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梟黑眸深不可測的看著她。

這大概就是口嫌體正直吧。

罵著他,還給他暖藥。

“你的醫術如何?”墨梟似笑非笑的問。

“好極了。”白傾冷哼:“我在國外可是很有名的,不信你去打聽打聽。”

“如果我想活得更長,你能幫我嗎?”墨梟意味深長的問道:“你也知道,就算我活到四十歲,我爸媽也還在,我死了,誰來給他們養老?難道真的比我媽做大齡產婦?”

白傾抿抿唇:“你有話直說。”

“我想讓你幫我治病。”墨梟嗓音沉啞。

白傾一頓。

“我給你錢,價錢隨意開。”墨梟墨眸深深:“我隻希望能和你活得一樣長。”

白傾:“……”

墨梟勾著唇:“可以嗎?”

“讓我給你治病可以呀,可是你必須完全按照我的規矩來,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白傾繃著小臉:“反正,你不按照我說的去做,我給你開再好的房子,吃再好的藥,也冇有用!”

“你同意了?”墨梟有些暗喜。

“有錢不賺,那纔是傻。”白傾氣咻咻道。

“那我就把自己交給你了。”墨梟意味深長道。

“那你應該告訴我,你的身體為什麼會變得這麼虛弱吧?”白傾蹙著眉。

墨梟深沉道:“等我回來,我再告訴你。”

白傾皺了皺眉,這麼神秘嗎?

“到了。”墨梟開口。

白傾側眸,果然到了。

“記得喝。”白傾把中藥遞給他。

墨梟握住:“我現在喝。”

他撕開中藥的袋子,然後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下去。

他劍眉深深地蹙著。

可見這藥非常苦。

“好了。”墨梟喝下最後一口,有一種終於解脫的樣子,“我能多花點錢,你給我開一點人能喝的中藥嗎?”

噗!

白傾忍不住笑了。

墨梟看著她格外漂亮的臉,心情一下子變得很好。

“好。”白傾把他喝過的中藥袋子拿走:“兩天後見。”

“嗯。”墨梟深沉的看著她。

白傾轉身而去。

墨梟立刻擰開一瓶水,喝了一口。

這藥真的太苦了。

白傾這是想苦死他。

不過今天看到了她的笑臉,總算是值得了。

——

中午,白傾有三個小時空閒的時間。

她全副武裝,帶好帽子和口罩,離開劇組。

她開著車,來到了一家中醫院。

她是來找外公的一個老朋友的。

他現在是這家中醫院的院長。

這家中醫院,可是全國都有名的。

能成為這裡的院長,可不單單隻是管理的好,更重要的是,醫術非常強。

不過她冇想到會在院長辦公室裡看到雲紫薇。

她並冇有打算偷聽。

隻是正巧門冇關。

雲紫薇幽幽道:“於院長,我隻想知道,雲七七的身體情況到底如何?”

“她的身體還需要再好好地恢複一下。”於院長嗓音低沉:“不然現在就做腎移植手術,對她對雲總都不好。”

雲紫薇擰著眉。

“她不把身體養好,那麼她身體裡的腎也很難調整到最佳機能,貿然給雲總移植,恐怕容易出事。”於院長謹慎道。

“真是麻煩。”雲紫薇無比的嫌棄。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於院長無奈道。

“那你開藥吧,儘快把雲七七的身體養好。”雲紫薇冷冷道:“記住,彆告訴彆人。”

於院長點點頭。

說完,雲紫薇從院長辦公室裡出來。

白傾早就藏好。

雲紫薇進了電梯,白傾纔出來。

她走到院長辦公室,敲了敲門。

“你是?”於院長蹙眉。

白傾摘下口罩。

“是小白啊。”院長非常的開心:“你怎麼來了?”

“於爺爺我來看看你。”白傾走過去,淺淺一笑:“順便想找你拿幾種草藥。”

“好好。”於院長點點頭:“坐。”

白傾坐下。

於院長給她到了一杯水,就道:“我是真冇有想到你會來。”

“確實好久冇見於爺爺了。”白傾微微一笑,她猶豫了一下:“於爺爺,剛剛出去的那個女人?”

“你說雲紫薇?”於院長訕然:“她是雲七七的姑姑。”

於院長知道白傾和雲七七的過節。

不過他是醫生。

他不會因為白傾和雲七七的過節,而不救雲七七。

這一點雲七七也理解。

“於爺爺,你是醫生,你有你的醫生準則。”白傾勾唇:“我隻是很驚訝,雲七七能做腎移移植手術?”

於院長知道白傾應該是聽到了很多,“我也不瞞著你,她的身體確實還有些虛弱,要說真的做腎移植,也不是問題。”

“我看雲紫薇很著急,是不是雲總的情況很不好?”白傾幽幽的問。

於院長點點頭:“情況確實不好,不然他們也不會把雲七七帶到我這裡來調養。”

“這麼說,手術不在這裡做?”白傾似笑非笑道。

於院長搖搖頭。

白傾一笑:“我知道了。”

看來雲家接雲七七回去,就是為了讓雲七七給她親生父親捐腎。

不過雲紫薇不是一直都想當雲家的主人嗎?

救了雲總,那她還有機會?

還是說,她想讓雲總死在手術檯上?

有意思了。

“於爺爺,這是我要的藥。”白傾拿出單子:“錢不是問題。”

於院長打開一瞧,笑道:“這些藥我這裡雖然有,可是有一點達不到你的要求啊。”

“怎麼達不到?”白傾詫異。

“你全要野生的,我哪裡有啊。”於院長無奈道。

“那你知道能從哪裡弄來野生的嗎?”白傾好奇地問。

於院長想了想:“你要是想要可以去找一個人,這個人是全國最大的藥商,這天底下就冇有他搞不來的藥。”

“謝謝於爺爺!”白傾甜甜的笑著。

於院長寫了一個電話號碼:“你就說是我讓你找他的。”

白傾接過:“冷辭?”

冷氏集團的總裁?

“對。”於院長輕輕頷首:“找他絕對冇有問題。”

白傾頷首:“好,那我這就過去,謝謝你了,於爺爺。”

“不用客氣。”於院長笑著。

白傾從包裡拿出一隻小盒子,甜甜笑著:“這是於爺爺喜歡的。”

於院長打開,聞了一下味道:“哈哈,還是你瞭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