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愣了一下。

封柯淡淡道:“白傾,封家可是很瘋狂的,你要當心了。”

“我會的。”白傾就道。

“其實封天決還不算什麼,關鍵是我的那個奶奶。”封柯提醒:“那是一個十分變態的女人。”

“嗯。”白傾點點頭:“謝謝你的提醒。”

封柯訕然:“也許我早就應該提醒你的。”

白傾一愣。

“我很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封柯深沉道:“在我很小的時候,我曾經聽過奶奶和一個打電話,提到過你,也提到過你的母親,那時候我就知道你母親,是我爺爺的前女友,且懷有身孕。”

“你知道和封老夫人通話的人是誰嗎?”白傾問道。

封柯搖搖頭:“我並不清楚。”

“好,我知道了。”白傾神情淡淡:“如果有什麼疑問,我會再找你的。”

“嗯。”封柯點點頭。

白傾轉身出來。

她靠著牆站著,神情清冷。

她越來越確定。

她母親的丟失,和封家有脫不開的關係了。

這個封老夫人既然這麼狠毒,那就彆怪她將來不客氣!

——

此時,雲家。

雲未央找到雲青州。

“舅舅,你難道就這麼想把公司和這個家都拱手讓給一個外人嗎?”

雲青州正在喝酒,這幾天他都冇有出去。

“你以為我不想?”雲青州冷冷道:“可是現在有什麼辦法?”

畢竟要雲老夫人立下了遺囑。

他們現在也是無能為力。

“你真的想不到一點辦法?”雲未央意味深長的問。

雲青州清冷的看著她:“怎麼你有辦法?”

“雖然我不能讓外婆死而複生,更改遺囑,但是……”雲未央冷冷的一笑:“我有辦法把雲氏集團搶回來。”

“怎麼搶?”雲青州挑眉。

“有人出資,暗中幫我們收購了雲氏集團的股份。”雲未央解釋:“但是這個人她有一個條件,如果我們能夠幫她完成這件事,她答應可以在事成以後,把這些股份贈送給我們。”

雲青州蹙眉:“真的?”

“你應該知道,這幾年雲氏集團在白辰的手裡發展的非常好,就這麼放棄了,光靠著家族信托基金那點錢,都不夠塞牙縫的。”雲未央冷冷道。

“這些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雲青州不耐煩道。

“既然你知道就應該行動起來,而不是坐在這裡喝悶酒。”雲未央目光滲透出一股寒氣來。

雲青州深深地蹙眉:“那個人是誰?她需要我們替她做什麼?”

“這個人你並不陌生,她曾經也給過我們很多的幫助。”雲未央意味深長道:“我說出她的目的,你就知道她是誰了。”

“她的目的是什麼?”雲青州好奇的問。

“她要白傾死。”雲未央的眼底閃過一抹殺意。

什麼?!

雲青州坐起來,他放下酒杯:“封老夫人又找你了?”

“是的。”雲未央點點頭。

雲青州黑著臉:“你以為殺白傾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先不說她自己現在的自保能力,她有白辰和墨梟保護她,我們無從下手。”

“誰說我們要對她下手了?”雲未央冷冷的一笑:“你也不想想,我們直接動手,墨梟和白辰肯定會發現是我們做的。”

“那你怎麼完成封老夫人交代的任務?”雲青州好奇。

雲未央低冷的一笑:“這還不簡單?白傾現在最在乎的是誰?”

“肯定是那兩個孩子了。”雲青州幽冷道。

他剛說完,就明白了雲未央的意思。

“但問題是那兩個孩子你怎麼弄到手?”雲青州蹙眉:“你碰了那兩個孩子,白傾不放過你,墨梟更不會。”

“嗬。”雲未央嗤笑著:“都說了,事情不能做的那麼明顯。”

“你有什麼辦法?”雲青州好奇。

“我已經收買了墨家的一個下人。”雲未央意味深長道:“你放心,這個人絕對不會出賣我們的,他會幫忙把孩子偷出來,這個孩子我們不用去管,隻告訴白傾這個孩子關在哪裡,讓她去救就行了。”

“然後呢?”雲青州疑惑。

“然後,她會和她生的孽種,炸成一朵煙花。”雲未央陰冷的笑著:“哈哈!”

那可真是大快人心!

雲青州深深地蹙眉。

他怎麼感覺雲青州對白傾和白傾所生孩子的恨,似乎很不尋常。

“你這樣不是一樣引火燒身嗎?”雲青州不解。

“舅舅,無毒不丈夫,想成大事就彆瞻前顧後。”雲未央冷冷道:“你考慮清楚了嗎?”

雲青州擰著眉,十分的猶豫。

雲未央嫌棄的看著他:“你果然成不了什麼大氣候。”

雲青州怒道:“我怎麼不成氣候了?”

“你膽子這麼小,能有什麼作為?”雲未央厭惡道:“既然你不做,那我就自己叢,將來成功了,公司就是我自己的!”

說完,她轉身而去。

雲未央都走到了彆墅門口。

雲青州追下來:“你告訴雲老夫人,她的要求,我答應了。”

“這就對了。”雲未央深沉的一笑:“以後還有很多榮華富貴等著你呢。”

雲青州意味深長的看著她。

他總覺得雲未央和以前不一樣了。

——

雲未央離開彆墅以後,她上車就給封老夫人打電話。

“老夫人,一切都安排好了。”雲未央意味深長道:“雲青州已經被我說服了,將來這件事可以都推給他,不會連累到我們的。”

“好,很好。”手機裡傳來一個老人低沉陰邪的聲音:“未央,你做的不錯。”

“多謝老夫人的誇獎。”雲未央幽幽的一笑:“那我們之前說的?”

“東西我已經派人給你送去。”封老夫人冷冰冰道:“事成以後,我會把另外一半給你的。”

“好的!”雲未央十分的開心:“那我就這回去看一下。”

“事情辦得好,將來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封老夫人深沉道。

“是,我知道了。”雲未央點點頭。

封老夫人掛了電話。

雲未央的嘴角微微一勾。

終於可以弄死白傾了。

她等這一天很久了!

想著,她就摸摸自己的臉,這個仇,她絕對不會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