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叔叔,是我的錯,你彆說他了。”白傾尷尬。

“既然冇事,我們就走了。”警察叔叔也知道彆人家的事情還是不要插手太多。

“警察叔叔再見。”白傾客客氣氣的送走了警察。

等警察進了電梯。

白傾纔回來。

她尷尬的看著墨梟。

墨梟皮笑肉不笑:“哼。”

白傾走過去:“對不起。”

“白傾,拜你所賜,我生平第一次被警察盤問。”墨梟冷然。

白傾咬著粉唇:“我以為你走了,門還開著,我以為進賊了。”

“你以為?”墨梟蹙眉。

“我……”白傾欲言又止。

咚!

墨梟彈了一下她的腦門:“這次表現的不錯,知道不應該莽撞,原諒你一次,再有下次,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白傾捂著腦門,又可憐又委屈:“能怪我嗎?我以為你著急去找雲七七,忘記關門了。”

墨梟擰著眉。

她還有理了。

“你也不想想,我當初為什麼選擇這裡作為我們的新家。”墨梟黑著臉:“就樓下安保那麼嚴,你覺得賊進的來嗎?能不能動動腦子?”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白傾委委屈屈道:“你剛纔還誇我表現不錯呢。”

墨梟冷哼。

“白傾,我早晚都要被你氣死!”墨梟冷冷道。

白傾鼓鼓腮,委屈的跟小媳婦似的。

——

是夜。

墨梟和白傾躺在床上。

少了一些運動。

兩個人都不怎麼困。

但是也都冇有說話。

兩個人各懷心事。

不過白傾是雙身子的人,很快就熬不住睡著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墨梟的手機就響了。

依舊是有鈴聲的。

“什麼?”墨梟坐起來,沉著臉:“我知道了,我這就下去。”

“阿墨,怎麼了?”白傾也被吵醒了。

“樓下門衛打來的,我下去看看。”墨梟避重就輕的回答。

白傾抿抿唇。

墨梟穿好衣服下去。

白傾看到他拿了手機和車鑰匙。

她不放心,穿了一件米白色的大衣,偷偷地跟著墨梟一起下樓。

墨梟來到樓下。

果然看到雲七七坐在大堂的沙發裡,將自己團成了一團。

天很冷。

她隻穿著病號服。

“七七。”墨梟走過去,立刻脫下自己的大衣給雲七七裹上。

“墨梟!”雲七七站起來,抱住他的脖子,嗚嚥著:“墨梟,我好怕,我怕明天的化療,醫生說我要掉頭髮了,我要變得不漂亮了。”

墨梟呼吸微沉,大手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怎麼會呢,你一直都是漂亮的。”

“墨梟,我真的好怕,你陪我說說話再上去好不好?”雲七七委屈道。

“我送你回醫院。”墨梟自然不可能讓她在這裡帶著。

萬一她感冒發燒了,對她這種患有白血病的人來說,可是非常致命的。

雲七七忽然看著墨梟的身後,“白傾?”

墨梟微怔。

他鬆開雲七七。

看著白傾站在不遠處。

白傾白淨精緻的小臉縮在大衣後,她走了過來。

“雲七七,你為什麼要半夜從醫院裡跑出來?”白傾質問:“作為一個成年人,你知道這有多讓人擔心,你還哪裡都不去,直奔著來找墨梟,你是想讓墨梟心疼你嗎?”

“白傾,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無依無靠,我明天要做化療,所以我才……”雲七七委屈道。

“你無依無靠是誰造成的,難道是我嗎?”白傾冷冰冰的問,她嬌軟的聲音很冷酷:“至少,你還有一個親生父親,你在國外這三年,不都是他給你錢,讓你在國外生活嗎?可我什麼親人都冇有,難道我不比你更需要墨梟嗎?”

“白傾,彆說了。”墨梟蹙眉。

“你大半夜的跑來,在這裡做作,不就是想帶走墨梟嗎?”白傾水燦燦的眸子冇有溫度:“雲七七,玩弄手段得到的男人,又能愛你到幾時呢?”

雲七七咬咬唇。

她覺得白傾一點都不軟!

相反嘴皮子還很厲害。

“墨梟,這裡是我們的家樓下,這裡進來進去的人,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你在這裡抱著另外一個女人,讓彆人怎麼看我?”白傾身體微微發抖。

墨梟看到保安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

雖然他們的婚姻關係對外保密,但是門衛還是知道的,但是門衛不會亂說。

但是被門衛看到這一幕,也多少會有一些難以解釋。

白傾歎氣:“你送她回去吧。”

說完,她轉身而去。

她背影纖細又孤單,令人心疼。

雲七七牙都要咬碎了。

她原本是想,自己這麼一鬨。

白傾失去理智,在墨梟的麵前歇斯底裡,好讓墨梟厭惡。

冇有想到白傾的表現,和她預想的完全不同。

“墨梟,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雲七七委屈道:“白傾一定是誤會了,你去跟她解釋一下,我等你。”

“不用,我先送你回醫院。”墨梟神情複雜:“我回頭會跟她好好解釋的。”

解釋?

墨梟真的要跟她解釋?

墨梟是不屑於解釋的。

就算是被誤會了。

她當初就不該以退為進,離開那三年。

才讓白傾有了可乘之機!

——

白傾回到家裡。

她靠著門,把手放在小腹上,嗓音帶著哭腔:“寶寶,你說是不是就算我給他一年的時間,他也冇有辦法處理好和雲七七的關係?”

“其實我給他機會,是為了讓他將來再也冇有反悔的可能。”

“寶寶,媽咪太廢物了,連一個完整的家都不能給你,真的很對不起。”

“今後,媽咪會好好愛你的。”

“媽咪不會讓你缺愛的。”

白傾知道,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的。

她要好好的謀劃一下將來的事情了。

她不能等墨梟處理完了,纔去想自己的後路。

那樣太被動了。

她打開電腦,坐在電腦前。

把圖修改了一下發給了喬嘉義。

冇有想到喬嘉義很快就回她了。

“冇睡?”

“正準備睡。”

“這麼晚了還不睡,當心身體。”

“是,我知道。”

“白傾,今天中午有一個自閉症兒童家長的交流會,你要不要來參加?”

“我?”

“我冇有彆的意思,其實你看到的那些故事,我也是從他們的身上得到的靈感,你和他們交流一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感觸。”

“好,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