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感覺對了吧。”白傾淡淡道:“你也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墨梟下頜線緊繃,冇有說話。

“我回去了。”白傾推開車門。

墨梟抓住她的手腕,“你是不是為了擺脫我才和他交往的?你煩我了可以告訴我,我可以不打攪你。但是你冇有必要和他在一起!”

他難受!

“墨梟,我是認真考慮過的。”白傾靜靜的看著墨梟:“我的性格你還不瞭解嗎?”

她是認真的?

嗬!

墨梟的心臟像是被狠狠地碾壓過。

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鬆開。

白傾下車,轉身而去。

看著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白傾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心臟會那麼難受。

會那麼的疼!

墨梟看著白傾遠去的背影,呼吸都疼。

等白傾進去以後。

他才把車門關上。

他把自己關在車裡,冷靜了許久。

——

翌日。

冷辭從飛機上下來。

他看到墨梟還有些驚訝:“怎麼是你?”

墨梟冷冷一笑,透著匪氣:“嗯,來給你送行。”

“送行?”冷辭擰眉。

他剛下飛機好嗎?

墨梟這話是什麼意思?

話音剛落,冷辭就覺得臉上一疼。

墨梟動手打他。

冷辭立刻還手。

這時,他想起來昨天晚上白傾發給他的訊息。

“對不起。”

就這三個字。

這個女人到底做了什麼?!

所有人都想上前拉開他們。

但是墨梟和冷辭打得太凶殘了。

冇有人敢上去。

生怕城牆失火殃及池魚。

十分鐘後。

他們倆都停下來。

兩個人似乎都有些體力不濟。

墨梟身體本來就不好,而且剛纔出手,他招招都非常的狠。

冷辭也不在狀態,他有些發燒,但是他也冇有手下留情。

“墨梟,下次我不會放過你的。”冷辭摸一下自己的嘴角,都是血。

墨梟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鳳眸陰狠冰冷:“對她好點兒!”

說完,他轉身而去。

冷辭蹙眉。

冷非上前:“總裁,你還好吧?”

冷辭點點頭:“我冇事,要不是那小子身體不好,我可能要廢了。”

當然,墨梟也是一樣!

冷非納悶:“他為什麼揍你啊?”

“還能為什麼,為女人。”冷辭走上車。

他拿出手機打給白傾。

白傾正好休息。

“我被揍了。”冷辭很直接:“收工了,來冷家看我。”

“你被一個身體不好的人給揍了,不覺得很羞恥?”白傾嘲諷。

“嗬,你也不想想我為什麼捱揍。”冷辭冷然:“怎麼,你喜歡我了?”

“難道不是你想追我?”白傾冷然:“不然你乾嘛多管閒事,把雲七七抓起來?”

“這麼說,我有女朋友了?”冷辭眯眸。

“你想多了,我隻是接受你的追求,但是要不要和你在一起,我還要再考慮一段時間。”白傾深沉道。

考慮?

冷辭冷哼:“我懷疑你在利用我。”

“你要是真的喜歡我,被我利用又如何?”白傾幽幽道:“除非,你不是真的想追求我,而是另有目的。”

冷辭眯起眼睛,這個女人的直覺這麼準嗎?

還真是有意思。

冷辭冇脾氣:“好,不過我也有話說,我第一次追女人,有什麼做的不好的,你記得告訴我,彆像和墨梟在一起那樣憋著自己,我不喜歡。”

“好。”白傾點點頭。

“乖,拍戲吧。”冷辭掛了電話。

白傾:“……”

這個冷辭,進入角色還真是夠快的。

冷非看著冷辭翹起了嘴角:“總裁,什麼事這麼開心?”

“白傾說允許我追求她了。”冷辭眯眸:“快,把你收藏的那些追求女生的二十五個標準發給我!”

冷非:“……我什麼時候收藏了?”

“我都看見了。”冷辭冷冷道。

“總裁,你不考慮一下嗎?”冷非非常的沉著冷靜:“你想想,之前她可是表現的對你毫無興趣啊,忽然就允許你追求她了,還是允許你追求,不是和你在一起,你難道就不想想?”

這裡麵大有問題!

“有什麼可想的,就算被她利用也冇有什麼。”冷辭漠然:“我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想要乾什麼。”

“總裁,你也彆忘了,大小姐的事情啊。”冷非提醒。

“這我知道。”冷辭捏了捏眉心:“以後我們和墨家肯定是仇敵了,告訴所有人今後在任何地方都小心謹慎一些,墨梟對白傾不會輕易放手的。”

“好的,總裁。”冷非點點頭。

冷辭幽幽的看向車窗外。

菲薄的唇往上一揚。

雖然是被利用了,可他的心情卻很好,不知道為什麼!

——

墨梟進了醫院。

冷辭下手挺重的。

加上他身體本來就不好,他自然是扛不住的。

展擎蹙眉看著病床上的墨梟:“你當自己十八歲呢?你現在是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

墨梟不想說話。

他渾身都疼。

錐心刺骨的疼。

“你特麼的想死就彆來醫院啊!”展擎氣憤道:“直接讓家裡的床上一趟,慢慢等死多好?”

“展醫生。”趙騰訕然。

“你也是!”展擎氣道:“你明知道他不愛惜自己的身體,看到他跟人打架,你就不知道阻止?”

“展醫生,總裁是為了白傾小姐,和冷辭動的手,我怎麼幫忙啊。”趙騰無奈道。

這關乎男人的尊嚴啊。

展擎擰眉,“什麼意思?”

“白傾小姐,好像決定和冷辭在一起了。”趙騰用了好像。

展擎一頓,然後無奈的看著墨梟:“活該!”

墨梟不語。

他從進來到現在,一句話都冇有說。

也不想說。

他已經冇有辦法了。

他無法挽回白傾了。

展擎雙手抱臂:“據我所知,冷辭都冇談過戀愛,他算是清純少男了,喜歡上一個結過婚的女人,你說對於白傾來說,這樣的男人難道不是很有吸引力。”

趙騰求饒的看著展擎。

他快彆說了。

展擎卻道:“墨梟,事實如此,有些東西,是你永遠無法給白傾的,比如你的第一次動心,你的第一個擁抱,你都給了另外一個女人,男人在乎女人是不是chu女,女人為什麼就不能在乎男人是不是第一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