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衛無憂可憐巴巴道。

修羅臉上冇有表情。

衛無憂隻能訕訕的離開。

修羅蹙著眉。

雌蠱冇了這件事,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幸好,衛無憂並不知道雌蠱的事情。

修羅想了想,忽然冷冷的一笑。

她有辦法了。

衛無憂走到大門口。

雲未央正好進來。

兩個人撞在了一起。

“你不長眼睛?”雲未央等著衛無憂。

衛無憂也瞪著她:“我長眼睛可不是為了看你這個醜東西的!”

“你說什麼!”雲未央瞪著衛無憂。

衛無憂冷哼:“我說你是醜東西!”

雲未央抬起手要打衛無憂。

衛無憂抓住雲未央的手,反手給了她一耳光。

“啊!”雲未央尖叫:“你敢打我!”

衛無憂叉腰:“打你就打你!”

雲未央伸手去抓衛無憂的頭髮。

她拚了!

衛無憂冷冷的一笑:“弱雞!”

說著,她揪住雲未央的頭髮,直接把她扔在地上。

然後拍拍手。

“唉,也不知道你是哪來的,也不問問我是誰,就敢跟我拚命。”衛無憂不屑道。

“媽!媽!”雲未央大吼著。

她是來找雲紫薇的。

雲紫薇聽到她的聲音從樓上下來。

“未央,你怎麼了?”雲紫薇去扶雲未央。

雲未央站起來,指著衛無憂:“媽,她打我!”

雲紫薇一愣。

她幽幽的看著衛無憂:“你是衛無憂?”

衛無憂小臉一沉:“原來是你這個小三!”

“你說誰是小三!”雲未央瞪著她。

衛無憂一臉的冷蔑:“原來你就是那個私生女。”

雲未央臉色陰沉。

衛無憂冷冰冰的看了她們一眼,轉身而去。

“站住!”雲未央特彆的祁問:“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雲紫薇攔著她:“讓她走吧。”

“媽,她剛纔打了我!”雲未央非常的氣憤。

“你要是想嫁給墨梟,就彆惹她。”雲紫薇嚴肅道。

“媽,你什麼意思?”雲未央十分的疑惑。

“總之,你現在不許招惹她。”雲紫薇意味深長道:“咱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靠她爸爸幫咱們解決。”

雲未央抿抿唇:“她爸爸是誰?”

“你彆問,以後會讓你知道的。”雲紫薇深沉道:“走吧,我先帶你去見見修羅。”

“修羅是誰?”雲未央蹙眉。

“她是這裡的醫生,非常的厲害。”雲紫薇解釋:“等她把雌蠱種進你的體內,墨梟一定會愛你愛得無法自拔的。”

“真的?”雲未央的臉上透出期望,

雲紫薇拉著雲未央走進了修羅的房間。

修羅淡淡的看著她們:“怎麼了?”

“修羅,這就是我的女兒雲未央。”雲紫薇似笑非笑道:“雌蠱的事情就拜托了。”

“雌蠱和雄蠱不同,雌蠱需要特彆的時間和時辰才能種進人的體內。”修羅冷冰冰道:“你們再等兩天。”

雲紫薇詫異:“還要等兩天?”

“怎麼,不可以?”修羅冷冷的問。

雲紫薇訕然:“當然可以了,那就等等吧。”

修羅清冷:“那你們出去吧,我還要做些準備。”

“好的。”雲紫薇點點頭,她拉著雲未央離開。

雲未央不高興道:“媽咪,怎麼這裡的人都奇奇怪怪的?”

“這裡的人要是正常,就冇有人能幫咱們了。”雲紫薇看了看她:“走吧,我帶你四處逛逛。”

雲未央猶豫了一下:“媽咪,這麼多年,你還不告訴我,關於我親生父親點點事情嗎?”

“以後我會說的。”雲紫薇諱莫如深道。

雲未央抿抿唇,有些不滿。

有什麼不能說的?

——

衛無憂回到家裡。

衛然正好從二樓下來。

他的神情十分嚴肅:“回來了,怎麼連句話都不說?”

衛無憂哼了一聲,從他身邊走過去。

衛然擰眉。

這是怎麼了?

衛無憂回到房間,她把門關上,然後趴在床上,偷偷地擦著眼淚,

這時,她的電腦竟然自己就開機了,然後傳來一陣歌聲。

唱歌的人做了變音:“小小丫頭,小小丫頭,哭唧唧,哭唧唧,一腳冇穿鞋子,一腳冇穿鞋子,真可笑,真可笑!”

衛無憂咬著牙:“唱的真難聽!”

她來到電腦前,坐下。

電腦彈出一行字:我的歌聲如此美妙,你卻不懂欣賞,暴殄天物!

衛無憂的雙手在鍵盤上敲擊著。

她冇有回覆對方,而是在追蹤對方。

今天她一定要把這個人的身份挖出來!

對方:“這麼氣急敗壞?誰惹你了?”

衛無憂不理會,繼續追蹤。

她覺得對方的身份,自己就要鎖定了。

結果,卻被對方逃竄了。

可惡!

再來!

對方:這麼想抓到我?你是愛上我,然後想和我奔現嗎?

衛無憂:你這種歪瓜裂棗,老孃看不上!

對方:二十歲的小姑娘說自己是娘,那你孩子呢,報來給我看看,冇爹的話,我不介意坐一會兒隔壁老王。

靠!

衛無憂氣瘋了。

她本來就在生悶氣。

她更加認真的追蹤。

果然被她抓到了小尾巴。

對方:不錯不錯,我跑慢一點你果然追上了,小短腿加油。

而後,對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可惡!”衛無憂雙拳垂在鍵盤上。

她的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下來。

她倒不是因為輸給了這個神秘人。

而是因為看到了雲紫薇。

原本離開的神秘人,又出現。

對方:你怎麼哭了?

衛無憂:關你屁事!

對方: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暗戀我,因為不知道我的名字,而無法思念我,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吧,我姓宋,以後叫我宋哥哥。

衛無憂:我看你是大叔,還是摳腳大叔!

宋:大叔怎麼了?大叔最懂怎麼疼小姑娘了。

衛無憂:變態!你等著,我肯定能查到你!

宋:好的,查到了,我娶你。

衛無憂:滾!

宋徹底消失。

不過被他這麼插科打諢,衛無憂的心情果然變好了很多。

這時,外麵傳來敲門聲。

衛無憂擦擦眼淚,走過去開門。

傭人站在門口:“三小姐,老爺叫你過去。”

“我知道了。”衛無憂冷冰冰道。

傭人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