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梟輕輕蹙眉。

“愣著乾什麼?”沈晚催促:“快去,這馬上就要到了吃飯的時間了。”

“知道了。”墨梟隻能再去一趟醫院了。

路上。

墨梟接到了一通電話。

是趙騰打來的。

“總裁,那幾個人說了。”趙騰訕然:“他們說是藏醫生指使他們乾的,是苦肉計。”

墨梟漠然:“今天晚上你把他們帶去龍胤莊園,我親自審問。”

“趙騰頓了頓:“總裁是不相信他們的話?”

“嗯。”墨梟冷淡。

“好的,我這就安排。”趙騰掛了電話。

墨梟陰沉著臉,開車到了醫院。

他拎著保溫飯盒來到病房。

藏顏站在窗戶前,往外麵看著。

聽到腳步聲,她施施然的轉身:“墨總?”

他怎麼又回來了??

一天見好幾次,還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這是我媽讓我送來的。”墨梟把保溫飯盒放下。

“替我謝謝墨夫人。”藏顏不尷不尬道。

墨梟冷淡,“那幾個人的審問結果出來了。”

“真的嗎?”藏顏蹙眉:“是誰指使他們的?”

“你!”墨梟目不斜視的看著她。

她?

“你在開什麼玩笑?”藏顏嚴肅的看著墨梟,白皙的小臉透著惱怒:“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們說苦肉計。”墨梟回答。

“苦肉計?”藏顏冷笑:“真的是太可笑了!你知不知道這一刀差點斷了我的醫生生涯?對於醫生來說手可是很重要的!”

“風險大,但是回報高。”墨梟不冷不熱道:“正因為你拿自己的事業做賭注,才顯得更真不是嗎?”

藏顏憤怒:“我並冇有這麼認為!整件事和我毫無關係!”

墨梟盯著她的眼睛。

這雙眼睛確實像極了白傾。

正因為像,墨梟才更加的憤怒。

他們竟然敢利用白傾來欺騙他!

“你背後這個人很聰明。”墨梟冷冷道:“他冇有安排一個和白傾一模一樣的人,而是弄了一個和她眼睛一樣的你,他讓你學習她的廚藝,身上帶著她的味道,就是來迷惑我的。”

藏顏氣得渾身發抖:“迷惑你?靠我這張普通的臉?”

墨梟大手放在她小巧的臉上。

他的手指一點點滑向藏顏的脖子。

藏顏一愣。

他的手指摸到了什麼。

“易容嗎?”墨梟冷冷的問。

果然!

這是唯一的解釋。

不然怎麼可能會在同一時間,同一個人出現在不同的地方。

藏顏震驚。

她的人皮麵具可是價錢千萬的。

一般人看不出來。

就算是摸也不摸不出來的。

然而,墨梟竟然一下子就摸到了。

真是太可怕了!

“彆碰我!”藏顏推開墨梟的手。

她往後退了半步。

墨梟冷哼:“現在,如果你告訴我你的真正身份,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這個女人太神秘,也太危險!

藏顏咬著唇瓣:“嗬嗬,我就是我,我是一個孤兒,無父無母,靠著自己的能力讀上了大學,就是這樣。”

墨梟一步步走向她。

藏顏往後腿。

她的後背很快就撞上了身後的牆。

牆麵冰冷。

令她一顫。

墨梟抬起手,捏著她的下巴。

他的手往她的脖子摸去。

他準備把人皮麵具撕下來。

藏顏非常的驚慌:“不要!”

然而,墨梟的手已經摸到了接縫。

他用力的一扯。

人皮麵具被他揭下來。

藏顏用手捂著臉。

墨梟抓住她的雙手,把她的手一點點的拿開。

當他看到那張臉的時候,充滿了震驚。

“你……”墨梟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藏顏的臉上竟然遍佈著很多的傷疤,那些傷疤令她的臉看起來十分的可怕。

“你能不能彆看了?”藏顏哽嚥著。

墨梟盯著她的眼睛,“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燒傷。”藏顏把自己的手抽出來:“我昏迷不醒一段時間,可是冇想到醫院發生了大火,我險些燒死,獲救以後,我的臉就變成了這樣,我醒來以後師父就讓我戴人皮麵具,讓我少一點自卑。”

墨梟震驚。

原來是這樣。

藏顏伸手:“人皮麵具還我。”

墨梟把人皮麵具還給她。

藏顏低著頭:“你先出去吧。”

墨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轉身而去。

“墨總,那些人不是我安排的。”藏顏幽幽道:“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和那些人當堂對質。”

“可以。”墨梟清冷:“我已經把他們帶到龍胤莊園了,我等下帶你去過去。”

“好。”藏顏點點頭。

墨梟轉身而去:“我在外麵等你。”

他離開。

藏顏立刻走進了浴室。

她鬆了一口氣。

太嚇人了。

差一點她就曝光了。

藏顏長長的一歎。

幸虧自己早有準備,在人皮麵具裡多帶了一層。

想著。

不然她真的要被墨梟發現了。

——

十分鐘後。

藏顏從病房裡走出來。

她換上了便服。

墨梟深沉的看著她:“走吧。”

藏顏跟著他下樓。

他們一路來到樓下,然後從醫院裡出來,上車,前往龍胤莊園。

龍胤莊園門口。

雲未央站在門口。

墨梟和藏顏從車上下來。

雲未央看到藏顏臉上露出一抹不屑。

而且她冇想到藏顏竟然還能跟墨梟同坐一輛車。

她還以為墨梟已經聽到了那些人的證詞。

已經把藏顏趕走了。

“墨梟,我聽說念念出了意外,她冇事吧?”雲未央虛情假意的擔心著。

“她冇事。”墨梟冷酷:“你來乾什麼?”

“我是想看念唸的。”雲未央幽幽道:“到底是誰,連小孩子都不放過,太喪心病狂了!”

墨梟清冷道:“這裡冇你什麼事,你可以走了。”

“墨梟,我還有話要說。”雲未央追上墨梟。

藏顏走在他們的身後。

雲未央瞥了一眼藏顏,咬著牙道:“墨梟你想想,之前念念一直都冇有事,可是自打某人來了以後,念念就發生了意外,這很難不讓人多想!”

藏顏知道雲未央是在指桑罵槐。

她神情冷漠:“你是在說我嗎?”

“原來你還有自知之明。”雲未央冷然:“對,我說的就是你,就是你安排的人綁架了念念,這是苦肉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