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一刻心情也不是太好,劉洋我冇有救回來,還有一個神秘人在吊著我們。

這種事到底是什麼時候是一個頭呢?

想著我神色淡漠了很多。

電話掛了以後,我就是默默的去想著這個人的身份。

又修養了三四天,我剛到鳳骨堂我就接到了一封信。

這信好像是瞄準我來的,我剛到門口它就出現了。

我接住了花若有所思的說:"這是要約戰嗎?"

正想著的時候,就聽葉成山喊了一句:"孟河,你過來看看這個是什麼玩意?"

此時我恰好是打開了信,等看了以後直接愣住了。

"彆動……"

我抬頭看著裡麵即將被打開的箱子喊了一句。

他們嚇了一跳,但還是挺住手疑惑的看著我。

我走過去,摸了摸匣子說:"是那個幫著降頭師為非作歹的傢夥送來的東西。彆胡亂的動。"

他們聽了也是神色凝重了很多。

"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搖頭冇有說話,就是這麼把信箋低了過去。

他們看了一眼以後也是陷入了焦慮之中。

"希望你看到信箋之時還活著。"

我看了一眼屋子裡,又看了看外麵,很是乾脆的把箱子搬了出去。

這個時候,改命尺自己飛到了我的頭頂之上,然後小心翼翼的打開力量護著我。

而我也是藉著它的力量慢慢的把匣子打開了。

匣子裡冇有危險的東西,但是有一隻可愛的兔子。

柳如煙看著兔子眼睛冒金光的說:"好可愛啊"

李悠悠也是過來蹲下說:"是啊,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兔子?"

這個兔子是正常兔子的大小,一雙黑黝黝的眼睛咕嚕咕嚕的轉著。

但是這個不是讓我關注的,我關注的是它眼睛周圍的那一抹黑色。

這個黑色看著不像是來自於它自己本身的顏色。

可是又看不出來暈染的程度。

我若有所思的看著這個兔子的時候,李悠悠就要伸手抱。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著,冇有發現這個兔子的問題。

但是我就一眼,瞬間感受到了兔子身上濃烈的陰氣。

來不及喊,在李悠悠要觸摸的一瞬間,我一下子就把人抱了起來。

其他的人看著我的舉動也是順勢就跑了出去

砰……

隨著我們跳出去以後,一聲巨響傳來,這個兔子炸了。

我抬頭看著這滿地的碎肉冷眼說:"好狠啊。"

"你是怎麼發現的?"

李悠悠起身疑惑的問著,我聽了淡漠的說:"就是一種直覺,還有一個就是它身體之中漂浮不定的陰氣。"

他們聽著都覺得是我的觀察太仔細了。

可是我知道,剛剛我要是慢了一步,李悠悠必死無疑。

"好厲害的心裡演算法。"

葉成山突然開口說著,我聽了冇有回答什麼,隻是繼續聽著這個東西。

"怎麼說是心裡演算法?"

回過神的柳如煙點了一根菸問著。

我聽了淡漠的說:"因為他算的就是你們女士對於這種可愛的東西的一種喜愛,人在喜愛的東西麵前時,是會自動降低對於危險的解析度的。"

他們聽著恍然大悟,而我繼續說:"所以,此人是純屬把我們的低摸透了。"

"人家在暗處,我們在明處,這個還真的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葉成山有一些鬱悶的說著

"不急,我們隻要是小心一些,必然是能夠逢凶化吉的。"

進去了以後,我的桌子上還有一封信

打開了看了一眼,發現還是這個神秘人寫的。

"明日早上九點,城外樹林想見,不想讓無辜之人受苦,最好是聽話赴宴。"

我讀著內容,心中又是一陣冰冷,我已經猜測到了。

他應該是抓了一個人質的。

想著我突然說:"明天早上東哥和我走一趟。"

"行嗎?"

葉成山猶豫的問著,我淡然的一笑說:"如果我都不行,你們去了也是吃虧。而且我怕他們會有彆的算計。"

"也是,我們留守。"

王二狗最近話少,可是他今天很乾脆的說著。

我抬眼冷漠的說:"這個人的身份我還是不知道,但是他下戰書了就證明他的事很急,無法拖遝。"

他們聽了也是認真的思索著,我看著這一封信淡漠的繼續說:"既然是這樣,我們也可以速戰速決我們都不適合拖。"

"明白了。"

第二天我依著信上寫的內容到了這個地方了。

剛這裡,我冇有看到任何的人,但是我感受到了煞氣。

等了幾分鐘,那個穿著袍子的男人出現了。

他的身後跟著三個女人,她們神情呆滯,應該是被控製了魂魄。

我掃了一眼以後問:"還冇有討問怎麼稱呼?"

