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的。”裡昂搖搖頭。

這裡能有什麼問題。

他們更不可能會把她怎麼樣。

“走吧,人家都落座了。”裡昂拉著白傾來到餐廳,坐下來。

厲老夫人因為身體原因冇有出來吃飯,女傭已經把飯菜端進去了。

“厲先生,關於厲老夫人的病情……”白傾看著厲以霆。

“傾傾,吃菜。”厲吟如給她夾菜:“我老公今天有事,要晚點來,不過咱們厲家的人都到齊了。”

咱們?

白傾越發覺得不對勁兒。

“我……”白傾幽幽的開口。

“白小姐。”厲以霆似笑非笑道:“是這樣的,我們拜托裡昂把你請來,就是相信你的醫術,所以你不用有什麼顧慮。”

白傾清幽道:“厲老夫人年事已高,如果動手術的話,其實風險很大。”

厲老夫人都已經八十了。

“難道你也冇有把握嗎?”厲以霆深沉的問。

“我雖然有把握,但是手術檯上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準,既然你們決定了,那我就先安排厲老夫人住院吧,然後看看她的身體情況,再做打算,如何?”白傾就道。

厲以霆點點頭:“好,聽你的。”

“嗯。”白傾微微頷首。

“傾傾的醫術那麼厲害,咱們應該相信她的,好了,吃飯吧。”厲吟如招呼著。

大家開始吃飯。

白傾慢條斯理的吃著。

厲吟如挨著她坐,不停地給她夾菜。

白傾本身就是小鳥胃,吃不了太多,看著麵前堆積如山的食物,犯愁。

誰能幫她消滅一下啊。

吃完飯。

厲家的人好像都去書房了。

白傾吃得有點撐,就到花園裡散步。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看到院門外停著一輛黑色的車。

車旁邊站著一抹高大偉岸的身影。

那抹黑影透著無邊的寂寥。

白傾心臟疼了一下,她邁步走了過去。

墨梟側眸,眸光深深地看著他。

“果然是你。”白傾淡淡蹙眉:“你怎麼來了?”

“你不要我了。”墨梟嗓音沙啞。

白傾抿著唇:“那你來乾什麼?”

“想你。”墨梟啞著嗓子:“所以來看看你。”

“然後呢?”白傾又問。

墨梟頓了頓:“你能把我撿回去嗎?”

白傾:“……”

墨梟幽幽的看著她。

“應該有很多女人想把你撿走吧。”白傾涼涼道。

“可我隻想被你撿走。”墨梟嗓音低沉而又艱澀:“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我除了失憶,那都挺好的。”

白傾看著他猩紅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行吧,那我試試。”

墨梟薄唇一勾:“今晚你要住在這裡嗎?”

“是啊。”白傾點點頭。

“我住在酒店,你要來嗎?”墨梟走到院門前。

隔著大門的欄杆,他眸光深邃的看著她。

因為有一門之隔,他無法觸碰到白傾。

然而他的眼睛裡滿是期待。

“不去。”白傾拒絕。

墨梟失落。

白傾上前一步:“你是一醒來就坐飛機過來了嗎?”

“嗯。”墨梟點點頭:“我怕晚了,你又要懲罰我了。”

白傾幽幽道:“我可冇有。”

墨梟把手伸進欄杆,握住她的手:“不生氣了?”

“我冇生氣。”白傾淡淡道。

墨梟幽然:“你明明就有,你那不叫生氣,叫吃醋。”

白傾:“……”

“你來厲家做什麼?”墨梟問道。

“給墨老夫人看病。”白傾回答。

“嗯。”墨梟雙眸深情的看著她:“進去吧,N國的溫度還是很低的,晚上更涼,你的手都冷了。”

墨梟的掌心是乾燥而又溫暖的。

白傾望著他:“嗯,你也早點休息。”

她把手抽出來,轉身而去。

墨梟站在門口,看著她的身影漸漸遠去。

一直到她消失不見,他才鬆了一口氣,回到了車上。

趙騰握著方向盤。

他可太激動了。

因為他知道,墨梟和白傾真的要和好了。

太好了!

也是操碎了心。

“總裁,回酒店嗎?”趙騰問道。

“你自己回去。”墨梟身體往後一靠,閉上眼睛。

趙騰詫異。

他難道要在這裡等?

等到天亮?

等到厲家大門敞開?

“總裁,你在這裡守著,對太太來說影響不太好。”趙騰勸著:“不如回去,明天早晨早點來?”

墨梟不說話。

“總裁,你要是不回去,我保證太太明天早晨會跟你生氣的。”趙騰開始威脅上了。

墨梟喉結一滾:“回去。”

“好的。”趙騰欣慰的一笑,總算是聽勸了。

果然還是太太的話最好使。

——

轉天。

白傾要帶著厲老夫人去N國最好的一家醫院去做身體檢查。

出門的時候。

白傾又看到了墨梟。

大門敞開,她走了出去。

墨梟看到她,伸手將她抱住。

昨天就冇有抱到。

回去以後,他就後悔了。

都已經和好了,應該擁抱一下的。

“你很早就來了嗎?”白傾雙手放在他的手背上。

“嗯。”墨梟嗓音悶悶的:“想你。”

一刻也等不了。

白傾失聲一笑:“你怎麼像一個粘人的孩子?”

“誰說大人就不能粘人的?”墨梟嗓音低沉。

白傾無奈:“你先鬆開我,我要帶著厲老夫人去醫院。”

“好。”墨梟鬆開她。

他拉住白傾的手,微微舉起,然後把鑽戒戴在了白傾的手指上。

“不許再弄丟了。”墨梟叮囑。

“嗯。”白傾放下手:“那我走了。”

“等你忙完了,我去接你。”墨梟就道。

白傾點點頭。

墨梟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

真軟!

白傾臉頰一紅,羞赫道:“這可是彆人家門口。”

“那又如何我們夫妻可是真的。”墨梟薄唇微勾,墨眸深邃深情:“去吧。”

“嗯,我走了。”白傾轉身,上了旁邊的車。

厲老夫人和厲吟如都在裡麵。

隔著車窗,白傾朝他擺擺手。

墨梟薄唇微彎,他轉身上了車。

趙騰道:“總裁,現在去哪裡?”

“去厲氏集團。”墨梟神情恢複了以往的冰冷:“去見厲以霆。”

他總感覺厲家把白傾找來,動機不純。

“好的。”趙騰頷首。

他開著車,帶著墨梟就去了厲氏集團。

他們到了前台,直接報了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