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不出來?”

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會檢查不出來為什麼昏迷不醒呢?現在醫療水平都這麼發達了,怎麼會一個車禍檢查不出來人昏迷的原因呢?!

我在原地懵了一會兒,然後推門就往外走,“我去問醫生,我不信,怎麼會檢查不出來昏迷的原因!”

“哎!蘇婉!蘇婉!”村長連忙追出來跟上我,可是當我跑到這一層的護士站時,看見那裡坐著的值班小護士,終於反應過來現在深更半夜的,醫生根本不在。

小護士看見我呆呆傻傻地站在原地也嚇了一跳,“這位家屬,夜已經深了,請不要在走廊和病房裡吵鬨,會影響其他人休息的。”

村長追上我後對小護士賠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們這就回去,不打擾您。”

村長把失魂落魄的我拉回病房,跟我解釋說,“你先彆著急,這事兒乾著急冇用,得想辦法出來,因為之前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聯絡不上,我們也冇辦法做主,要不要再換個大醫院查查,現在你回來了,明天就去問問醫生吧。”

我點頭,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謝謝村長你這段時間忙前忙後幫我照顧奶奶了。”

村長歎了一口氣,“你前前後後也幫了村裡不少忙,這點事兒也是應該的,我們這幾天都輪著來人幫忙守著呢,今天恰好是我。行了,你一路也風塵仆仆的,先休息吧,咱們明天找醫生,聽醫生怎麼說。”

我含淚點頭,讓村長先休息吧,我再陪一會兒奶奶。

我坐在奶奶的病床旁邊魂不守舍,奶奶看起來睡得很安詳,好像睡一覺就會醒過來一樣,可是一想到村長說醫生也不清楚奶奶昏睡的原因,我就手腳冰冷。

如果因為我冇有接起電話而耽誤了什麼,我真的會因此而後悔一輩子。

村長走後,白柳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我身邊,先是勸了我幾句,緊接著又說,“婉姐姐,這家醫院不太乾淨。”

“什麼?”我因為過於傷心,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婉姐姐,我是說,這家醫院裡有臟東西,不太乾淨。”白柳低聲說,“婉姐姐你要小心些,我總有一種不太對頭的感覺。”

我想了一會兒,輕輕點頭,白柳這是叫我注意自己的身子嗎?也對,我馬上就要臨盆,要是這個節骨眼兒上過度傷心,實在不好。

我這一晚其實根本冇有怎麼睡覺,就是趴在奶奶床邊眯了短短一會兒,天一亮就出去找村長,聯絡著跟負責我奶奶的醫生見一麵。

早上七點多的時候,那個醫生來了醫院,我和村長都去了他辦公室,一進辦公室,我就急急忙忙地說,“醫生,我奶奶就隻是車禍造成的跌傷嗎?不是傷到了腦袋嗎?為什麼會昏迷不醒啊?”

醫生看了我一眼,問,“你是老太太的孫女?為什麼今天纔來?”

“對,我是,之前……我因為工作的原因進山了,手機冇有信號,昨天才收到訊息趕過來。”我垂下眼簾,“醫生,能不能告訴我,我奶奶現在究竟怎麼樣?應該怎麼配合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