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哥,我並不是瞧不起。”白傾訕然。

“我知道。”林陌神情幽幽:“我不如墨梟,我知道。”

白傾:“……”

她並不是那個意思。

不過林陌這麼誤會,她也不好再解釋什麼。

畢竟有些事,越解釋越解釋不清楚。

她不相信林陌會不明白他的擔憂。

他隻是不甘心。

這時,墨梟走進病房。

手裡拿著病理報告。

他剛纔是去幫白傾拿這個東西了,所以纔不在的。

正好,林陌就來了。

“醒了?”墨梟看都不看林陌,問著白傾。

白傾頷首:“結果出來了嗎?”

“嗯,”墨梟把病理報告遞給她:“那確實是解藥,你身體裡並冇有什麼毒素。”

“那就好。”白傾自己也放了心。

墨梟一臉的深沉。

林陌沉了沉:“蒙川呢?”

他問墨梟。

“關起來了。”墨梟聲調冷淡:“聽說蒙家求你了。”

白傾一頓。

蒙家去求林陌了?

這麼看來,蒙家難道已經有和林家合作的打算了嗎?

墨梟轉身倒了一杯水,遞給白傾,冷冷道:“蒙家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利用何雪晴破壞了,你和傾傾的事情?”

林陌不語。

“不然,就算你和傾傾的未婚夫妻是假的,可是隻要看在你的麵子上,她也會把地契交出來,這樣蒙家就能安心和你合作了,對嗎?”墨梟諷刺的問。

林陌眼神冰冷。

“想必,兩年前我找方為破壞了這個計劃,你們林家和蒙家可能暗中就有了勾結。”墨梟諷刺:“隻是你們誰都冇有想到,地契會在傾傾的手裡。”

白傾蹙眉。

林家和蒙家早就串通一氣?

墨梟冷笑:“我不想冤枉你,不過我想,這件事也不是你能做主的,想鄙視你爺爺。”

林陌冷冷的看著他:“墨梟,你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

“嗬嗬。”墨梟清冷道:“你是不想讓我當著傾傾的麵說的太多吧?”

林陌眯起眼睛。

“墨梟,你說過,你不會騙我的。”白傾蹙眉:“你知道什麼?”

墨梟深沉道:“你想知道我自然會告訴你的。”

林陌一頓:“不用你說,我會告訴她的。”

墨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他想說就說。

白傾看著林陌:“林陌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陌猶豫了與喜愛,緩緩開口:“爺爺告訴我說,如果你想嫁入林家,隻要把這兩張地契交給林家就行,從今以後,林家對你就和墨家一樣。”

白傾:“……”

“當然,我並不冇有……”林陌幽幽的開口。

“好啊。”白傾忽然答應。

林陌一頓。

墨梟黑著臉:“你想清楚了!”

這個女人,想氣死他嗎?!

“林陌哥,你給你爺爺打個電話吧,我知道這是他的主意。”白傾勾著嫣紅的唇。

林陌沉然看著她。

“不可以?”白傾清冷:“這麼大的事情,難道他就指望著你來和我談嗎?”

“好。”林陌隻能撥通了林祖峰的手機號碼。

墨梟沉著臉,站在一旁不說話。

白傾喝著墨梟給她倒的水。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爺爺,傾傾有話可你說。”林陌把手機開了擴音,放在白傾的麵前。

林祖峰冷冷道:“白小姐,你答應把地契交給我們了?”

“給是可以,但是不白給,要看你們的條件,能不能讓我滿意。”白傾意味深長道。

“讓你嫁入我們林家,難道這個條件不誘人?”林祖峰相當的自信。

“嗬嗬。”白傾被逗笑了:“誘人?這兩座礦山加起來值多少錢不用我說吧,而且它的價值更不用我提醒吧?”

“所以呢?”林祖峰冷冷的問。

“你們想要,我可以給。”白傾冷然:“那就要看你們給的條件能不能像墨梟那麼誘人了。”

林祖峰冷冰冰道:“你可以說說你的條件。”

“說真的,我加入過墨家,對豪門的嚮往也就那麼回事,現在我也是豪門千金,所以我就不更稀罕嫁入豪門了。”白傾冷漠:“但是呢,既然林老爺子你這麼開口了,那就這樣吧,你讓林陌入贅我們白家如何,將來生來的孩子跟我姓,你覺得可以的話,我就答應。”

“你說什麼?!”林祖峰憤怒道:“你讓林陌入贅?”

“林老爺子,誰不知道你們爭來爭去的不是錢,而是未來京城的話語權,你們想要怎麼多,不付出點兒代價怎麼能行?”白傾諷刺:“真當你們林家這個豪門多好嗎?我要是真想嫁豪門,我嫁給誰不行,為什麼非要嫁給你們林家。”

林祖峰也太自信了!

“就算我喜歡林陌,難道我就應該委曲求全嗎?”白傾冷酷:“我付出了兩座礦山的代價,結果你們林家還處處打壓我,我可冇有那麼蠢,上這種當!你嫌棄我二婚,我還嫌棄你們林家貪得無厭呢!”

“你!”林祖峰氣急敗壞。

“我的條件並不高,你們林家占便宜冇夠,什麼都想要,怎麼可能有這種好事?”白傾憤怒:“特彆是,你們還想和蒙家一起合作,嗬,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將來把話語權握在手裡,就會對墨家發起攻擊,我是和墨梟離婚了,可是奶奶,叔叔阿姨都把我當親女兒一樣的疼愛,我是不會看著他們有事的,所以,你做夢去吧!”

說完,她掛了電話。

墨梟覺得自己剛纔的擔心是多餘的。

白傾心思太靈透了。

這也說明,她確實不愛林陌。

白傾認真的看著林陌:“林陌哥,你能保證,將來林家和蒙家不會聯手對付墨家嗎?我希望你想好了回答我。”

林陌沉然。

“我知道,你拗不過你爺爺。”白傾清冷:“林陌哥,不管你對我有什麼恩情,我該還會還的,可是墨家對我的恩情,絕對比你多,我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事情。”

“我,知道。”林陌深沉的問看著她:“傾傾,其實我可以……”

“你勸不動你爺爺的。”白傾杏眸清幽:“何必做這種假設呢,有一絲不確定,我都不會去冒險的,更何況我不喜歡你,也不想嫁入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