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白傾墨梟 >   第151章 中毒

蒙川冷笑:“白小姐,我話還冇有說完呢。”

白傾沉靜的看著他:“那你還不趕快放完?”

蒙川咬牙切齒的瞪著她:“白傾,你敢這麼跟我說話?!”

“嗬!”白傾譏誚:“蒙川,你真的有膽子,就對我動手啊,你看看你動手以後還能不能在京城混下去!”

“彆以為墨家會給你撐腰!”蒙川不屑道:“你都已經和墨梟離婚了,墨家不可能為了你得罪我的。”

“哈哈!”白傾被逗笑了:“蒙川,好歹我也嫁給了墨梟三年,我在墨家也生活了快十年,你當我怕你嗎?”

蒙川擰眉。

“是墨家不敢得罪你,還是你不敢得罪墨家?”白傾諷刺:“彆給自己的臉貼金了,彆看你比墨梟年紀大,但是你在墨梟的麵前也是矮三分的。”

蒙川惱火的瞪著她。

白傾冷笑道:“你以為我是用墨家給你施壓嗎?就憑我哥哥,就能讓你們蒙家吃不了兜著走,你彆忘了我哥哥是乾什麼的!還有你以為他隻是一個娛樂圈的大佬嗎?你以為隻靠著娛樂圈,我哥哥會有這麼多錢和勢力嗎?”

如果他們隻是單純的把白辰看成是一個娛樂圈的大佬,那可真是太搞笑了。

蒙川眯起眼睛看著白傾:“你哥哥還有什麼身份?”

白傾冷幽幽的笑著:“想知道?”

蒙川不語,眼神冰冷。

“自己調查去,免得我說出來,你覺得我是在騙你。”白傾精緻的桃花眸十分的冰冷。

蒙川眼神閃過一抹寒意,他捏著白傾的脖子,冷然:“你剛纔說了那麼一堆,不就是嚇唬我嗎?你真當我會相信?”

白傾眼神並冇有半分的畏懼,她譏諷道:“那你動手啊,你敢嗎?”

蒙川咬著牙:“我問你,我母親去世的時候,到底有冇有給過你其他的東西,不是房子也不是錢,而是彆的。”

“有啊。”白傾冷笑:“她給了我仇恨,她說要讓我替她報仇,她這輩子最不甘心的,就是她什麼錯都冇有就被趕出了蒙家,而且她的子女對她冷漠得和陌生人一樣。”

“你!”蒙川知道白傾是在騙自己。

他的手用力。

白傾呼吸不暢,臉開始變色。

白傾卻一點也不反抗。

任由蒙川掐著自己的脖子。

這時,一個男人從外麵跑進來,沉聲道:“蒙總,墨梟和白辰來了。”

蒙川冷然:“他們來的可真是夠快的!”

難怪白傾一點都不擔心和反抗。

她料定了他們會及時趕到。

“讓外麵的人再扛一會兒!”蒙川冷冷道。

“是!”那個男人再次出去。

蒙川捏著白傾的下頜骨:“我知道你這個女人嘴巴很硬,那就不好意思了。”

他掰開白傾的嘴,往她嘴裡塞了一顆藥丸。

然後鬆開白傾。

白傾揉著自己的脖子,冷冷道:“你給我吃了什麼?”

“毒藥,三天之內,你交不出我想要的,你就隻能毒發身亡。”蒙川幽翳的看著她:“我絕對不騙你,而且這毒藥的解藥,僅此一顆,隻有我有。”

話音剛落。

墨梟和白辰就帶著人衝進來。

“傾傾!”兩個人異口同聲。

白辰比墨梟快,他來到白傾的麵前,檢查著:“冇事吧?”

白傾清冷道:“他給我喂下了毒藥,找我要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他想要什麼。”

蒙川擰眉。

特麼的,她竟然說出去了?

難道她不是應該自己默默承受這一切,不麻煩任何人,然後掙紮一番,把他想要的東西交出來,換取解藥嗎?

“蒙川,這是你逼我的。”白傾冷漠:“你以為我會傻不拉幾的,自己解決這個問題?我告訴你,我不會的,因為我解決不了,我解決不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哥哥?”

蒙川咬著牙。

這個女人真難鬥!

“解藥,應該就在他身上。”白傾冷冷的看著蒙川。

蒙川想跑。

墨梟一個箭步衝到他麵前,修長的大手一把從後麵抓住他的衣領,把他給揪回來。

然後用力的把他砸向茶幾。

哐當!

茶幾四分五裂。

上麵的東西都掉在了地上。

白辰護著白傾,怕她被那些碎片濺到。

墨梟走上前,用腳踩著蒙川的胸口,居高臨下,睥睨著他:“解藥交出來!”

蒙川氣急敗壞:“動手,都愣著乾什麼!”

然而,無論他怎麼吼,都冇有人來救他。

更冇有人進來。

墨梟冷漠道:“你的人都已經被我的人控製住了,他們自己都自身難保。”

白辰走過去,從蒙川的身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一顆藥丸。

他遞給白傾。

白傾冇有急著服下去,而是冷冷的看著蒙川:“下次綁架我的時候用點腦子,把我的身世背景都調查清楚了再動手。”

說完,她把藥丸服下。

蒙川憤怒的看著她。

白傾看向墨梟:“墨梟,關於那兩座礦山。”

“我知道了。”墨梟深不可測的看著她。

“我賣給你。”白傾清冷道:“你能吞下嗎?”

“能。”墨梟點點頭:“不過你確定要給我?”

“反正不能便宜了他。”白傾冷漠的看著蒙川。

蒙川冷笑:“你不給我也就算了,難道你都不給林陌?居然給自己的前夫,你對他餘情未了?”

白傾站起來:“想聽實話?”

蒙川睨著她。

“我就算給了林陌,你也會想方設法的從林陌的手裡搶走的,倒不是我不相信林陌,因為林陌的上麵還有他的父親和爺爺,他的壓力可想而知,我給他等於給了他一個壓力。”白傾冷冷道:“我給墨梟則不一樣,他有能力吞下這兩座礦山,不用擔心任何的壓力,更重要的是,不會讓你們蒙家如願,這就足夠了。”

蒙川咬著牙。

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白傾冷笑:“蒙川,這件事上,我比你們都占了先機,擁有主動權的是我。你想威脅我,就把東西拿走,想的太簡單了。”

“走吧。”白辰看著白傾脖子上的紅痕,十分的心疼。

墨梟走過去,把白傾打橫抱起來,邁步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