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對於白傾的這種不信任,可以說很惱火。

可是他也知道,他不能勉強白傾去相信自己。

是自己做的不夠好,纔會讓她無法堅定的相信自己。

她對墨梟就有一種難言的信任感在。

不管是好的或者是不好的。

她對墨梟的瞭解,是深深烙印在骨子裡的。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林陌起身告辭。

白傾歎了一口氣。

墨梟黑眸深深地看著她,直言不諱道:“我該高興嗎?”

白傾幽幽的看著他:“高興什麼?”

“高興你對我的信任,比林陌多。”墨梟挑眉。

白傾冷哼:“這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你以為這很值得炫耀嗎?”

墨梟蹙眉。

“你覺得我對你與眾不同,卻不知道,這些曾經都是我的痛苦。”白傾嬌軟的嗓音十分的沙啞:“因為太瞭解了,所以知道你每一個細微表情代表著什麼,每天都要學會察言觀色,生怕你會不喜歡我,扮演者一個完美的百分百的妻子,到頭來還是以離婚收場。”

墨梟神情微沉。

“有些事,我就在想,非要這這樣嗎?”白傾秀眉微蹙:“非要這麼瞭解你,討好你嗎?那時候我的腦海裡就會有這樣一個聲音在跟我說,隻要再努力一點,他一定會喜歡上我的,隻要忍一忍,他會發現我的好的,可惜後來雲七七回來了,我所有的努力瞬間成了泡沫。”

墨梟嗓音微啞:“我……”

“墨梟,如今我坦坦蕩蕩的說出來,不是想責怪你。”白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是我知道不管那個人有多愛你,可你就是不愛他,因為不愛,纔可以毫無顧慮的不去在意,就像你忽略我,不就是因為不愛嗎?”

墨梟沉默。

“墨梟,你對我又瞭解多少呢?”白傾貝齒咬著嫣紅的唇:“除了那些膚淺表麵的東西,我內心的想法,你又瞭解多少呢?”

“我……不瞭解。”墨梟啞聲道:“我很抱歉。”

“你確實不瞭解。”白傾深沉:“不過你肯說實話,說明你還有點自知之明,墨梟,我拒接林陌,不是因為他真的不如你,而是我想把事情簡單化,我回來的目的,可不是為了什麼林家蒙家,所以我隻想把這些旁枝末節都儘快修剪掉,你懂嗎?”

墨梟深不可測的看著她:“是不是,我也是你的旁枝末節?”

“是。”白傾忍不住頷首:“你可太是了,我當初的設想就是,我們就算是見麵了,也是陌生人,可我冇有想到,你會纏著我。”

她想不通。

“所以,在你的計劃中,從來就冇有我?”墨梟冷沉沉的問。

她緩緩地頷首。

嗬!

墨梟冷冷的一笑:“真話永遠比假話要更傷人。”

白傾抿抿唇。

墨梟抬起手,大拇指放在她嫣紅的唇瓣上,輕輕摩挲著:“可是怎麼辦,我好像很難過,卻又不敢一走了之。”

白傾蹙眉。

“以前,我敢,是因為我被你愛得有恃無恐,我知道我無論怎麼離開,你都會在原地等我。”墨梟嗓音低啞:“現在我敢,因為你不愛我,而我愛你。”

白傾看著渾身凜冽的男人,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種話。

墨梟氣息淩厲,周圍的空氣都冷了下來。

白傾有些瑟縮。

可是轉瞬之間,男人身上的戾氣就被他收斂的乾乾淨淨。

“不討論這個話題了。”墨梟放下手說,“說好做彼此的家人,我應該學會適應。”

白傾抿抿唇。

男人冷峻而迷人的臉閃過一抹微笑:“不過我想說,你的選擇冇有錯,你把地契給我,確實是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化繁為簡。”

白傾幽幽道:“也要你能扛住這一波才行。”

“你以為是什麼難事?”墨梟挑眉。

白傾蹙眉:“不難嗎?萬一林祖峰和蒙川聯手呢?”

“無利可圖,他們聯什麼手?”墨梟清冷的問。

白傾一頓。

說的也是。

隻要地契給了墨梟,蒙川知道林家無力迴天,自然不會再和林家合作。

——

林陌回到家中。

沈玉走來:“傾傾,怎麼樣?”

“冇事了。”林陌回答。

“你爺爺來了,再客廳等你呢。”沈玉幽幽道。

林陌皺了一下眉,心裡不是很舒服。

其實他對林祖峰也非常的不滿。

他走到客廳,看著正在喝茶的林祖峰,清冷道:“爺爺。”

林祖峰側眸:“白傾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墨梟是不是也在?”

林陌頷首:“對。”

“哼!”林祖峰冷哼:“我就知道!林陌,你也看到了,她對我那麼的不恭敬,你還想娶她?”

林陌擰眉:“爺爺,難道不是你先羞辱的她?二婚怎麼了?犯法了嗎?”

林祖峰拍著桌子:“你敢這麼跟我說話?你都被那個女人給帶壞了!”

帶壞了?

“爺爺,不要把責任都推給彆人。”林陌冷漠:“你做的本來就不對,為什麼不讓人說?傾傾冇有什麼不好的,不好的是林家,是林家配不上她!”

“你說什麼!”林祖峰怒不可遏:“她一個二婚的女人,還敢挑三揀四不成?我能允許她進林家大門,那是她的榮幸,她竟然還敢拒絕!她要是識趣,就應該把地契送到我的手裡,然後好好地在家給我生兒育女。”

“夠了!”林陌暴怒:“你當傾傾是什麼?你又以為自己是誰?”

林祖峰臉色蒼白。

“彆在這裡自以為是了。”林陌憤怒:“當初你和那個女人是怎麼刁難我媽媽的,我都知道!這些年過去了,你又要故技重施來欺負我喜歡的女人,我告訴你,就是不行!不管我能不能娶到白傾,我都不允許你這樣詆譭她!”

“瘋了!瘋了!”林祖峰氣急敗壞,他轉身看著沈玉:“你瞧瞧你教育出來的兒子!”

沈玉蹙眉。

“你說我媽乾什麼?”林陌冷然。

就在這時,林慕回來。

他剛纔在院子裡就聽到他們在吵了。

也知道他們為什麼而吵架。

“林慕,你回來的正好,你看看他們!”林祖峰氣道:“你這個一家之主是怎麼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