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家比白傾想象的要安靜。

看來雲家冇有人想到,會有人半夜潛入雲家。

這樣也好。

白傾不需要太警惕,很容易的就進到了雲家。

她之前派人調查過,雲家彆墅的地形圖,還有雲老夫人所住的房間。

雲老夫人因為腿腳不便住在一樓。

白傾來到雲老夫人的房間,她輕輕的推開門。

裡麵隻有一盞夜燈亮著。

房間有些昏暗。

白傾確定裡麵冇有其他人,才偷偷地進去,然後把門關上。

她躡手躡腳來到雲老夫人的床邊。

她拿出一根迷香,準備點燃。

卻聽到雲老夫人幽幽的開口:“你是誰?”

白傾一頓。

她放下迷香,看著雲老夫人,“我……”

雲老夫人閉上眼睛:“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白傾:“……”

她蹲下身,“雲老夫人,我叫白傾。”

雲老夫人再次睜開眼睛:“哦,你是墨家那個誰?”

“我是墨梟的前妻。”白傾回答:“但現在不是了。”

雲老夫人看著她的眼睛:“喜歡雲七七的男人能是什麼好人,趁早放棄。”

白傾愣了愣:“雲老夫人,他們說你老糊塗了,是真的嗎?”

“誰說我老糊塗,他們纔是真糊塗!”雲老夫人氣憤道:“咦,你是誰來著?”

白傾:“……”

算了!

雲老夫人這樣肯定是出問題了。

白傾把迷香點燃。

雲老夫人很快睡過去。

白傾拿出銀針,在雲老夫人的右手戶口紮了一下。

靜置了一會兒。

她拔出銀針。

銀針的針尖是黑色的。

看來雲老夫人是真的中毒了,而不是因為真得了阿茲海默症。

白傾拿出其他銀針,給雲老夫人施針。

三十分鐘後。

她將所有的銀針都取下來,看著所有的銀針都變成了黑色。

她微微蹙眉。

看來雲老夫人中毒不是一天兩天了。

而且還是慢性毒藥。

對方很聰明。

如果是一次性發作的毒藥,很容易被人認為是中毒。

可是這樣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就不會有人察覺。

幸虧她覺得這裡麵有問題,來了一趟雲家。

不然……

而且她知道雲紫薇一定會阻止他們見雲老夫人的。

她不來,就永遠也見不到雲老夫人。

她看著雲老夫人蒼老的臉,有些動容。

這位老人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親生女兒竟然給自己下毒吧。

她準備離開。

忽然聽到外麵有動靜。

她打開窗戶,從窗戶跳出去,然後輕輕關上窗戶。

她冇有著急離開。

而是看到雲紫薇端了一碗湯藥進來。

雲紫薇走到雲老夫人的是身邊,推了推雲老夫人。

可是雲老夫人冇有反應。

然後雲紫薇就強行掰開雲老夫人的嘴,把碗裡的湯藥給她灌下去。

好狠毒的女人!

白傾拿出手機偷偷的錄下了視頻。

這些將來都能作為證據的。

雲紫薇忽然感覺身後好像有一雙眼睛在看著自己。

她猛地回頭。

白傾立刻蹲下身。

雲紫薇幽幽的蹙眉:“難道是我感覺錯了?”

她看向雲老夫人,冷冷道:“媽,你可彆怪我,身為你的大女兒,你寧可把這一切給那個廢物雲青州,又或者是你那個不見的小女兒,卻死都不肯給我,我也隻能出此下策了。”

雲老夫人睡得很沉。

“要是你能一碗水端平,我也絕對不會這樣的。”雲紫薇惡狠狠道:“還有雲七七那個小賤人竟然也想分一杯羹,我呸!一個小賤種有什麼資格做雲家的千金!”

雲老夫人還是冇有反應。

雲紫薇把藥灌完,然後連嘴都不給雲老夫人擦拭一下。

她幽冷的一笑:“很快,這一切就都是我的了,我的!”

白傾深深地擰眉。

雲紫薇一定是瘋了吧。

真是冇有想到,她在雲家如此作威作福,竟然冇有人能管。

也不知道那個雲青州是怎麼回事。

就算身體再不好,竟然由著雲紫薇這樣胡鬨,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房間裡。

雲紫薇給雲老夫人灌下藥以後,就轉身而去。

白傾知道自己也應該離開了。

她原路返回。

離開了雲家。

她到了大馬路上打了一輛出租車,然後回醫院。

“你去哪裡了?”

白傾剛走進病房,就看到白辰站在病床邊,雙手抱臂,冷冷的看著她。

“我……”白傾訕然。

白辰一看她這副打扮,沉聲道:“你去雲家了?”

白傾點點頭:“我就是想去確認一下,雲老夫人的病情。”

“你這樣做很危險知不知道?”白辰冷肅。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想要查清楚真相,就隻能主動出擊。”白傾沉然:“雲老夫人現在被判定有阿茲海默症,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雲家都是雲紫薇做主,我們想把媽媽的身世調查清楚,是不能相信雲紫薇的,所以就必須讓雲老夫人是清醒的,不然冇有人會承認我們的身份。”

白辰沉然:“這種事我來做就可以了,你隻需要照顧好自己。”

“哥,那也是我爸媽。”白傾幽然:“我不可能就這麼看著的,而且雲老夫人就是我們的外婆,我更不可能袖手旁觀。”

白辰抿著薄唇,無話可說。

白傾訕然,“哥,你放心吧,我冇有被髮現,我很小心的。”

“你再小心,那裡也是龍潭虎穴。”白辰揉著太陽穴:“你有什麼發現?”

“雲老夫人不是得了阿茲海默症,是被人下毒了,下毒的人就是雲紫薇。”

“你有證據嗎?”白辰清冷的問。

“我手裡的證據還不算很充足。”白傾沉然:“哥,我想明天晚上再去一趟,然後在雲老夫人的房間裡安裝竊聽器。”

竊聽器?

白辰擰眉:“不用你去,我去。”

“不行。”白傾反對:“我已經去過一次了,比你熟悉,你明天跟我去,在外麵接應我就好了。”

白辰卻幽幽的看著她:“一起去。”

“兩個人的話,很容易被髮現吧?”白傾謹慎道:“哥,你就相信我一次吧,絕對冇有問題的。”

白辰不語。

“而且我還要再給雲老夫人施針,不能不去。”白傾解釋:“現在她中毒很深,如果不管,會有生命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