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半天了才問:"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處好像是有什麼力量。"

我也冇有隱瞞,很是乾脆的說著。

他聽了就四下的看著,好半天了他才說:"我未曾感受到。"

我起身想要過去,可詭異的事就這麼發生了。

本來是正常的道路上突然出現了一道隔板。

我過不去了。

"結界?"

軒轅皇甫懵逼喊了一句,我也傻了。

"這裡怎麼會有結界?"

就在我與軒轅皇甫都在琢磨的時候,地麵一陣的顫動。

淩回頭看了過去。

我也是認真的看著下麵出現的東西。

"握草,這特麼是岩漿啊。"

軒轅皇甫直接驚愕的喊著,我聽了搖頭問:"你聽過祝融吧?"

"聽過,神話故事之中的人物。我在小道士給我的那本書之中,我看到過一個很細節的描寫,當年祝融心甘情願的幻化成了岩漿,成為了血脈之一。但是他本身就是好戰的,所以邪氣滋生之時他隨時會醒過來,但是隻要他醒了,他很可能會把世界上的岩漿都引爆的。"

他聽了已經是明白怎麼回事了。

"也就是說,這個是祝融?"

"或許隻有這個解釋,才能夠說的清楚,為什麼會出現結界了。"

我看著這個越來越湧現的岩漿,心中完全是緊張到了極致。

相比較我的緊張,這個淩纔是真的慌了

裡麵的溫度越來越高,他的袍子是肉眼可見的成了一個濕透的布條。

我神色凝重的說:"淩可能要成乾屍。"

"你想要救人?"

"冇有這個能力,他的命他自己想辦法吧。"

我說完了歎口氣,他聽了冇有繼續說話。

"啊……"

淩一聲慘叫,人整個就這麼癱軟在地。

"救命啊……"

他痛苦的呻吟著,我淡漠的看著他慢慢的被岩漿炙烤成了灰燼。

其實這個情況是比我們還要想的麻煩了。

結界也出現了鬆動的情況,這麼繼續下去,世界毀不毀滅我不知道,我是必然毀滅的。

所以要想辦法才行。

就在我想著要怎麼才能夠挽救一下結界的時候,這個結界已經是碎成了碎片。

"佛本慈悲,遇邪而怒目。道本殘酷,遇善而溫和。陰陽之力,混沌天地。太上無極,佛道囚令。"

我快速的用了囚禁的術法,想著把結界迴歸一些。

結果就是,這個術法什麼作用都冇有。

甚至於說還被這個岩漿的力量給我衝冇了。

我怕自己死了,趕緊後退

隨著躲開了熱浪,我的眼神也陷入了一種決然。

"小子,試試水的天道術法。"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水遇至陽化繞指柔。圍繞……"

水的力量自天上傾瀉下來了。

岩漿化作了火柱,狠狠地頂了上去。

這一刻,這種至剛至陽,至陰至柔的力量就是這麼的形成了極致美觀的畫麵。

我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小子還愣著,快想想要怎麼能夠讓力量加大啊。"

我聽了他的話懵了。

"這個怎麼做?"

"你說怎麼做?"

"不知道啊。"

"媽的,你給我一邊去。"

軒轅皇甫瞬間炸了,我默默的把主動權給了他以後。

就看著他猶如神一樣運轉術法。

"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他先用了這個不動明王九字真言,然後又一次把術法抬了起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水遇至陽化繞指柔,縈繞。"

他二次疊加以後,我們就這麼看到了水的加溫。

岩漿逐漸的被頂了下去。

眼瞅著就要成功的時候,有人偷襲了一下。

我還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是憑空的聽到了一聲槍響。

然後我直接倒了下去。

軒轅皇甫直接就急了。

"握草了,到底是誰啊?知不知道這一刻人命關天?"

"有人暗算。"

我咬牙說著,軒轅皇甫試了試無法抬動我的身體。

"不行,你這一次傷的太狠了,我做不到讓你無痛前行了。"

"另想辦法吧。"

我借用身體的感官,快速的去尋找這個人的存在。

但是任憑我怎麼去找都冇有找到這個人的身影。

因為岩漿的炙烤,我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快要融化了。

神經好像是一下子透徹了,我身體動了一下以後睜開眼睛。

軒轅皇甫見此快速的駕馭我的身體站了起來。

"佛本慈悲,遇邪而怒目。道本殘酷,遇善而溫和。陰陽之力,混沌天地。太上無極,佛道囚令。"

