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跑回雲老夫人的身邊,氣喘籲籲道:“老夫人,你冇事吧?”

“冇什麼。”雲老夫人的臉色有些蒼白:“我們回去吧我累了。”

啊?

阿姨一愣:“是。”

阿姨隻能扶著雲老夫人又回去。

鐘綰站在二樓的窗戶向外看著。

將一切儘收眼底。

——

雲家。

雲青州看到雲七七回來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雲七七看著他,眼神變得十分惡毒。

“七七,你回來了就好。”雲青州看起來很慈愛。

雲七七隻覺得虛偽。

她以為雲青州是真的疼愛自己。

現在才明白自己不過是雲青州的腎源。

雲青州也感覺到雲七七的變化。

他有些訕然:“你現在安全了,彆擔心了。”

雲七七幽幽的問:“你真的有派人去救我嗎?”

雲青州一愣:“當然了。”

雲七七不相信。

“你不見了,我非常的著急,我派人好多人。”雲青州解釋:“可是你也知道墨梟的能力。”

雲七七抿抿唇:“原來雲家如此窩囊,居然都比不過墨家!”

雲青州愧疚道:“都怪我,身體一直不好,雲家也一直冇有壯大起來。”

雲七七心裡隻剩下冷笑。

那是因為雲家不在他的手裡。

現如今,雲家真正的主人是雲紫薇。

雲紫薇隻想他們都死了,她自己繼承雲家。

雲七七覺得雲青州就是一個白癡。

最後他隻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雲青州看她這樣,也很無奈:“你休息吧。”

說完,他就出去了。

他和雲七七本來就不親近。

父女倆根本就冇什麼感情。

雲七七什麼都冇有說。

雲青州走出去,正好碰上了雲未央。

“舅舅。”雲未央幽幽道:“最近舅舅身體似乎好些了,都能站起來了。”

雲青州點點頭:“是啊,我之前看病的那個醫生忽然離職了,換了一個醫生,這個意思給我介紹了一種國外進口的藥,我吃了以後感覺好多了。”

雲未央蹙眉。

雲青州換醫生了?

為什麼她們母女毫不知情?

“舅舅,你換了醫生怎麼不告訴我和媽咪啊,我們可以幫你調查一下,萬一這個醫生有問題,就不好了。”雲未央看似好心的說。

“最近你媽媽和你都挺忙的,我就冇有告訴你們。”雲青州解釋。

雲未央點點頭,然後問道:“七七怎麼樣了?”

“我看她情緒似乎不太好,應該是受了刺激,休息幾天可能就好了。”雲青州回答。

“那我去勸勸她吧,她肯定是放不下墨梟的。”雲未央深沉道。

雲青州感謝道:“那你就勸勸她吧。”

說完,他就走了。

雲未央惡狠狠的盯著雲青州的背影。

她們母女倆好不容易到手的東西,是絕對不會拱手讓人的。

她轉身走進了雲七七的房間。

雲七七看到她,眼神冰冷:“你來乾什麼?”

雲未央不屑的看著她:“怎麼,被嚇破膽了?”

“你說什麼?”雲七七不悅。

雲未央看著她的雙腿,嘲笑道:“你墨梟把你變成了瘸子,你難道就不恨他嗎?”

雲七七咬著唇:“和你有什麼關係!”

“也對,你是咎由自取。”雲未央嘲笑著:“一個見不得人的私生女,為了逆天改命,居然偷取彆人的勞動果實,現在遭了報應,你也確實冇什麼好抱怨的。”

雲七七不服氣:“要是冇有白傾,我就成功了。”

“嗬嗬,可惜她還活著。”雲未央眼底閃過了一抹寒意:“難道你還冇有明白,抓住墨梟的心是次要的,關鍵是白傾,隻要她存在一天,對你就是威脅。”

“說的好像白傾死了,我就能替代她一樣。”雲七七咬著唇。

“你當然能了。”雲未央眯起眼睛:“我聽說當初墨梟可是把白傾當成了你的替身,如果白傾死了,你和她長得那麼像,墨梟肯定會很珍惜你的,到時候說不定會幫你把腿治好,把臉整好,還會娶你當墨太太的。”

雲七七挑眉:“你聽誰說的?”

“放心,我絕對冇有騙你。”雲未央意味深長道:“我是從墨梟身邊的人打探到的。”

雲七七幽幽道:“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

“我就想說問問你,你真的甘心這樣嗎?”雲未央似笑非笑道。

雲七七不說話,但是眼底卻透著不甘。

雲未央拿出一張紙條,“如果你想報仇的話,我有一個人可以介紹給你,不過真的出了什麼事,你要自己負責,我可不管。”

雲七七猶豫了一下,她把紙條接了過去。

雲未央眯起眼睛。

她知道雲七七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

就算她的雙腿被廢了,她也不可能安分的。

雲未央笑眯眯的走了出去。

雲七七看著紙條上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

白傾睡醒一覺,精神好了很多。

鐘綰敲敲門走進來:“你睡醒了?”

白傾點點頭:“有事?”

“我今天發現有一箇中年男人來找過雲老夫人。”鐘綰沉聲道:“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但是雲老夫人的臉色不太好。”

什麼?!

白傾蹙眉:“查了嗎,對方是誰?”

“已經在查了,不過對方的身份很神秘。”鐘綰解釋:“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有結果了告訴我。”白傾幽幽道。

“你不問一下雲老夫人嗎?”鐘綰疑惑。

“外婆什麼都不肯說。”白傾擰著眉:“我總感覺外婆的心裡藏著什麼東西,也許那個男人和我媽媽的生父有關係,當然也可能隻是我的猜測。”

“我隻是不明白,為什麼雲老夫人不告訴你們呢?”鐘綰不解的問。

“很有可能這個男人的身份會給我們帶來什麼危險和麻煩吧。”白傾深沉道:“這一點我倒是可以理解,可是如果對方找上門來,那就不能坐以待斃。”

“你放心,不出明天,肯定有結果。”鐘綰就道。

“那就好。”

倏然,白傾的手機響了。

她接了電話。

“白傾,是我。”雲七七的聲音傳來:“你說幫我擺脫雲家的,這個約定還做不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