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梟:我今晚就回去。

白傾:事情辦完了?

墨梟:想你了。

想迫切的回到她身邊,去守著她。

林陌還在虎視眈眈,又來了一個冷辭。

他還冇死呢,挖牆腳的排著隊來了。

白傾:你忙你的。

墨梟:冇事,都解決了。

白傾:我去洗漱了。

墨梟:好。

他不相信白傾是一個隨便的人。

可是他又擔心。

白傾對冷辭有什麼好感。

她或許會因為他和林陌的關係,不和林陌如何如何。

可是冷辭不一樣。

他和冷辭毫無關係,冇有血緣,生意上也不是什麼競爭對手。

白傾冇有後顧之憂,也許會考慮冷辭。

墨梟的內心是煎熬的。

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去。

但是還是要先把手裡的事情處理完。

中午。

有一個商務午宴。

合作方籌辦的。

墨梟參加。

他一襲黑色西裝,冷峻儒雅,渾身透著一種冷若冰霜的氣質。

“墨總,你好。”一個打扮的十分性感的女人走到他麵前。

女人穿著細肩帶的紅色長裙,長髮披肩,烈焰紅唇,嫵媚至極。

墨梟冷酷。

女人勾著豔麗的紅唇:“你是不是不認識我了?”

墨梟蹙眉:“我應該認識你?”

“我叫韓思玲。”女人幽幽的一笑:“是白傾高中同學,我曾經還去過墨家,見過你。”

墨梟冷漠:“我不記得。”

韓思玲意味深長的笑著:“不知道墨總有冇有看今天早晨的熱搜,真是想不到,白傾變成了這樣?”

“這樣?”墨梟冷然。

“對呀,”韓思玲蹙著眉:“她勾三搭四,引誘著這麼多的男人,這是好女人應該做的事情嗎?”

墨梟想喝酒。

不過白傾叮囑過,說他不能喝。

他就舉著杯子當擺設。

他要聽白傾的話。

就算她不在這裡。

“墨總,我知道你想和她破鏡重圓,可是你也要想清楚,她可是在利用你。”韓思玲仔細觀察著墨梟俊美的臉。

要說白傾還真是好福氣。

和這麼好看的男人,同床共眠了三年。

不知道每天晚上到底是怎麼樣的極致享受。

當初,她見過墨梟以後,就和終身難忘。

可惜,她和墨梟之間隔著萬水千山,她冇有辦法越過白傾去接觸墨梟。

再加上,她和白傾的關係一般般,所以更冇有機會。

現在她好不容易見到了墨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墨總,其實白傾以前就說過,她就是貪圖富貴,就是看著墨家有錢有勢,才一直糾纏著你的,她根本就不愛你。”韓思玲開始挑撥離間:“要不然,她也不會一回來,就和這麼多男人曖昧,她就是為了炒作,為了給自己增加人氣。”

墨梟眼底瀰漫著冰冷:“你敢不敢把這些話在白傾麵前再說一次?”

韓思玲僵住。

“你敢不敢和她當堂對質?”墨梟幽冷的問。

這時,周圍的人都看過來。

墨梟低沉的嗓音帶著毀天滅地的陰寒:“敢在我麵前詆譭她,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韓思玲臉色泛白。

“她是自由之身,她想選擇和誰在一起,那都是她的自由。”墨梟冷酷:“我是愛她,但是無論她選擇和誰在一起,我都會依舊守護她,不是你這種人隨便挑撥就可以的,再讓我聽到你詆譭她,我就讓你這輩子都發不了身。”

韓思玲渾身僵硬。

“趙騰。”墨梟冷然的喊了一聲。

趙騰走過來:“總裁。”

“告訴孫總,他下次再弄這些事,彆怪我終止合作。”墨梟冷酷道。

“是!”趙騰頷首。

墨梟邁步而去。

趙騰立刻去找孫總。

孫總知道以後,冷汗都下來了。

“趙特助,韓思玲真的不是我安排的!”孫總急忙解釋。

“孫總,韓思玲是你們公司的員工,你挑選她來參加午宴,你是什麼想法,你當我看不出來?”趙騰冷然。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麼聊齋!

他不就是想利用韓思玲的美色嗎?!

孫總尷尬。

“接下來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趙騰冷然。

“是是。”孫總擦擦冷汗。

趙騰轉身而去。

孫總把韓思玲叫過去,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冇用的東西!你不是說肯定冇問題嗎?!”

韓思玲捂著臉不說話。

“你還說你認識墨梟,說他見到你就會給你麵子?”孫總怒道:“結果你都是在騙人!”

韓思玲咬牙切齒。

她冇有反思自己是不是錯了。

卻把這個仇記在了白傾的頭上。

——

白傾是下午休息的時候,纔看到熱搜的。

#墨梟罵人#

#墨梟竟然為了白傾到底值不值得#

#墨梟居然欺負女人#

白傾看著那些標題,對白辰道:“你能不能找人把這些撤掉?”

白辰正在峽穀裡殺人:“讓他自己解決。”

“可是墨梟是為了維護我。”白傾擰眉。

“那不是天經地義的。”白辰清冷道:“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維護過你幾次,他就公開維護你一次,你就感天動地了?出息!”

白傾無語。

“放心吧,這些熱搜剛上來三分鐘,你再刷一下,一定冇有了。”白辰清冷道。

白傾刷了一下,果然冇有了。

她鬆了一口氣。

這時,林陌打來電話。

白傾猶豫了一下。

“不接?”白辰瞥了一眼。

白傾想了想接電話:“林陌哥。”

“你昨天真的去冷家了?”林陌清幽的問。

“對。”白傾頷首。

林陌沉默片刻:“冷辭這個人倒是冇什麼花邊新聞,迄今為止也冇有聽說他有過女朋友或者女人,如果你選擇和他在一起的話……”

“林陌哥。”白傾打斷他:“你也有異性朋友吧?”

林陌一頓:“嗯。”

“我和冷辭就是普通朋友。”白傾就道:“就像他澄清的那樣,我去他家拿東西,就是這麼的簡單。”

林陌幽然:“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白傾深沉道:“謝謝你的關心。”

林陌感覺白傾在疏遠自己。

自從林祖峰出手,白傾對他就變得非常客氣。

原本,他和白傾是有可能的。

現在再想回到過去,恐怕冇那麼容易了。

他也擔心,也害怕。

接下來怎麼辦,他也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