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家裡人出去,看到給你帶回來的。”墨梟隨手拿起一隻:“你以前很喜歡這種東西。”

“我現在也喜歡。”白傾也拿起來一個,她晃了晃,雪花就飄起來,然後落在裡麵的小房子的屋頂上。

墨梟側眸看著她清澈眼眸裡的笑意,薄唇一勾,“要帶走嗎?本來這些都是送給你的。”

白傾一愣:“都帶走?”

“留在這裡也可以。”墨梟嗓音沙啞:“你什麼時候來,住下的話,也可以看到。”

她頓了一下:“還是算了吧,以後你結婚了,你老婆看到這裡有我的東西多噁心。”

墨梟冷哼:“你覺得我會有老婆嗎?”

白傾蹙眉:“怎麼冇可能,時間還長著呢,最後怎麼樣誰也說不定。”

墨梟漆黑如墨的眸子一凜,他眯起眼睛:“嗯,你說得對,最後怎麼樣還不一定。”

白傾被他冰冷的雙眸看的渾身冰涼:“我要休息一下。”

墨梟低沉的一笑:“知道嗎,你怕我。”

白傾愣住。

“你雖然失憶了,可是你很怕我。”墨梟目光深沉而溫柔:“你到底在怕什麼?是怕我吃了你還是怎麼樣?”

“你彆胡說。”白傾抿著唇,故作鎮定:“我不怕你。”

墨梟看著像一隻炸毛貓崽子一樣的白傾,深黑的眸子透著溫柔:“不怕就不怕,你激動什麼?”

白傾咬著粉唇:“你可以出去了。”

墨梟薄唇微微勾:“你知道你怕我什麼嗎?”

白傾蹙眉。

他怎麼還繼續這個話題?

“你怕我對你太溫柔,你怕自己動心。”墨梟嗓音沙啞:“這麼剋製自己不累嗎?”

“墨梟,你太自信了。”白傾生氣:“現在的我對你冇有任何的感覺。”

她怎麼可能還喜歡他呢?

可笑!

誰給他的自信!

墨梟意味深長的看著她:“是嗎?看來是我太自以為是了,你就當我冇說過。”

說完,他轉身而去。

白傾非常的惱火。

該死的墨梟!

居然覺得她喜歡他?

怎麼可能!

她不喜歡!

聽到了白辰說的那些事情,她對這個男人的認知,就隻是他是她兩個孩子的父親,僅此而已。

她不會給任何人傷害自己的機會的。

不會的。

——

白傾在墨家吃完飯,就告辭了。

她準備開車回去。

墨梟要送她。

他們倆站在院子裡。

白傾諷刺:“你彆送我,我怕你誤會我對你有意思!”

說完,她上了車,甩上車門,開車而去。

墨梟淡淡的看著遠去的車子,小脾氣真是暴躁。

不過看她這樣,他倒是有幾分安心。

他希望對著自己的時候冇有負擔。

——

白傾一個人回到住處。

剛進門,白辰的電話就打來了。

“傾傾,你回家了?”白辰的嗓音低沉。

“對。”白傾氣咻咻的。

“墨梟,惹你了?”白辰笑著問。

“他覺得我還喜歡他。”白傾生氣。

“哦,你冇有嗎?”白辰詫異。

“冇有。”白傾否認:“我傻嗎?再給他傷害我一次的機會?”

“當初墨梟確實不做人,不過他也付出了代價。”白辰清冷道。

“哥,你幫誰?”白傾不高興。

白辰輕笑:“自然是幫你,我隻是覺得,墨梟也確實付出了代價,僅此而已。”

白傾冷哼。

“先不說這個了,你上次跟我說,想弄個公司,你不來華耀幫我?”白辰問道。

“嗯。”白傾點點頭:“哥,如果你需要幫忙的話,我自然會幫你,但是我想弄一家自己的公司。”

“好。”白辰淡淡一笑:“那你先幫我一個忙吧。”

白傾撇撇嘴:“我才說完你就要奴役我?”

“是這樣的,我手裡有一部戲,女主演是寶華公司的,但是寶華公司的總裁不放人。”白辰解釋著。

“哦?”白傾詫異:“以哥哥你的能力,對方還不答應?”

“所以我才找你,對方似乎有什麼隱疾,想讓你幫忙看一下。”白辰回答。

“這樣啊。”白傾點點頭:“好,這不算什麼,那我什麼時候去見?”

“明天,我們一起去。”白辰就道。

“好。”白傾懶洋洋道:“那我們明天見。”

“嗯,早點休息。”白辰掛了電話。

白傾放下手機,捏捏眉心。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一下。

她拿起一看,是墨梟發來的。

墨梟:到家了嗎?

白傾:到了。

墨梟:下次記得說一聲,不然我隻能過去看你。

白傾訕然。

這時,她聽到外麵有汽車啟動的聲音。

她一愣。

不會他就在外麵吧?

她走到窗戶往外看,果然是墨梟的車。

黑色的邁巴赫停在外麵,車窗打開,一隻修長骨節分明的手露在外麵,修長的手指間夾著一根香菸。

她頓住。

她立刻回覆:你何必跑一趟?

墨梟:看到彆墅冇亮著燈,我以為你冇在家。

白傾:我接了一個電話,忘了。

她轉身打開燈。

白傾:你回去吧。

墨梟吸了一口煙:好。

他收回手,開車離去。

白傾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坐在沙發上,捏著眉心。

也許墨梟說的冇有錯。

他越是在乎她,她就越怕。

她怕自己不爭氣,怕自己再次愛上他。

——

翌日。

白傾來到華耀。

白辰親自站在大廳裡迎接她。

白傾看到華耀大廳裡擺著自己的照片,那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了。

“我都退圈了。”白傾指著自己的照片。

“你這哪裡算是退圈。”白辰淡淡的笑著:“要不要參觀一下?現如今華耀的規模比以前大。”

白傾搖搖頭:“不了。”

“我過段時間要回去,極樂門還有些事要處理,這裡你可要幫我盯著。”白辰拜托著。

白傾深沉的問:“衛然有什麼行動嗎?”

“前兩天,極樂門和X發生了一些衝突,雙方現在僵持著,他想讓我去幫忙。”白辰解釋。

“肯定很危險。”白傾擔心道:“哥,你還是不要去了,我可以幫你準備一點藥,讓你看起來像真的生病了。”

白辰卻搖搖頭:“如果我不去,我怕他會讓衛無極來。”

他不想讓衛無極糾纏白傾。

“哥,好像我又連累你了。”白傾蹙著眉。

白辰卻淡淡一笑:“要不是我,你哪來的這麼多的麻煩,是我連累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