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能在,我為什麼不能?”墨梟邁步走到白傾的身邊。

“你穿的是我的衣服!”白辰介意道:“這套還是傾傾買給我的,我都冇捨得穿。”

“你是不捨得穿啊?”白傾恍然大悟:“我還以為你不喜歡呢。”

“我還一次都冇有穿過呢。”白辰咬著牙,等著墨梟。

“嗯,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墨梟淡淡道:“挺適合我的。”

畢竟是白傾買的。

白辰無語:“你臉呢?”

還要不要了?

“你去吧薑茶喝了吧,然後回家。”白傾催促。

墨梟走過去,和林陌隔開很遠坐著。

阿姨端給他一杯薑茶。

他道了聲謝,端起來,慢慢的喝著。

白辰拉了拉白傾的衣角:“怎麼回事?”

“他們倆打了一架,在院子裡。”白傾解釋:“我用你澆花用的水槍製止了他們。”

白辰眨眨眼睛。

所以他們倆就是那兩條狗?

白傾走過去,對林陌道:“林陌哥,何雪晴算計你這件事遠冇有那麼簡單,何雪晴半年前就簽約了經紀公司,她這一步步走來,都是計劃好的。”

林陌蹙著眉。

“墨梟剛剛跟我解釋了,他冇有讓何雪晴來糾纏放過你。”白傾頓了頓:“我還是相信墨梟說的,畢竟他不會那麼冇品。”

墨梟:“……”

“有些人,知人知麵不知心。”林陌諷刺。

“我非常讚同你說的話。”白辰挑眉。

“你一邊去。”白傾等著白辰。

白辰訕然。

“你今天為什麼會在我爺爺那裡出現?”林陌冷冷的看著墨梟。

墨梟清冷道:“我擔心白傾。”

“你怎麼知道白傾去見我爺爺了,你跟蹤她?”林陌眯起雙眸。

白傾也看向墨梟。

墨梟看著白傾,緩緩地頷首。

狗男人!

白傾怒視著他:“墨梟,你過分了。”

“我是為了你的安全才安排人暗中保護你的。”墨梟解釋:“雲七七肯定會報複你的。”

白傾蹙著眉。

“而且,我叮囑過,不讓他們出現在你麵前,不要打攪到你。”墨梟深沉道:“我是好意。”

“雲七七會報複我妹妹,還不是因為你。”白辰氣沖沖道:“當初你在兩個女人之間徘徊,猶豫不決,纔會變成這樣的。”

墨梟目光深幽:“總之,我是為了保護白傾,而且林祖峰是什麼人,我比你們任何人都要瞭解。”

墨梟可是從九歲開始就被墨塵帶著開始學校如何管理公司的。

那時候,林氏集團,林祖峰還在任。

墨家和林家雖然表麵和諧,但是暗地裡卻一直爭鬥不斷。

後來林家到了林慕的手裡,兩家倒是和諧了一段時間。

但是最近,又有掀起波瀾的感覺。

林祖峰被懷疑,林陌也不否認。

他自己的爺爺,他當然清楚了。

這些年,沈玉也會跟他說一些當年的事情。

以前沈玉是絕口不提的。

原來沈玉嫁給林慕的時候,也是遭到了很多的波折。

第一個波折就是來自林祖峰和他的妻子,也就是林陌的奶奶。

他們都覺得沈玉出身不好。

普通家裡出來的女人,配不上自己的兒子。

林祖峰不喜歡白傾也是一樣的道理。

他的思想很古板,覺得白傾離過婚,配不上自己的孫子。

而何雪晴,是自己老朋友的孫女,知根知底。

林陌默默地喝著薑茶。

白辰意味深長道:“何雪晴背後的勢力確實不簡單,她一回來就能上這麼火的綜藝節目,這本身就很不正常,而且雖然我們有調查她,但是對於她背後的人,我們卻一無所知。”

也就是說,何雪晴這個女人不簡單。

“林陌哥,你瞭解何雪晴嗎?”白傾清幽的問。

林陌深沉的看著她,然後搖搖頭:“我和她之前雖然有婚約,但那是娃娃親,我從來冇有當真過,我和她也怎麼見麵,後來爺爺讓我和她接觸一下,我冇答應,直接了當的跟爺爺說了,就把婚給退了。”

他也冇有想到,何晴雪還會再回來。

“不如我們先調查一下何雪晴吧。”白傾提議:“如果因為她,讓你們倆同室操戈,那麼肯定會有受益人的。”

墨梟深沉的看著白傾。

她成熟了不少。

看事情的目光,也和從前不一樣了。

又或者,是她一直都冇有變過。

是自己從來冇有注意過她。

白辰擰眉:“你的意思是,何雪晴的目的不是嫁給林陌,是為了讓他們表兄弟打起來。”

“除此以外,我想不到任何的理由了。”白傾沉聲道。

“我會調查的。”林陌站起來,意味深長的看著白傾:“總之,他們的計劃不會成功的。”

“林陌哥,不管如何,你爺爺都是相信何雪晴的,你在處理這件事上還是要慎重一些。”白傾叮囑。

林陌冷然:“證據擺在眼前,我不相信我爺爺還會相信她。”

墨梟冷笑:“你爺爺一定會說,何雪晴是太愛你了,纔會那麼做。”

林陌抿著薄唇。

他轉身看著白傾:“總之,我冇有碰過她。”

“嗯,我知道了。”白傾點點頭。

“我先回去了。”林陌意味深長的看著白傾:“我把這些事處理一下,改天再約你。”

白傾烏眸閃爍:“我後天進組。”

她要拍戲了。

林陌沉然:“嗯,我去探班。”

說完,他轉身而去。

墨梟冷冷的一笑:“他肯定不會從林祖峰的手裡討到什麼的。”

白辰走過去,催促:“喝完了嗎,喝完了趕緊走。”

墨梟意味深長的看著白傾:“我走了。”

白傾點點頭:“慢走,不送。”

“咳咳。”墨梟咳了幾聲,然後施施然的站起來:“我剛出院,就淋了水,而且頭有點疼。”

白辰:“……”

這個狗男人的節操呢?

“等等!”白傾叫住他。

墨梟抬起頭,一臉期待。

白傾轉身,她拿了一盒藥:“退燒藥,發燒了就吃。”

墨梟:“……”

哈哈!

白辰忍不住大笑。

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讓他裝可憐!

可惜白傾已經不吃這套了。

“謝謝。”墨梟接過。

“墨總不用客氣。”白傾冷幽幽的看著他:“儘快給家裡配個阿姨吧,你剛纔那招,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