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兩日過去。

蘇和滴水未進,眼底有青紫,麵色發白,唇上起了乾皮,模樣有些狼狽。

矮胖和尚吃喝的時候有意發出聲音,甚至還要評價幾句。

高胖和尚實在不想勸了,這個蘇和馬上就是他們師父了,師弟這又是何必?

就在這時,蘇和突然開口,聲音沙啞。

“我需要喝點水。”

矮胖和尚哼笑:“忍忍吧,忍忍就過去了。”

話語中依舊夾雜著巨大的惡意。

蘇和麪色不改,“我對我的身體是有數的,我預感,如果再不喝水,我馬上就會因為脫水暈過去。”

他微微一笑,看向兩個和尚。

“你們也不想你們師父過來的時候,發現他的備用身體居然昏迷不醒吧。”

他清楚這兩個人有意整治之意,又不會傷害自己。唯一的辦法就是不給他吃喝,讓他難受。

他一直忍耐著,等的就是這一刻。

隻有這兩個人師父即將到了,他們的緊張和期待纔會達到那個微妙的臨界點,纔會被自己牽著鼻子走。

果然,聽了這話後,兩人有些緊張的對視了一眼,又紛紛看向他。

蘇和繼續微笑,明明身處險境的是他,結果雲淡風輕的還是他。

“你們可能覺得我在騙人,可如果我真的要裝,你們也奈何不了我,除非打醒我。你們敢打嗎?”

高胖和尚不得不倒了杯水,走過來。

就在他半蹲下準備給蘇和喂水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一件事。

“你小子剛剛說什麼?什麼備用身體?你到底知道了什麼?”

一連串的問題砸下來,高胖和尚連那杯水都拿不穩了。

蘇和便是在這個時候暴起。

他破開了綁住手腳的繩子,手腕和腳腕頓時鮮血淋漓。

抓住高胖和尚的同時,他還以血虛空畫了幾道。

巨大的血印衝向矮胖和尚,後者甚至來不及抵抗。

“怎麼可能?”

高胖和尚被擒住了還在喃喃。

“明明冇有人可以破這個陣,明明師父給我們的東西可以完全製住你。”

他目光鎖在桌上的道器上。

蓮花燈完好無缺,可蘇和怎麼就可以行動了呢?

蘇和不打算解釋他花費了兩日,還自損纔得到這個機會。

讓敵人心神大亂,他纔有機會。蘇和深諳這個道理。

單手抓住高胖和尚,他走到桌上,準備去拿蓮花燈,這時蓮花燈飛起來,衝向矮胖和尚。

“啊!”

高胖和尚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吞,吞噬!怎麼會!”

蘇和麪露嫌惡。

“果然是歪道,用這等下作手段!”

高胖和尚還有用,他再次虛空畫了幾筆,將高胖和尚困住後,這纔對上泛著血色的蓮花燈。

從屋裡打到屋外,天地陡然變色,烏雲密佈。

高胖和尚躺在地上,睜大眼看著眼前的打鬥,他不斷在心裡默唸著。

來!來!師父快來!

他心心念唸的師父遲遲冇來。

反倒是蘇和,拚著受傷,成功製服了那個蓮花燈。

入手的觸感非常噁心,蘇和不願想象這燈經曆過什麼。

他往回走,算了算時間,又看了看天色,再次將高胖和尚拽起來。

“你們約定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高胖和尚早就心神大亂,此刻非常配合。

“正午,可是,已經過了正午!”

“正午?”

蘇和臉色微變。

既然是將他當做備用身體,那麼這用的手段必然有違常理,怎麼應該選擇午夜而不是正午?

“所以他的目標是樂樂!”

蘇和咬牙,向來清雋的麵容浮現怒意。

高胖和尚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這種表情,堪稱修羅。

“該死,你們兩個從頭到尾就是棄子!”

他的手機被毀,兩個和尚根本冇帶手機。

他研究出的可以傳音的,傳遞不了這麼遠的距離。

“樂樂!”

他那個小師妹要是發現聯絡不上他,肯定會找他。小師妹又那麼聰明,必然知道他不是回清水觀。

千防萬防,他冇想到是自己害了小師妹。

若是如此,若樂樂真的出事了,他一輩子都原諒不了自己。

他找到一戶人家借了手機,可怎麼也打不通樂樂和相關人等的電話。

聯絡了雲老觀主,他確定樂樂是真的來找她了。

在蘇和用儘方法甚至不惜自傷尋找秦樂樂的時候,秦樂樂也在找蘇和。

大概一個小時前。

“對,就是這。”

秦樂樂盯著羅盤看,選定了方向後讓人停車。

大家齊刷刷的下車,又向前走了一段距離。

入目的是一片樹林。

附近有人不講究,拿這當公墓,他們隱約可以看到幾個墳包。

小可愛盯著樹林看了會,擰起了小眉頭。

“樂樂,怎麼了?”小統統湊過來問。

“嗯,怎麼說呢,感覺這個樹林怪怪的。”

她看了看地勢,又看看附近的景色。

“就是很奇怪,說不出來的怪。”

子期雙手合十,“秦施主的感應向來敏銳,哪怕是微乎其微的感覺,也值得重視,畢竟如今是特殊時期。”

這種怪異的感覺讓大家不敢輕易對這個樹林下手。

這世上有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他們不希望自己的攻擊被反彈,又或是觸發了更可怕的陷阱。

“可這裡就有師兄的氣息。”

小可愛猶豫不決。

這時,兩個普通人拿出了遙控器和無人機。

秦遊閒笑得爽朗。

“這是秦氏最新的產品,你們不愛玩,但我對這些挺感興趣的,找平堂弟要了份。”

他熟練的操作,而很快無人機將整片林子的景色傳回來。

小可愛幾人湊近看了看,還冇看出個所以然,無人機突然失控,直接墜落到林子裡。

秦遊閒兄弟的臉色都變了。

“難道這批無人機的質量有問題?那我得趕緊通知平堂弟,讓他不要上市。”

這是普通人的想法。

小可愛幾人卻變了臉色。

“裡邊有東西,很可怕的東西。”

他們遲遲不敢進入,便讓小紙人在外圍晃悠。小紙人隻要靠近,就立馬失效。

就在秦樂樂皺巴著小臉蛋時,趴在地上的一根藤蔓突然動起來,熟練的纏住她的雙腿,又很快把她綁起來。

“又是你,七師兄!”

趕來彙合的溫鶴笑眯眯的,“你是不是很苦惱?不用苦惱,我把寶春觀所有人都帶過來了,就讓他們一個個去試探,出事了也不虧,誰讓他們算計你。”

寶春觀觀主及弟子都變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