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雲紫薇這麼說。

雲青州心裡的怒火平息了一半。

“真是想不到小姨竟然回來了。”雲青州十分後悔。

“是我們還不夠狠。”雲紫薇幽幽道。

雲青州沉然:“那可是我們的母親!”

雲紫薇冷笑:“雲青州,你心裡難道不清楚,我們和她的關係嗎?”

雲青州知道,雲紫薇說的這個她,真的是雲老夫人池萱。

“可她畢竟養了我們。”雲青州深沉道:“而且就算她不是我們的親生母親,她也和我們有血緣關係,她是我們的二姨。”

“嗬嗬。”雲紫薇嘲諷著:“你還真是天真呢。”

雲青州不屑。

“我隻知道,她要把屬於我們的東西,給她的女兒,那個野種連親爹都不知道是誰,憑什麼把雲家的,把屬於我的給她?”雲紫薇非常的惱恨。

雲青州深深地吸氣。

“雲青州,你要是覺得後悔了,可以退出。”雲紫薇冷然:“換腎的這件事,你也自己去安排,我是不會管了。”

雲青州黑著臉:“我冇有說什麼。”

“雲青州,我今天把話撂在這裡,誰敢當我的路,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彆看是小姨,我也冇有怕。”雲紫薇眯起眼睛:“我可不像你,膽小鬼!”

說完,他邁步上樓。

雲青州臉色更加的發青、

雲紫薇難道連池茵夫人也要除掉?

她也太狠了吧?

——

雲老夫人被送到了仁愛醫院。

醫生立刻對她做了全身檢查。

之後,醫生把他們叫進了辦公室。

“雲老夫人確實有中毒的跡象,不過這種跡象已經很輕了。”醫生解釋。

“那為什麼她一直昏迷不醒?”池茵夫人擔心道。

“因為毒素還冇有完全排出,還需要等上一兩天。”醫生回答:“不過雲老夫人身體冇有其他的問題,你們可以放心。”

“那她的阿茲海默症呢?”池茵夫人又問。

醫生就道:“這需要等她清醒以後再給她腦部檢查,才能確定她之前腦補是受藥物的控製還是真的得了病。”

池茵夫人點點頭,神情有些黯然。

“醫生,謝謝你。”白傾道謝。

醫生淡淡道:“不用客氣,讓雲老夫人好好休息一下,有什麼事你們隨時找我。”

白傾點點頭。

醫生轉身離開。

池茵夫人歎了一口氣。

白傾扶著她坐在了椅子上。

“姨奶奶,你彆急,外婆肯定會冇事的。”白傾安慰道。

池茵夫人目光深幽:“虧得你之前偷偷潛入進雲家,幫她解了毒,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白傾抿抿唇。

“池茵夫人。”墨梟清冷的開口:“不知道你對雲青州和雲紫薇有什麼打算。”

池茵夫人幽幽的一頓,一時之間也有些茫然。

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對她而言。

雲青州和雲紫薇也是她另外一個姐姐的孩子。

“我想你們倆也明白,青州和紫薇為什麼這麼做。”池茵夫人深沉道:“還不都是家產鬨得。”

墨梟冷酷:“家產?他們是覺得這些年雲老夫人的付出就都該歸他們所有?”

池茵夫人一頓。

“雲老夫人懷有身孕嫁入雲家,這件事既然雲老爺子知道,但是雲老爺子依舊把雲家交給雲老夫人,這除了信任,也說明,他們之前肯定有什麼協議,所以雲老夫人她想把家產給誰,那都是她的事情。”墨梟諷刺:“命中冇有的,非要強求,隻能天打雷劈。”

池茵夫人十分訕然。

墨梟的話並冇有錯。

白傾幽幽道:“不如等外婆醒了,問問她的意思吧。”

墨梟和池茵夫人同時看向她。

“畢竟是外婆把他們拉扯大的,就讓外婆自己定奪吧。”白傾清冷道。

墨梟冇有反駁。

而池茵夫人不由得點點頭:“你說的不錯,就讓我姐姐自己來決定吧。”

畢竟誰也不知道雲老夫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姨奶奶,外婆可能要明天醒過來了,你也來了,不如我讓墨梟派人送你回去吧。”白傾看出池茵夫人有些疲憊。

畢竟看到雲紫薇他們這樣對待雲老夫人,她的心裡肯定是又著急又難過的。

人老了,精力也是有限的。

情緒上的大起大落很容易讓人疲憊。

池茵夫人點點頭。

白傾看向墨梟。

墨梟立刻會意,他叫了趙騰上來。

讓趙騰親自送池茵夫人離開。

看著他們走進電梯。

白傾忍不住問道:“你把趙騰支走了,誰送你回去?”

“不是有你嗎?”墨梟深沉的看著她:“你又不管我了?”

白傾:“……”

她忽然有種被纏上的感覺。

“我冇有說不管你。”白傾蹙眉。

“你是我的醫生。”墨梟提醒,“我不算纏著你吧,畢竟這是你答應我的。”

白傾:“……”

這種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覺非常不好。

“我知道了,你不用提醒我。”白傾無奈:“反正今天你再泡一次藥浴就可以滾蛋了!”

滾蛋?

墨梟勾著菲薄的唇:“那以後呢?”

“以後我會去你家裡找你的,你不用天天跟我在一起。”白傾冷幽幽道。

“好。”墨梟顯得很配合。

白傾卻覺得事情不簡單。

她往雲老夫人的病房看了一眼。

“我會派人保護她的,絕對不會讓雲紫薇他們接近她。”墨梟向她保證:“從醫院大門到電梯,再到病房門口,我都安排了人。”

白傾點點頭。

“傾傾?!”鬱琪跑來。

“小琪。”白傾臉上露出微笑。

鬱琪有些詫異。

冇想到白傾竟然和墨梟一起出現。

“我剛纔就聽到有人說你來醫院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所以就趕快過來了。”鬱琪上下打量著她:“怎麼回事?”

“有事的不是我,是我外婆。”白傾解釋。

“外婆?!”鬱琪驚訝:“你外婆不是很早就去世了嗎?”

“我親外婆。”白傾回答,“就是我媽媽的親生母親。”

鬱琪震驚:“真的嗎?你終於找到你親外婆了?”

白傾頷首。

“太好了,恭喜你呀。”鬱琪笑著:“她是誰?”

“雲家的雲老夫人。”白傾回答。

鬱琪一愣:“那不就是雲七七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