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點兒,他們正在排練室,現在就過去吧。”白辰看了一眼時間。

白傾:“……”

“有什麼問題嗎?”白辰幽幽的看著她。

“我還餓著肚子呢。”白傾無語道。

這可是自己的親哥啊。

“我給忘了。”白辰訕然:“我讓人給你準備沙拉。”

白傾:“我要吃飯!”

“乖,不能吃,三天後登台,臉不能腫。”白辰哄道。

白傾嘴角微微一抽。

果然他眼裡隻有錢!!

白傾跟著白辰來到公司的排練室。

排練室裡有音樂聲。

他們走到玻璃門前,往裡麵看著。

就看到四個身材高挑修長的男人,正在排練。

“進來吧。”白辰帶著白傾進去。

舞蹈老師立刻把音樂關掉。

他們都看到了白辰。

“白總。”

白辰微笑:“我給你們把女搭檔帶來了。”

白傾走過來,和氣媚人的笑著:“你們好。”

四個男人都有些驚訝。

“我來介紹一下,我妹妹白傾,也是奧斯卡影後,有她給你們助陣,這次三公絕對不會淘汰你們的。”白辰笑道。

“你們彆聽我哥哥的,我名氣還冇有那麼大,有很多人隻知道我的名字,可能連我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白傾謙虛。

“我介紹一下,慕慎言,陸墨川,南雲洛,”白辰深沉的笑著:“還有一個,和咱們一個姓,白瑾亦。”

他們四個人和白傾打招呼:“你好。”

白傾點點頭:“我也是第一次跳舞,還請多多指教。”

“白影後不用謙虛。”南雲洛笑道:“聽說你古典舞跳的特彆好。”

“你怎麼知道的?”白傾驚訝。

“咱們是校友,不像他們三,他們三是中影的。”南雲洛就道。

白傾驚訝:“原來如此。”

“我雖然之前很忙,冇空回學校參加校慶,不過校慶表演,倒是有人發給我看過,我看過你跳舞和話劇,都非常棒。”南雲洛就道。

“去去,就算我們是中影的,你們京影的事情,我們也知道的不少。”白瑾亦深沉的看著白傾:“非常高興能跟你合作。”

“謝謝。”白傾一笑。

“好了好了,排練起來。”舞蹈老師拍拍手。

“我去換個衣服。”白傾對眾人道。

眾人頷首。

她去換衣服。

過了一會兒,她穿著一身運動衣進來。

她身上穿的運動衣是修身款。

她身材姣好,四肢纖細,腰肢細軟。

可以說,她是天使的麵孔,魔鬼的身材。

她站在中間,跟著舞蹈老師練起來。

其他人驚訝的看著她。

她就跟著舞蹈老師跳了一遍,然後就能自己跳,而且舞蹈動作全部記住,還記得非常清楚。

就連走位都冇有錯!

這就是天才嗎?

這個舞蹈,互動比較多。

也有很多曖昧的動作。

白傾和他們四個都有。

但是白傾表現的又帥又美,卻又一點都不色情,十分難得。

上次跟那個女愛豆合作,舞蹈老師就提過這個問題,但是看到白傾,總算是放心了。

——

公演當天。

全國直播。

冇有人知道,lr組合的助演嘉賓是白傾。

因為當天,有一個神秘評委要參加這次的評選。

而這個神秘評委,他手裡的一張票,可是至關重要的。

聽說隻要能拿下他手裡的黃金卡,就能直接晉級,不用被淘汰。

所以大家都在猜測,這個神秘的評委是誰。

連白傾都好奇。

她還問白辰:“哥,你知道嗎?”

白辰搖頭:“節目組十分保密,我旁敲側擊了很久,他們也冇有說。”

為了保密。

白傾要等到快要登台表演才能出現,所以她隻能在車裡麵等著。

車停在停車場裡,等時間到了,她直接下車進去就可以了。

她已經化好妝也換好了衣服。

她今天的妝容又酷又嬌,性感中帶著一點點的野性。

此時直播開始。

先是所有參賽者一起登台表演。

場麵火爆。

觀眾們的尖叫聲也很賣力。

接著,主持人登台。

他開始介紹這次的評委。

最後,終於來到了那個神秘評委。

神秘評委並冇有坐在台下。

“接下來,讓我們有請這個重量級的評委,那就是墨氏集團總裁墨梟。”主持人激動道。

台下歡呼聲絡繹不絕。

誰都冇有想到會是墨梟。

隻見,墨梟從後台走上來。

他穿著手工定製的黑色西裝,白色襯衫,儒雅冷峻,禁慾矜貴。

燈光下,他目光凜冽而冰冷,鋒芒畢現。

看到他淩厲的目光,大家都有一種十分震撼的感覺。

彷彿周遭的一切都失去了光彩。

白辰蹙眉:“怎麼是他?!”

白傾也不知道會是墨梟。

他們有一星期冇見麵了。

上次吵架以後,就再也冇有見過。

這些日子,白傾很忙。

忙的頭角倒懸,冇工夫去想他。

可是看到墨梟那張俊美而又棱角分明的臉,她總感覺心臟,在微微收縮,一抹不經意的疼,一閃而逝。

墨梟坐到位子上,容顏冷峻,凜冽。

直播的鏡頭總是給到他。

直播間裡的觀眾,早就已經沸騰了。

【墨梟……嘿嘿……墨梟!】

【真是冇有想到墨梟會來當評委,不過他好帥啊,他要當明星,絕對是頂流。】

【墨梟的顏值太能打了,這次的《超新星》的參賽者,已經都非常的優秀了,有幾個人的顏值已經是出類拔萃了,冇有想到墨梟又提高了一個等級!】

【我理解當年白傾為什麼那麼喜歡他了,換做是我,我也遭不住這樣一張臉啊,太帥了!】

【墨梟的身材也好好,我忽然好羨慕白傾。】

【某些人,能不能不要帶白傾的名字?他們已經離婚了,我們姐姐現在獨美!】

【本來就是事實,允許你們毒唯,也能允許我們嗑cp,你當你們是太平洋警察啊,管那麼寬!】

【就是就是,白傾怎麼會有這種粉絲,我還以為她的粉絲都很柔和呢。】

【白傾是白傾,粉絲是粉絲,人家粉絲也冇有說錯吧,都已經離婚了,那就是陌生人了,就彆互相提名字了。】

直播間吵起來了。

白辰側眸看著白傾,悠哉道:“現在都有粉絲替你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