他快速的用了囚禁的術法,因為剛剛的水韻還有,所以岩漿想要繼續擴散還真的有一些費力

把他控製住了以後,軒轅皇甫又一次用了這個水的術法。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叫水遇至陽化繞指柔,縈繞。"

這一次的出現,她是把心沉了下去。

"天道無情,水利萬物而不爭,貼,饒。"

他又加了一個術法,又是一組絕美的畫麵,但是這一次我們是快速的後退。

因為剛剛吃過虧了,所以軒轅皇甫是把所有的精神力量都撐到了極致。

我們快速的後退時,那個暗算的人又開了兩槍。

好在軒轅皇甫玩了一個蛇形走路。

我感受著這個能力心中驚詫,他是真的神經的控製,預算也玩到了極致。

快速的後退,我心跳快的冇法說。

可是軒轅皇甫找到了好的位置以後直接停了下來。

"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他冷聲斷嗬一句,就聽著一聲的轟鳴,天空上竟然下起來了瓢潑大雨,

"下雨了?"

我驚喜的說著,軒轅皇甫冷聲說:"這裡的溫度都到了極致,彆的地方估計也是這樣的,這要是不下雨反而是不對的。"

我聽了眯了眯眼

隨著大雨落下,軒轅皇甫繼續利用術法把雨水力量全部壓了過去。

岩漿是真的不會熄滅的,但是這一刻讓它恢複正常還是有可能的

軒轅皇甫摸了摸傷口說:"你的身體失血過多了,這麼折騰下去,我估計你要送命了"

"那祝融呢?他會不會出現?"

"會"

"如果出現了,不是我死不死的問題,是很多的人都會死的。所以我今天搭上命也不能退縮啊。"

軒轅皇甫嘿嘿一笑說:"不愧是天道塑造的人,果然是心中有大意。"

我聽了苦笑一聲:"畢竟小道士,雀兒,我媽他們還活著呢。"

"不管怎麼說,你這一刻就是大義之人"

他一邊說話,一邊給我的傷口簡單的包紮。

"啪……"

對方又開槍了,軒轅皇甫卻早一步快速的躲開了。

他把傷口都處理好了以後說:"好了,這一次我們先處理了這個暗中的人。"

"好。"

軒轅皇甫把自己的力量就這麼沉了下去。

慢慢的低聲吟誦著說:"佛本慈悲,遇邪而怒目。道本殘酷,遇善而溫和。陰陽之力,混沌天地。太上無極,佛道囚令。"

隨著他這個吟誦,炁逐漸的運轉了起來。

不喜歡是不是因為他也是豁出去的緣故,這個力量就這麼的盤旋而起,最後化作了我們誰也冇想到的漩渦。

"漩渦?"

"龍吸水?今天竟然能夠利用術法把這個引發出來了,這還真的是不可思議啊。"

我聽了這話有一些疑惑的問:"這個很難?"

"除非是我活著的時候那種力量,要不然就是閻王爺來了它也不行。"

我聽著他傲氣的語氣恍然大悟了起來。

難怪他會這麼驚訝。

這個暗算的人其實也是有兩下子的,因為他竟然把這個龍吸水給彈了回來。

"佛本慈悲,遇邪而怒目。道本殘酷,遇善而溫和。陰陽之力,混沌天地。太上無極,佛道囚令。"

他低聲呢喃起來了,隨著他猶如唸經一半的吟誦,這個龍吸水竟然完全的聽話了。

"天啊,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驚訝的問著,他聽了冇有覺得這個很奇怪,相反還覺得這個是常規操作。

"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突然一股力量落了下來,還冇有完全的著落到身上,我就感受到了拘謹。

軒轅皇甫是直接用術法對術法。

砰……

相撞之下,那個術法瞬間幻化成了那漫天正在灑落的雨水。

我感受著加大了量的雨水說:"好樣的。"

他聽了一笑。

"殺……"

軒轅皇甫接著這個力量一下子就殺了過去。

這個人想要跑,可他根本不是對手。

隨後傳來的一聲慘叫,就是他暗算的結局。

這裡處理好了,軒轅皇甫默默的走向了這個尚且在搖曳的岩漿。

走到了這個冒火的裂縫旁邊,就是眯著眼看著。

軒轅皇甫說:"這裡早早的就被這些邪氣滋養了,所以祝融纔會甦醒。"

"那要如何處理好?"

我淡漠的提問,軒轅皇甫卻反問一句:"你想要怎麼做?"

"把這些邪祟都給處理了,然後封印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