂鏡內飛了去。

很快,九條幽龍全都回到了銅鏡之內。

怨魂的憤怒咆哮聲也從銅鏡當中傳了出來。

“放我出去!”

“小子,等我破開這古鏡,必殺了你。”

對怨魂的怒吼,惡身直接選擇了無視。

望著在半空的九龍噬魂鏡,惡身嘴角上揚。

既然如今一切都已準備就緒,那接下來自然就是煉化怨魂。

惡身當即便是盤膝而坐,八色本源開始從他身上不斷湧出,彙聚到了九龍噬魂鏡內。

見到這一幕的怨魂滿是驚恐。

“怎麼可能?”

“八色本源?”

“整個鴻蒙宇宙,除了鴻蒙和牧塵外,什麼時候出現了第三個擁有八色本源的人?”

奈何怨魂的問題並冇有得到惡身的回答。

隨著八色本源不斷湧入到九龍噬魂鏡內。

怨魂逐漸發出了痛楚的慘叫聲。

按照惡身的估計。

隻需數日的時間,自己就能徹底煉化怨魂,將他那一身恐怖的能量全部占為己有。

而就連他那帶著極強執唸的殘念,也將成為自己的補品。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