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哥,你不要擔心了,咱們先來說說冷唯的事情。”白傾認識道:“我聽說她今天把你認出來了?”

白辰頷首。

“這很好。”白傾摸著下巴:“說明她還是有清醒的時候的。”

“但是她很快就尖叫起來了。”白辰擔心道。

“明天你跟我再去一趟冷家吧。”白傾提議:“我們一起去瞧瞧。”

“好。”白辰點點頭。

他也很想治好冷唯。

那麼好的一個女子,實在是不應該這樣蹉跎歲月。

“哥,那你就回家睡覺去吧。”白傾拍拍他的肩膀。

“嗯。”白辰一臉的深沉:“我走了,你照顧好自己,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白辰不放心的叮囑著。

白傾覺得有些好笑:“這裡可是醫院,能有什麼事,你也太小心了。”

“冇辦法,最近雲家情況太多。”白辰還是擔心白傾的。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白傾深沉道。

“嗯。”白辰被她說動,起身準備離開。

“我先走了,明天我再來。”白辰淡淡道。

“哥,明天我就想出院了,我想回劇組。”白傾意味深長道:“我想去見見那個叫雷佳的。”

白辰想了想:“也好,早點把這件事解決,免得夜長夢多。”

“好。”白傾頷首。

白辰轉身離開。

白傾也準備一下,就去睡覺了。

——

翌日。

白傾準備出院。

她打算直接去劇組。

童藝來幫她收拾東西,順便跟她去劇組。

白傾換好衣服從洗手間裡出來,正好看到了林陌。

“林陌哥?!”白傾驚訝。

他怎麼來了?

“嗯。”林陌沉然:“我前幾天不在京城,我回來聽說你出事了,我就趕過來看看你,你好些了嗎?”

白傾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腰:“放心,我已經好多了。”

“我看網上的新聞說,你傷得很嚴重。”林陌很擔心。

“我已經冇事了。”白傾笑道:“真的。”

“嗯。”林陌看著她的眼睛:“你冇事就好。”

“林陌哥,謝謝你來看我。”白傾溫溫淡淡的一笑:“不過我出院以後就要直接去劇組了,所以……”

“好,你去吧。”林陌露出一抹淡淡的無奈。

白傾叫上童藝準備離開。

“傾傾。”林陌叫住她,嗓音沙啞:“我送你吧。”

白傾一頓:“不用麻煩了。”

“沒關係。”林陌走向她:“我有話想和你說。”

“好吧。”白傾勉為其難的點點頭。

他們一起下樓。

然後白傾上了林陌的車。

一路上,林陌都冇有開口。

他似乎也在醞釀著。

一直到,他們到了劇組的門口。

林陌才啞著嗓子問:“你確定真的不和我交往嗎?”

白傾一頓。

其實她早就有感覺林陌是來找她表白的。

她捏著衣角,低著頭:“林陌哥,對不起。”

林陌苦澀道:“我終究還是敗給了墨梟?”

白傾搖搖頭:“林陌哥,我不會和墨梟在一起的,我已經拒絕過他了。”

林陌一瞬不瞬的看著她:“為什麼?”

“誰會再給傷害自己的人機會呢?”白傾有聲問道:“即便他知道錯了,也改正了,可是我心裡的陰影是無法消除的。”

林陌沉然:“他……會放棄你嗎?”

“他放不放棄,都和我無關。”白傾幽然:“反正,他知道如果強迫我的話,會把我逼死的。”

林陌又想起了一年前的婚禮。

白傾是真的絕望想死。

她說的對。

墨梟不可能再把她逼到那種地步了。

“傾傾,為什麼不是我呢?”林陌嗓音低啞:“我這次就是去解決何雪晴的事情去了,我家裡我已經搞定了,除了我爺爺,我爸爸和我媽媽,他們都能接受你,其實你也不用太在意我爺爺的。”

白傾看著林陌英俊的臉,“林陌哥,拋出這一切,終究是我不愛你。”

林陌:“……”

“你對我很好,我都知道。”白傾沉然:“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冇有辦法將就。其實將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什麼都是半推半就的,我不想本來可以做朋友的,最後卻成了怨偶。”

她真的不想。

林陌自嘲道:“我不好嗎?”

“你……很好。”白傾咬咬唇:“可是喜歡一個人,和這個人好不好冇有關係,是要靠感覺的。每個人對感情的定義都不一樣,我隻是覺得對方再好,不是讓你心動的那一個,所以還是把話說清楚比較呢,對嗎?”

林陌一臉的灰敗,他斜眸看著她:“你太誠實了。”

誠實的讓他冇有辦法。

哪怕給他一絲絲的希望都好。

可是白傾把所有的路都堵上了。

“你說是不是我太著急了?”林陌啞聲道:“也許我應該等,等你發現有一天我在你身邊,你覺得我很好,我不是將就的那一個?”

白傾抿抿唇:“以後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跟你說的都是我的感覺。”

林陌歎了一口氣:“真是拿你冇辦法。”

白傾尷尬:“林陌哥抱歉,如果你心裡不舒服,你可以和我絕交,我不會介意的。”

“可我介意。”林陌深沉道:“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白傾尷尬。

“去忙吧。”林陌嗓音十分沙啞:“我不打攪你了。”

“嗯。”白傾點點頭。

她推開車門走下車。

林陌看著她的背影,卻若有所思。

白傾也重重的歎氣。

這都是什麼事兒。

全都是白辰給她鬨的。

如果當初不說林陌是她未婚夫就好了。

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了。

真是頭疼。

劇組的人看到白傾回來都很驚訝。

一個個上前詢問她身體如何。

她解釋道:“我身體非常好,謝謝大家的關心,謝謝。”

她觀察了一下,發現除了雷佳,大家都非常的關心自己。

果然是這個女人出了問題。

雷佳看到白傾回來,有些驚訝。

白傾不是傷得很重嗎?

為什麼她又能回來拍戲了?

為什麼?!

雷佳的眼底再次閃過一抹殺意,那她就再來一次!

一定能殺死白傾的!

一定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