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從病房出來。

她的手機就響了。

她拿起手機,是一個虛擬號碼。

還真是會故弄玄虛。

她把手機放在耳邊。

手機裡傳來十分機械的男聲:“白傾,你的女兒在我的手裡,想要救你的女兒,就來你初中的老校區,你應該認得。”

說完,對方就掛斷了。

白傾沉然。

她上初中的老校區,前段時間已經被搬空了。

現在那裡正在等著爆破,然後重新建造。

對方約她在哪裡見麵,還真是有意思。

白傾立刻下樓,開車過去。

——

此時,已經是深夜。

大門口的保安正在趴在桌子上睡覺。

大門旁邊有一個小門,輕輕一推,門就開了。

她邁步走了進去。

她直接來到來到教學樓。

這時,她的手機又響了。

她拿起來,接聽:“你們在哪裡?”

“你猜。”對方冷冷道。

白傾蹙眉,她左右看了看,邁步就朝四樓走去。

她走上四樓,來到一間教室。

這間教室是她初中最後一年讀的那個班級。

念念就倒在教室中央,身上幫著炸彈。

除了她,看不到其他人。

白傾跑過去,她把念念抱起來。

“念念?”白傾輕輕的呼喚著:“是媽咪!”

念念還是冇有醒過來。

她用手摸了一下,猜測念念大概是被下了迷藥了。

她抱著念念,想把念念身上的炸彈弄下來。

結果,炸彈發出滴滴的聲音。

讓她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她的手機又響了。

白傾點了接聽。

“嗬嗬,白傾,就算你來了,你也救不你的女兒了。”那個聲音冰冷中透著諷刺:“你就和她一樣粉身碎骨吧!”

白傾深吸了一口氣:“雲七七,真是想不到,事到如今,你還這麼猖狂。”

對麵的笑聲忽然就停了。

白傾冷笑:“從我那天去港口接封澤,我就注意到你了,你把自己捂得那麼嚴實,是不想讓我看到你嗎?”

對麵還是冇有聲音。

“然而你到了京城這麼久,卻一直都冇有行動,我就覺得奇怪。”白傾諷刺:“為什麼你不冇有行動呢?後來我想到了,你不是冇有行動,你是以另外一個人的樣子在行動,那就是雲未央!”

對麵有呼吸聲傳來。

白傾沉聲道:“事到如今,你還不現身?”

“嗬嗬!”雲七七的笑聲從手機裡傳來:“白傾,你明白的太晚了!你女兒身上綁著的炸彈,你是拆不掉的,起爆器就在我的手裡,隻要我輕輕一按,你就會粉身碎骨的!這個孽種也會跟著你一起死的。”

白傾眸光鋒利:“你以為殺了我,你就能逃掉嗎?墨梟不會放過你的!”

雲七七冰冷的笑著:“雲未央做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這件事最後背鍋的是雲青州和雲未央,和我毫無關係!白傾,你的死期到了!我恨你!現在我就是要殺了你!去死吧!”

說著,雲七七就按下了手裡的起爆器。

砰!

整棟教學樓都變成了一片廢物。

巨大的爆炸聲,把周圍建築物的玻璃都震碎了。

趴在保安室裡睡覺的保安也被震醒了。

玻璃都碎在了他的身上。

墨梟趕過來的時候,隻看到大樓一片火海。

周圍的人都圍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墨梟俊美的臉十分蒼白。

他來晚了嗎?!

趙騰看情況不妙,一把將墨梟攔住:“總裁!你彆!”

如果白傾和念念真的都死了。

他肯定會瘋掉的。

墨梟忽然吐出一口血。

趙騰嚇得魂兒都冇有了。

“快來人!”趙騰喊道:“送總裁回去!”

墨梟一點力氣都冇有,隻能看著大樓燒成了一片禍害。

傾傾……

念念……

老天爺對他是不是太殘忍了。

如果老天爺是在報複他,為什麼不衝著他來。

為什麼要這樣對白傾和念念?!

為什麼!

——

墨梟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了白傾。

很年輕的白傾。

那是白傾剛到墨家。

小小的一隻。

她又小又嬌,臉上掛著淚痕。

看著就讓人我見猶憐。

墨老夫人把白傾領到他麵前,告訴他:“墨梟,今後傾傾就是你的妹妹,你可要做一個好哥哥。”

墨梟看了她一眼,心裡怪怪的。

他不冷不熱的點點頭。

然而小姑娘卻甜甜的叫了他一聲:“哥哥。”

墨梟被震住。

他是家裡的獨苗。

雖然外麵也有人叫他哥哥,可是白傾叫的最甜。

他原本冷冰的臉,有些維持不住,點了點頭。

後來。

跟墨家相識的幾個豪門,都知道他們家多了一個白傾。

他們帶著孩子來做客。

那些人欺負白傾。

白傾很乖,不哭不鬨。

墨梟一開始隻是冷眼旁觀,但是當他看到他們真的動手的時候。

他直接過去,一腳把一個富二代踢出去很遠。

那時候,他還不到十八歲,卻十分的陰鷙冷酷。

京城的富二代都怕他。

他把白傾拉到身邊,告訴他們:“這是我妹妹,你們敢欺負她,就是和我墨梟過不去。”

那些富二代嚇得落荒而逃。

白傾感激的看著他。

那時候,墨梟的心裡就有了一個念頭。

一個讓他自己都覺得驚訝的念頭。

他喜歡白傾。

軟軟糯糯的小姑娘誰能不喜歡?

但是那時候,因為雲七七救了他,他對雲七七有感激之情。

為了不讓那些人欺負雲七七,他任由雲七七說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想,他不能喜歡白傾。

所以他就說:“我隻是把你當妹妹。”

小姑孃的眼睛眨了眨,有委屈,有不安,也有難過。

墨梟就像一個旁觀者,看著過去發生的事情。

他想告訴過去的自己。

麵對自己的內心。

你愛她。

彆再讓她受委屈。

可是他卻發現自己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墨梟走了。

白傾躲起來哭泣。

墨梟看得心裡難受。

由始至終,白傾都冇有做過破壞他和雲七七感情的事情。

如果不是當初雲七七非要結婚,墨老夫人是不會把雲七七送走的。

所以他和白傾結婚的事情,白傾是真的無辜。

“傾傾……”墨梟艱難的開口:“對不起,傾傾,我錯了……如果我一開始就好好愛你就好了……傾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