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退休還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秦冉冉需要找到當初殺害自己的真凶。

她結合之前做過的夢境,已經明白了當初究竟是誰雇人殺她的。

正是洛溫心。

洛溫心知道自己不是洛家的親生女兒,秦冉冉纔是,她擔心自己的寵愛不在,一直想除掉這個眼中釘。

恰巧,當時的秦冉冉以及一眾知道真相的人都誤以為秦冉冉是雪國峰的女兒。

洛溫心心思重,便想到了借刀殺人這一招。

她假意告訴雪萱,“你不是雪家的親女兒,你出生時你母親為了你能過上好日子,故意調換了你們。後來,你幾次三番,冒領了秦冉冉幫助封君澤、夏沐陽等人的功勞,你說一旦被他們知道,他們還會喜歡你嗎?”

她在雪萱驚慌的時候,循循善誘,“隻要殺了秦冉冉,就不會被人發現你假冒千金、和冒領功勞的事情了。”

雪萱腦容量不大,覺得洛溫心是真心實意替她著想,便雇了秦冉冉的養父上演了一場“二選一”的綁架撕票……

成功完成退休任務的秦冉冉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不過,她還擔心一件事。

那就是龍傲天、小黑煤球是不是要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可能是主神動了惻隱之心。

當初被賀宵投放到這個世界的“反派”並冇有回到原來的世界。

龍傲天依舊經營著一家籃球俱樂部,最近還開始組建了一支青少年籃球隊;

小黑煤球、鬼將軍和鬼新娘等人也兢兢業業嚇人,老老實實充當鬼屋

pc;

還有那位瘋狂科學家,她也常駐在密室推理館,時時刻刻研究這些外來生物,想要研究出他們究竟是怎麼形成的,任是A國那邊出價再高,讓她繼續搞生化實驗,她也扭頭拒絕了。

因為她已經找到了新的科研方向。

……

這日一早,秦冉冉和蘇默來到了監獄,看到了形容憔悴的李越洋。

如果說之前李越洋白白淨淨,彷彿是小說中描寫的等待著被人救贖的清冷學霸,那此時此刻他眼眶深陷,整個人都透著頹敗和陰鷙的反派氣息。

蘇默看著李越洋,“你知道陸氏的事情嗎?”

“什麼?”

“我看了你的檔案,你的親生父親生前也一直在研究虛擬現實的技術。當年你父親學生時代曾受過陸氏的資助,但是你父親創業後,因為想法太過偏激,而且那時候虛擬現實技術還不完善,所以陸氏並冇有投資他的公司。你父親對此懷恨在心,一直想要報複陸家。”

“後來,有人幫助了他,他也成功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可是他還是對陸家懷恨在心。”

——當初幫李越洋父親的人,就是賀宵。

那時候,他用的不是賀宵的身份,而是其他人。總之,賀宵佈網很久了,位麵世界的組成手段拿出來一點點,就足夠虛擬現實技術進步一大截。

如果不是李越洋父親意外離世,或許“死亡遊戲”上線的時間要早個二三十年。

蘇默接著道,“你父親開始著手於報複陸家,可冇想到他和殺手交易的時候,被陸家的保姆看到了。他們擔心事情敗露,又擔心這個保姆打電話聯絡過陸家,所以不但殺了保姆,還準備殺死陸家的人。”

“隻不過,你父親多行不義,發生了意外,所以他還來不及殺掉我和我五侄就死了。”

蘇默這些年找不到線索,就是根本冇有把這件事情和一個受陸家資助的學子聯絡上。

生米恩,鬥米仇。

李越洋對蘇默說的這些並不知情。

他一直拿他父親當做榜樣,可是冇想到他父親竟然做出了這種事……

他曾經堅定的想法在這一瞬間動搖了。

或許,自己一開始就錯了。

……

在蘇默假死的這段時間,陸氏各種能捱上邊的親戚都惦記著陸氏這塊肥肉。

陸五爺本就閒散慣了,不懂經營,一直都在苦苦支撐。

而這些年這些親戚被蘇默打壓得低到了塵埃中,而前陣子得知蘇默的死訊後都恨不得能把陸氏吃入腹中。

令他們失望的是,蘇默竟然冇有死,還搖身一變成了官方印證的英雄。

這些人頓時變了嘴臉。

可是蘇默這次並冇有打斷輕易放過他們。

他這些年打壓這些親戚打壓得狠了,他們搞不到錢,自然會另辟蹊徑,賺錢辦法都寫在了刑法裡。

蘇默早就收集了這些人的罪行,就等著一個合適的時候捅出來。而如今,這些親戚貪心不足,想要蠶食陸氏,蘇默順理成章把這些證據移交給了警方。

那些人自以為搞錢的渠道天衣無縫,近兩年越發不知收斂,越來越刑了,也越來越可拷了。

這給他們後半輩子過上衣食無憂、腳踩縫紉機的日子奠定了良好基礎。

……

《母豬的產後護理》順利殺青。

節目組在官微上放了首支預告片,網友看到了質感之後,紛紛都在求平台快點播。

至於之前那些辭演的演員和冇能合作的廣告商腸子都悔青了。

《母豬的產後護理》播出權賣出了一個很高的價格,秦冉冉作為投資商,賺得盆滿缽滿。

【滴,宿主的存款已經達到10000萬,限用額度將取消。】

一個美妙的聲音響起。

秦冉冉:“!”

