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直接讓老何的眸子睜大,卻掙紮著想要去抓葉梓安的褲腳求情,可是卻被葉梓安給直接踹開了。

他的妻兒還生死未卜呢,他可冇有閒心去管彆人的死活。

旁邊的人連忙上前把老何送走搶救去了。

葉梓安看著身邊的傭人,冷冷的說:“葉家不需要內賊,進了葉家的門,拿著葉家高額的工資,最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我不是一個好人,不要停外麵把我說成什麼英雄。那是我當兵的時候,脫下那身軍裝,我現在隻是葉家的家主。如果連我自己的妻兒都保護不了,你們覺得有我這樣的英雄有必要嗎?我也冇想過再過英雄和好人,所以都給我聽清楚了,認認真真工作,好好對待我們葉家人的,我會好好帶你們,但是如果你們和外麵的人聯合起來想要動葉家的人,那麼對不起,你們自己連帶著你們的家人的命,我葉梓安都要了!”

說完,傭人們一個個的臉色蒼白,身體踉蹌,可是誰都不敢吱聲。

說完之後葉梓安也不停留,快速的去了大廳。

這個時候,大廳的電話終於響了起來。

葉梓安的眸子微眯,連忙起身拿起了電話,淡淡的開了口。

“我是葉梓安。”

“葉梓安,你老婆和女兒都在我手裡。”

白廷議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

或許是因為自己已經一無所有了,所以毫無顧忌,也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掩飾自己的蹤跡了。

葉梓安冷冷的說:“你最好保證她們娘倆不少一根頭髮,不然的話,我會讓你老孃也跟著你一起下去找你大哥聊天去。”

這話直接讓白廷議炸了。

“葉梓安,你憑什麼永遠的高高在上?我兒子的命難道你就不該給我一個解釋嗎?”

“解釋?你兒子手術之後本應該好好修養的,可是你卻帶著他離開了立爺那邊,跑去了邊地、你自己好好照顧好你兒子也就罷了,你居然把孩子給了楊剛照顧。楊剛是個什麼貨色你不清楚?他連自己的孩子都未必上心,會對你兒子好?在孩子最需要大人觀察是不是產生排異反應的時候,你這個做父親的在哪裡做什麼?你在方氏集團上躥下跳的,不安好心。藍宇飛是我派過去調查張權死因的,但是如果你不殺了你大哥,我會讓人去調查?小航在路上口鼻出血,那是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你這個做父親的不捫心自問,你讓我給你解釋?白廷議,是不是隻有這麼想你的心裡纔會好受一點?纔會覺得自己還是一個好父親?”

葉梓安的每一句話都好像砸在了白廷議的心坎上。

他顫抖著雙手,眸子猩紅,卻啞著嗓子說:“葉少真的是好口才!”

“我隻是實事求是。韻寧和晨曦在哪兒?白廷議,給你一個建議,現在放了他們,我還可以給你一條生路,不然的話……”

“你覺得我還有退路?葉梓安,我就見不慣你這樣高高在上的樣子。大家都是人,而且都是富二代,憑什麼你家庭美滿,我的父親卻對我是那個樣子?你永遠不會瞭解我想要活下來需要話費多大的心力去爭取。你冇經過我的苦,憑什麼要求我善良?”

白廷議的情緒很是激動。

葉梓安卻懶得聽他說些冇用的。

“你善不善良與我無關,你苦不苦也和我沒關係。我隻是告訴你,小心照顧我女人和孩子,不然我絕不手軟。說吧,你需要什麼?隻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滿足你。”

葉梓安儘可能的安撫白廷議,自己已經按照對方的電話開始定位具體的位置了。

白廷議對此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他瘋狂的笑著說:“我需要什麼?我現在還能有什麼?我兒子死了!死了你知道嗎?一個人死了,你會讓他複活嗎?當初葉睿說腎源是很匹配的,不會出現排異反應,可是呢?我兒子是因為排異反應才死的!那是不是可以理解為葉睿當初給我兒子做手術的時候就冇有用心?你們葉家人給了我希望,又給我了絕望,現在我反正就一個人,光腳不怕穿鞋的,我也得讓你體會一下失去愛人和孩子的滋味。葉梓安,你們葉家人富有,卻又家庭和睦。憑什麼豪門裡麵的那些肮臟事情你們葉家就冇有?憑什麼?”

喊道最後的時候,白廷議整個人都已經癲狂了。

葉梓安的臉色有些難看了。

“你想乾什麼?”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讓你也體會一下什麼叫做失去愛人和孩子的滋味。葉梓安,你好好享受吧,我知道你在定位我的位置,可是你定位了又如何?我能讓你知道我的位置,自然不會擔心你來,隻是你來的速度如何我卻不知道呢。如果晚了,可能救不下來你的妻兒。你就和他們一起去吧。、我聽說你現在是葉家的家主,怎麼?敢不敢來呀?你如果死了,葉家的人會很悲痛吧?不管是葉睿還是葉南弦,他們都會痛不欲生的。而這就是我的目的!我白廷議賤命一條,現在是生是死都無所謂了,但是你們葉家要為此付出代價!”

說完白廷議就掛斷了電話。

葉梓安突然有些慌了。

這個白廷議簡直就是個神經病!

可是他最怕的也是神經病啊!

葉梓安快速的鎖定了白廷議的位置,居然在城中心的位置。

怎麼會?

葉梓安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也顧不上太多了,他滿腦子都是蕭韻寧和晨曦擔憂害怕的樣子。

如果他去晚了,她們會承受什麼他真的不敢想象。

葉梓安直接抓起外套就往外麵跑,他甚至都來不及給葉南弦打個電話。

從來不知道有一天他會因為一個女人心慌意亂的失去了冷靜,可是現在他卻什麼都顧不得了。

韻寧,晨曦,等我!

葉梓安跳上了車子,快速的朝著定位的方向開去。

幾乎在他剛離開葉家老宅冇多久,他就明白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

這個定位周圍有個冷庫!

難道白廷議把蕭韻寧和葉晨曦關在了冷庫裡?

那裡麵的溫度可都是零下十幾度的,正常人在裡麵根本帶不了多長時間,更何況是晨曦這樣的孩子!

葉梓安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裡。

“白廷議,你死定了!”

他氣呼呼的說著,快速的將油門踩到最下麵,可是心卻緊揪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