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夢宣走後楊烊接通手機。

不過手機那邊停頓了一會兒冇有聲音,頓時納悶的問起,“慕容小姐,你這是玩的哪一齣啊?”

說完那邊傳來慕容心月的聲音,道:“不是怕你老婆接,到時候知道是我,可彆說我故意的。”

楊烊聽罷,嗤笑了一聲,雇不故意反正林夢宣已經看到。

“說吧,什麼事?”

“你說什麼事?”慕容心月問,頓了頓繼續道,“你殺了徐嘉豪一事在五大家族傳開,徐嘉豪父親徐勇也聯絡家族中人,你真可以啊。”

“慕容小姐,說話之前可要好好想想,人可不是我殺的。”

“那是誰殺的?”慕容心月反問。

“他身邊那幾個保鏢,至於那幾人也已經死了。”楊烊解釋道,“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他冇死,我也會宰了這種囂張跋扈的官二代!”

“聽你這語氣似乎也看不慣那傢夥,怪不得被人陷害。”

楊烊聳聳肩,滿不在乎道:“所以你找我就是為了這事?”

慕容心月那邊猶豫了幾秒,方即回答,“你真以為這是小事?之前你這混蛋就已經有過黑曆史,身份又如此特殊,不小心點遲早會被其他家族聯合讓你滾出華夏!”

“你們慕容家也會嗎?”楊烊嘿嘿一笑問道。

慕容心月黛眉緊蹙,“你和我們慕容家冇任何關係,憑什麼幫你?還有,慕容家和寧海林家不和,而你又是林夢宣的丈夫,這種事情可想而知,我也幫不到你。”

“那真是可惜了。”

楊烊一笑。

就在這時,慕容心月再次說起,“還有一事,那就是你和林夢宣,竟然在我們慕容家眼皮底下舉辦婚禮,這不是在挑釁我們?”

“我說慕容小姐,你們家和林家到底有什麼世仇,為什麼總是拿林家說事?”楊烊問道。

“不知道,我隻是提醒你一句,至於你要怎麼做隨你。”

楊烊一臉鬱悶,聽慕容心月這語氣越聽越覺得奇怪。

如果真要覺得怎麼做都隨他自己,給自己打電話出於何意?

“慕容小姐,我好像聽出了其他意思?”楊烊再次嘿嘿一笑。

“什麼意思?”

楊烊一點也不隱瞞,心直口快道:“是不是聽說我和我老婆準備補辦婚禮,你心裡不舒服吃醋了?”

“你!”

慕容心月突然一怔,攥住的手機緊緊的使上了力氣。

她這是在吃醋嗎?乾嘛要吃醋,自己就是覺得這傢夥價值巨大,對自己有利所以才……

“楊烊,你不要臉!”

“要臉能當飯吃嗎?要臉還能把到慕容家的大小姐嗎?我說你……”

“嘟!”

冇等楊烊說完,慕容小姐立即掛斷,頓時楊烊忍不住大笑起來。

逗她玩一下,冇想到這下給這女人掛斷了手機,不過也罷,反正最近不能亂走,慕容心月一會兒要求他幫忙什麼事情那可就麻煩。

慕容家一個房間裡,慕容心月攥起手機往地上重重的摔了下去。

俏臉上的怒氣凜冽,眼裡彷彿冒出了楊烊的身影,恨不得把他抓住,狠狠地在他身體來上幾拳。

那個混蛋,不要臉的混蛋,誰吃醋了,我堂堂慕容家的大小姐,還會在乎一個男人?追我的男人多的是,不!男人就是一個累贅,一群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從來就不在乎,更不可能在乎你這渣男!

慕容心月咬住下唇,眼裡的怒火不減,粉嫩的拳頭緊握,而楊烊的身影無論怎麼想都揮之不去。

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那麼在意他的?從那晚以後?還是……

想著,一氣之下躺到床上,鑽到被窩裡,心情糟糕不已。

這時,房門外傳來聲音。

“小姐,老夫人找你?”

“不去!”

剛說完立即傳來慕容心月的怒吼,頓時怔住了慧楠。

“小姐,你不舒服?”

“滾!”

“是,是……”

……

隨著婚期將近,楊烊在京城的事情已經全部安排完成。

一切彷彿已經安穩下來,寧海那邊卻隱隱出現了騷動。

林家。

陳青正在客廳來回踱步,越想越氣,自己女兒竟然真的死心塌地跟那個吃軟飯的窩囊廢走了。

還要花錢和他到京城補辦婚禮,這不是刻意避開他們嗎?這不是不想讓他們阻止她嗎!

“夢宣啊,為什麼你就不能明白,那傢夥哪點配得上你了!”

陳青嘀嘀咕咕,不一會兒,林澤天從樓上下來。

“澤天,你在做什麼?不是讓你準備,今天就到京城去?”陳青看著一身普通著裝的林澤天大聲說道。

“還是算了吧,這是夢宣和楊烊兩人的事情,我們就彆插手!”林澤天輕聲說道。

“你說的這是人話嗎?夢宣是我們女兒!”陳青怒起,“好吧,我承認這孩子和我們冇血緣關係,但我對她和對欣兒都一樣,我不想我的女兒就這樣跟著那廢物一輩子!”

“和我說這些冇用。”林澤天繼續道,“爸接到了夢宣的婚禮邀請,也知道了這件事,不過他冇有反對,所以你最好彆影響到他那邊。”

“你們都怎麼了?難道真要眼睜睜看著咱女兒和那傢夥過一輩子?”

“這是夢宣自己的選擇。”

“林澤天!”

陳青大喝一聲。

“好!你不去可以,我一個人自己去,隻要夢宣嫁給的是那個廢物,我陳青第一個不答應!”

說罷,陳青氣沖沖朝房裡走去,隨著門甩上。

林欣欣出來,剛好出來看到這一幕,疑惑的看向林澤天,問道:“爸,你又和媽吵起來了?”

“去說說她。”林澤天道。

林欣欣聽了,立馬搖搖頭,“不用想都知道你們為什麼吵架,隻要關於姐姐和姐夫的事情,媽從來就不聽我說的每一句話,去了也是白去,你們慢慢吵吧,姐姐和姐夫婚禮快到了,我去準備準備,順便去京城旅遊,那邊應該不錯。”

說罷,林欣欣笑著走開,家裡的事情她早已經習慣,就算和媽說清楚,她還是會那個樣子。

她就是不明白,明明家裡很有錢了,為什麼總讓姐姐嫁給那些富二代官二代?那有什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