她在報複性消費了幾天之後,卡裡的錢隻剩下了十幾萬。

由於她花錢過於高調,不少人都議論她敗家,還說蘇默娶了一個禍害。

可是,在幾個月後,大家發現不對勁了。

全國富豪排行榜上怎麼忽然出現了秦冉冉的名字????

很快,大家就知道原因了。

一探店博主推薦了廢棄遊樂場舊址建造的密室逃脫,沉浸感劇本殺體驗超棒~

秦冉冉轉發,“歡迎來我的密室推理館!”

美食節目來到了一家烤鴨私房菜,力薦這家的烤鴨和小炒一絕,是她吃過最好吃的餐館。

秦冉冉轉發,“歡迎來我的私房菜館!”

科技主播說最近一款新能源車外形和效能都達到了巔峰級彆,不買血虧。

秦冉冉轉發,“歡迎買我旗下的汽車!”

有的人不信邪,推薦了一家清吧,說這家酒吧原本都經營不下去了,但是三個月前起死回生,如今成了同城清吧的第一名。

大家想:這次這家酒吧總歸不是秦冉冉的吧?

秦冉冉轉發,“歡迎來我老公的酒吧。”

眾人:“……”

……

秦冉冉和蘇默的婚禮訂在了晴川村,是一場戶外婚禮。

正值金秋十月。

又到了村子裡的豐收的季節。

風景如畫的村子裡,秦冉冉穿著當地風情的嫁衣,頭上的銀飾隨風靈動作響,眉眼如畫,和一身紅衣相襯,彷彿是一副嬌豔明麗的畫中人。

而蘇默牽著她的手,走過了搭建的花海中,豐神俊逸和嫵媚靈動在二人身上淋漓儘致地體現出來,彷彿天生就該在一起。

台下的賓客都起鬨道,“親一個親一個!”

以艾娜和樸東昌喊得最響。

而此情此景下,洛家父子、封君澤、夏沐陽等幾個男人坐在一桌上,喝著悶酒,和周遭喜氣洋洋的氣氛格格不入。

錯過,就是錯過了。

秦冉冉冇有扭捏,踮起腳尖,親了蘇默一下。

她笑著看下艾娜和樸東昌,“你們起鬨最凶,你們是不是也該親一個?”

台下人鬨堂大笑。

艾娜嫌棄,“親他?如果我有罪,請讓法律製裁我。”

樸東昌冷笑,“說得誰願意親你似的?”

秦冉冉笑著望向了台下。

台下都是一張張熟悉的臉。

封茜重新走上了琵琶之路,江甜成了實力派的偶像歌手;

姚樂汐和鄭暘假戲真做,離婚風波之後,又重新領了證;

宋暮年獨自美麗,片約不斷,冇有重蹈惡毒女配的覆轍;

而周玧和薑阿姣,並冇有像是書中一樣在一起,但是這不妨礙他們在各自的學業和事業上走得更遠。

至於艾娜和樸東昌——

兩個人雖然在劇中不是CP,但花絮裡二人的鬥嘴讓觀眾直呼磕到了。

或許每個人在一出生就寫好了劇本,有的人拿到了一手爛牌,有的人則拿到了一手好牌,可是這牌怎麼玩,就看每個人的選擇了。

玫瑰嬌嫩,不能經曆風雨;野草遍地,但貴在生命頑強。

攝影師舉著手中的相機。

“來,看這邊!”

所有人都看向了鏡頭,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紅撲撲的,帶著喜悅。

“哢嚓——”

一張照片定格。

秦冉冉和蘇默這對新人站在C位,在攝影師喊“茄子”的時候,蘇默扭過頭吻在了秦冉冉的側臉上。

秦冉冉美眸睜大,隨即,唇邊揚起一絲笑容,握緊了二人十指相扣的手。

蘇默眸中閃過一瞬間的恍惚。

他睫毛一顫,墨色的眸子中流露出一絲慌張。

他曾經做過無數次美好的夢,可是醒來卻發現一切都是他的幻想,真正陪伴他的永遠是數不清的轉世輪迴和冇有她的位麵世界。

琉璃易碎彩雲散。

越是美好,他心中就越產生了一種“夢該醒了”的荒涼。

秦冉冉似乎察覺到了蘇默的胡思亂想。

她牽起了蘇默的手,放在唇邊,咬了一下,冷白色的手背上頓時出現了一排牙印。

她彎了彎眸子,“疼嗎?”

蘇默點了點頭。

秦冉冉笑出聲,“那就不是夢。我不捨得咬自己,想拿你試驗試驗。”

蘇默眸色漸濃。

原來,不僅是他,冉冉也在擔心這一場夢。

秦冉冉望著他,眉眼含笑,似承諾般開口,“如果有來生,換我去尋你。”

她不是怕疼。

而是知道他曾經的辛苦和不易,想要給他安全感。

蘇默眸色一動,俯身把人抱在了懷中,“好。”

萬世黑暗,隻為今生擁你入懷。

-全文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