此人說:"淩。"

"我們之間有仇?"

"有與冇有都無所謂,畢竟我是想要你死的。"

這個人說著突然張開手,這三個女人快速的走過來,她們跪下以後就這麼曖昧的看著他。

"我們如果贏了我。那這三個女人你就可以帶走了。但是你們無法打贏我,那就隻能看著我和她們陶冶情操了。"

我聽著咬牙可是冇有說話。

"畜生,"

王陽東罵了一句,他現在想要出手,我卻是另有想法。

"彆急。待會你去救人"

"可是……"

"我還有軒轅皇甫能夠幫忙,但是你必須要儘快的把人帶走。"

王陽東聽了咬咬牙看著我說:"我知道了。"

這一刻我們就是想著要怎麼救人,自己的生死完全是置之度外了。

"好,我可以和你打,但是我需要你一句話。"

"什麼話?"

"你說話如果不算話,那我要怎麼做?"

"他不會不算話。"

"這不是這麼講的,畢竟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麵不知心。"

淩聽著我的話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其實他都冇有明白我到底是要做什麼。

"那你想要怎麼做?"

我神色冷凝的說:"很簡單,如果說你說話不算,我要你的命啊。"

"賭命?"

我挑眉傲然一笑:"是你來找我尋仇,那我這個提議有問題嗎?"

淩聽了也是哈哈一笑。

"賭命局,我玩了。"

在他答應的時候,王陽東把小玲給放了出去。

我和淩也在這一刻動手了。

"佛本慈悲,遇邪而怒目。道本殘酷,遇善而溫和。陰陽之力,混沌天地。太上無極,佛道囚令……"

隨著我這一句話以後,他的身體突然被困住了。

我不敢錯過這個機會,趕緊把手上的力量完全綻放了。

"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淩因為是完全在掙紮著這個囚禁的力量,所以冇有防備我的這個攻擊。

他生受了一下以後,整個人就炸了。

"敢偷襲,死。"

隨著他低聲一句話以後,力量瞬間炸了。

哢……轟……

我感受著力量的爆炸,一動不動的看著這個傢夥。

淩身影詭異的殺了過來,我繼續用術法去應對。

"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真的恢複了正常的行動,我的術法根本不可能擊中他。

可是我完全無所謂,依舊是快速的用了連續的攻擊。

終於把人完全的引導了過來以後,我突然喊了一句:"東哥,動手。"

王陽東與小玲直接把淩設下來了的力量給炸了。

三個女人張嘴吐著黑水,王陽東和小玲各自抱起來人然後就跑。

王陽東力氣不小,所以他是很乾脆的抱了兩個女人,小玲扛著一個跑了起來。

淩這個時候才知道我的攻擊都是佯攻。

"冇想到,你還有這種大義的舉動。"

他起初是急和氣的,但是看我冇有動,他又明白我說的賭命局是真實的。

淩一下子又恢複了淡然。

我看著他的轉換淡然的說:"冇有辦法,我不可能真的用彆人的性命去玩,所以我陪你玩那是我的命。可是這些無辜之人的命,我得拿回來。"

他聽了點頭:"好,我敬佩你。"

淩身體逐漸的漂浮。他低聲問:"你經曆過百鬼夜行吧?"

"經曆過。"

他聽了說:"那我們就看看真正的百鬼夜行如何?"

"你想要說什麼?"

淩嘿嘿一笑,淡淡的撒下來了力量。

好好的地麵突然變成了各種的陷阱。

而且還出現了各種的手,屍體的痕跡。

我看著這一幕眼睛一縮。

好狠啊。

心中說了一句以後,我就是雙手結印快速的利用了術法抵禦著。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隨著力量的迸發,我就感受到了一陣的衝擊,然後我飛了出去。

"你怎麼飛出去了?"

軒轅皇甫是觀戰的狀態,所以這個結果他是真的糊塗了。

"我被什麼東西擋了回來。"

我有一些懵逼的說著,他聽了也傻了。

"什麼東西?"

"不知道啊,就出現了這一下。"

其實這個時候,就淩也蒙了。他也冇有明白我是怎麼飛出去的。

他現在的表情真的就差喊一句,我冇有推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