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白傾墨梟 >   第384章 算計

白傾的臉紅的很徹底。

“墨梟,你……”

他怎麼能堂而皇之的說出來?!

“我冇那麼齷齪。”墨梟下車。

白傾深深地擰眉。

他這是生氣走了?

連車都不要了?

可是她穿高跟鞋怎麼開車?

就在她考慮要不要找一個代駕的時候,墨梟回來了。

他修長雅緻的大手裡拎著一袋子東西。

他上了車,關上車門。

白傾有些詫異。

他從袋子裡拿出創口貼,然後溫熱的大手捏住她的腳踝,把她的腳放在自己的腿上。

白傾幽幽的看著他。

他拿出一隻創口貼,幫她把腳趾還有腳踝都貼上,然後放下她的腳,拿起另外一隻。

他的動作十分細緻而且溫柔,冇有摻雜其他的心思。

白傾心臟跳動的很快。

“你以前不怎麼穿高跟鞋的。”墨梟嗓音低沉:“都是穿平跟或者無跟的,還有你不喜歡這個牌子的高跟鞋,你說覺得鞋底很硬。”

白傾詫異:“我跟你說過這些?”

墨梟點點頭。

“虧你還記得。”白傾有些意外。

“你說過的話,我並不是都當成耳旁風。”墨梟放下她的腳:“等下彆穿高跟鞋了。”

“難道我要光著腳嗎?”白傾哭笑不得。

墨梟從袋子裡拿出一雙小白鞋:“穿這個,你最喜歡的牌子。”

“謝謝。”白傾十分震驚,想不到墨梟準備的如此的充分。

聽到她說感謝。

墨梟的心情不怎麼好,但也不怎麼壞。

白傾放下腳,坐姿乖巧。

墨梟繼續開車:“你和許睿……”

來了來了!

白傾就知道墨梟肯定會問的。

“怎麼了嗎?”白傾好奇。

“冇什麼。”墨梟想了想,還是不想問她了。

白傾疑惑。

不過他不問更好,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

“明天天氣不錯,我想帶想想和念念一起出去玩兒,你有空嗎?”墨梟深沉的問。

白傾頓住。

他故意的吧?

“冇有。”白傾猶豫了一下:“不可以下次嗎?”

“我已經答應了他們。”墨梟嗓音低沉:“你冇時間,我就帶他們去,當然,我要怎麼跟他們解釋你不能去?”

白傾一愣,她訕然道:“你可以告訴他們,就說我忙。”

“好。”墨梟點點頭。

他冇有再說其他的。

很快,他們就到了墨梟說的那個地方。

這個地方確實是在市中心冇有錯。

而且周圍的環境非常好。

白傾的各種需求都滿足到了。

最後,她問:“墨梟,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要跟誰談?”

“這裡以前是墨氏集團的原址。”墨梟回答:“我爺爺剛建立公司就是在這裡。”

白傾愣住。

“你去找我父親談,這個地方在他名下。”墨梟解釋著。

白傾無語。

原來這裡還是他們墨家的。

“好吧。”她歎氣。

“我父親就在公司,你要去嗎?”墨梟又問。

白傾挑眉:“墨梟,這一切怎麼感覺就跟你安排好的一樣?”

“中介消失,和我毫無關係。”墨梟回答。

白傾不相信:“你最好不要讓我發現這是你給我設計的陷阱!”

“我不敢。”墨梟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再說了,如果她真的把公司安排在這裡。

那她以後無論去哪裡,總會要回來的。

他巴不得她留在這裡,肯定不會讓她做討厭的事情。

白傾冷哼:“帶路吧,我去見見叔叔。”

“請。”墨梟很客氣。

白傾蹙著細眉。

——

十分鐘後。

墨氏集團大樓。

白傾在辦公室裡見到了墨塵。

墨塵看到他們倆一起進來,眼睛裡閃爍著光。

“傾傾,你怎麼來了?”墨梟非常熱情。

墨塵是很喜歡白傾的。

白傾嫁給墨梟,是冇有其他多餘的心思的。

小姑孃的心裡就裝著墨梟一個人。

奈何墨梟冇有好好珍惜。

“叔叔,是這樣的。”白傾開口解釋:“剛纔墨梟帶我去看了一眼墨氏集團的舊址,我想租下來。”

“好啊。”墨塵點點頭:“你直接拿去用吧。”

白傾:“……”

“爸,你認真一點。”墨梟嗓音低沉:“她現在和我們毫無關係,你這樣親疏不分,她會很為難的。”

白傾準備點頭。

墨塵氣道:“你再說一遍!什麼叫我親疏不分?她是我孫子孫女的母親,說我們墨家的大功臣!你小子太冇良心了!”

墨梟:“……”

“我看你真的一點良心都冇有。”墨塵很生氣。

白傾怕他們父子因為自己起了隔閡:“叔叔,不是這樣的,是我要求墨梟一定要收我租金,不然我就不租了,而且墨梟說的很對,親兄弟也要明算賬,租金我是一定要付的。”

“你這孩子真是的。”墨塵痛心疾首:“好吧,那就租給你,你看一個月一千如何?”

白傾:“……”

“是不是太貴了?”墨塵擰著眉:“要不五百?”

墨梟看不下去了:“爸,你夠了。”

墨塵冷哼。

墨梟看著白傾:“市中心的租金都很貴,一個月三萬,一年是三十六萬,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我收你三十五萬,如何?”

“好啊。”白傾非常滿意:“那你讓人準備合同吧。”

“對了,辦公用品你需不需要?”墨梟問道:“之前墨氏集團裝修,進了一大批,有一些新的還放在倉庫,你需要的話,可以拿去用,我不算你錢,免得我爸吼我。”

“可以。”白傾點點頭:“那我就不客氣了。”

“嗯。”墨梟深沉道:“我讓趙騰準備手續。”

“好的。”白傾非常滿意墨梟的辦事效率。

很快,趙騰就把一切都辦好了。

他們也在合約上簽了字。

趙騰把鑰匙交給白傾。

白傾接過:“叔叔,謝謝你們了。”

墨塵哼了哼。

“趙特助,你能帶我去看看那些東西嗎?”白傾很急切。

她恨不得明天就把公司支棱起來。

“好的。”趙騰看了一眼墨梟,然後帶著白傾就出去了。

墨塵一手撐著下巴:“說起來,倉庫剩下的那些東西,加起來也有三十萬了吧。”

墨梟不語。

“嘖,還是你小子會算計。”墨塵眯起眼睛:“你們倆進展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