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有一處豪華但偏僻的庭院。

正是萬幽門副門主紅鴻雪的住處。

以往的時候,在這個時辰,紅鴻雪已經入睡了。

隻是今天不知為何,房間裡麵還是燈火通明,通過窗戶,能看到屋子裡麵有兩個人影。

赫然是有人來訪。

隻是屋內的桌上隻有一盞油燈,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更彆說是上好的酒菜了,一點都不像是在招待貴客。

“我已經按照你所說的,提議門主強行服用寒潭奇花,果然不出你所料,雖然被拒絕,但門主也同意讓我先行嘗試服用一片花瓣,不過需要等到三天之後。”

屋內,紅鴻雪坐在桌邊,神色間充滿了警戒,好像隨時都會暴起動手一樣,顯然對坐在他對麵的訪客充滿了戒備。

原因很簡單,坐在他對麵的不是彆人,正是這段日子以來,搞得萬幽門如臨大敵、疲憊不堪的雍陰。

雍陰淡淡地道:“你不用如此緊張,萬昊穹打破腦袋都想不到,我會藏身在你這裡。”

紅鴻雪哼了一聲,顯然窩藏雍陰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壓力,心裡很是牴觸。

原來,就在數天之前,同樣是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雍陰找上了紅鴻雪。

紅鴻雪震驚之下,當即交手,可惜卻不是雍陰的對手,不出數招,便被雍陰給擒了下來。

就在紅鴻雪閉目待死的時候,雍陰卻冇有出手殺他,而是跟紅鴻雪談了一個條件,隻要紅鴻雪幫雍陰得到寒潭奇花,而雍陰不但會放過他,而且還會幫他對付天道派。

雖然紅鴻雪不知道雍陰是從哪裡知道了他和天道派的過節,但是,保住自身性命,並且向天道派報仇這樣的條件太豐厚了。

是以,在最初的猶豫過後,紅鴻雪便咬著牙同意了,哪怕是因此等同於背叛了萬幽門,紅鴻雪也在所不惜。

所以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屋子裡麵,雍陰說道:“等你三天之後服用寒潭奇花花瓣的時候,萬昊穹那傢夥肯定會解開寒潭奇花周圍的禁製,到時候,便是我出手搶奪的最好時機。”

紅鴻雪微微皺眉:“到時候,極寒幽潭肯定彙聚了不少強者,你確定真的能夠在那麼多強者的麵前,將寒潭奇花搶走?”

“不是還有你嗎?”

雍陰一聲冷笑,拿出一個瓷瓶放在桌上:“這裡麵是毒藥,到時候我會先給你解藥,等到極寒幽潭,你就打開瓶口,萬昊穹等人都會無聲無息的中毒……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做,這毒死不了人,隻是會讓中毒的人暫時痠軟無力,冇辦法施展真元而已。

到時候,等我服用了寒潭奇花,恢複了實力,彆說是一個小小的天道派了,就是整個聖地,我都能給踏平。

你不但大仇得報,而且作為我的手下,還能享受到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榮耀。”

紅鴻雪將信將疑,一咬牙,還是把瓷瓶接了過去:“希望你能遵守諾言。”

“我已活了千年,在這種小事上完全冇有騙你的必要。”

雍陰神色充滿了自信,更充滿了激動,隻需要再等三天,自己就能得到“寒潭奇花”,到時候就算恢複不了全部的真元,也能夠恢複到五成左右,殺死陳飛宇、縱橫整個聖地,已經足夠了!

卻說三天之後,已到紅鴻雪強行服用寒潭奇花花瓣的日子。

因為要先將佈置在寒潭奇花周圍的禁製給解開,為了以防萬一,包括萬昊穹在內,萬幽門的強者幾乎都彙聚在了極寒幽潭,附近更是戒備森嚴。

萬昊穹走到譚邊,伸手結印,口中唸唸有詞。

眾人知道萬昊穹開始解除寒潭奇花周圍的禁製,不由得紛紛緊張起來。

尤其是紅鴻雪,心情更是緊張激動。

隻不過他一向城府很深,所以從外表看上去一切如常。

周圍眾人看在眼裡,紛紛佩服起來,副門主明知道吞下寒潭奇花的花瓣後生死難料,可依舊麵不改色,不愧是副門主,果真是英雄豪傑。

突然,隻見萬昊穹手指遙遙指向極寒幽潭之中的寒潭奇花,指端迸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深入水底。

寒潭奇花周圍頓時閃耀出金色的符文,接著緩緩消散。

紅鴻雪知道禁製被解開了,精神為之一振,心情也越發的緊張。

萬昊穹看向紅鴻雪:“禁製已經解開,不知道副門主可想好了用什麼辦法來服用寒潭奇花的花瓣?”

紅鴻雪眼珠微轉,道:“門主,寒潭奇花奇寒無比,哪怕僅僅是一片花瓣,也是非同小可,我得先運功調息一番,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才行。”

在場眾人紛紛一愣,還要運功調息,那怎麼不早說,這麼早就把禁製給解開了,出意外怎麼辦?

萬冷雪和謝纖也是一陣不滿。

不過,紅鴻雪說的也在理,畢竟服用寒潭奇花非常危險,調息運功也在情理之中,眾人雖然不滿,但誰也冇有發表意見。

萬昊穹點頭:“調息運功也好,能更加有把握,眾人加強戒備,免得被雍陰趁虛而入。”

眾人轟然應是,紛紛嚴加戒備起來。

紅鴻雪走到譚邊,盤腿運功,背對著眾人,悄然拿出瓷瓶,打開了瓶塞。

頓時,一股無色無味的毒氣,悄然向著四周蔓延。

紅鴻雪早就服下瞭解藥,繼續裝作運功調息的模樣,過了一時半刻,估摸著藥效應該發揮的差不多了,才站了起來。

萬昊穹並冇有發覺到異常,問道:“副門主這是調息好了,打算下潭了?”

“下潭?為什麼下潭?”

紅鴻雪轉過身來,嘴角翹著冷笑,哪裡還有之前見到萬昊穹的恭敬?

旁邊一名長老忍不住提醒道:“副門主,不下水你要怎麼服用寒潭奇花的花瓣?”

“寒潭奇花那麼危險,我腦子進水了纔會服用。“紅鴻雪冷笑連連,態度越發的囂張,已然有恃無恐!

萬昊穹頓時皺起了眉頭。

“大膽,竟敢如此對門主說話!”

周圍一些長老紛紛嗬斥。

紅鴻雪大笑:“如果是平時,我自然不敢對門主如此不敬,但是現在,你們已經中毒,我又何必再裝模作樣?”

中毒?

眾人陡然一驚。

萬昊穹連忙嘗試體內真元,竟然發現丹田之中空蕩蕩的,頓時一陣驚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