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

厲老夫人情況穩定,可以手術。

白傾跟當地的醫院申請。

準備借用手術室,然後給厲老夫人動手術。

手術前,厲老夫人就已經住進了醫院,開始做術前準備。

白傾也開始準備。

墨梟走到她身邊:“傾傾,我等下就離開。”

白傾詫異:“你去哪裡?”

“我去巴黎,看看孩子們。”墨梟從後麵抱住她,“我去去就來,挺想他們的。”

白傾點點頭:“嗯,你去吧,你是他們的父親,想他們也是理所應當,更何況,之前鬨出了那麼多事,他們心裡很難過。”

“好。”墨梟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手術成功。”

“嗯。”白傾淡淡一笑。

墨梟深沉道:“我在你手術結束之前,肯定趕回來。”

n國距離巴黎並不遠。

他早點出發,下午肯定能趕回來。

“我知道了。”白傾雲淡風輕的笑著:“路上小心。”

墨梟點點頭,轉身而去。

白傾繼續準備。

她知道墨梟去乾什麼。

她也知道墨梟不跟他的原因。

就讓他自己去處理吧。

她有更重要的神情要處理。

——

墨梟回到了巴黎。

他直接來到了趙安安住在的公寓。

他敲開門。

一個纖細的女人把門打開,她露出一絲驚訝:“墨……墨梟!”

墨梟清冷的看著女人的臉,果然是她。

“趙小姐,好久不見。”墨梟神情淡漠:“我想你知道我找你的目的。”

趙安安抿著唇:“請進。”

“不必了。”墨梟淡淡道:“男女有彆。”

趙安安一愣,不知為何,她壓力特彆大。

打從心底她對墨梟就有一種恐懼感。

“對不起。”趙安安先道歉:“我知道趙月娥做的事情,但是我卻冇有阻止,還讓她隨意使用了我的身份。”

“就因為她是你姑姑?”墨梟冷冷的問。

“是。”趙安安解釋:“就因為她是我姑姑,她對我很好,所以……”

“當年你被綁架,就是她安排的。”墨梟冷冰冰道。

“什麼?!”趙安安驚訝。

“墨總,你說的是真的嗎?”趙為民站在樓梯下。

他身邊是自己的妻子,兩個人充滿了震驚。

趙騰拿出證據:“這是當年綁匪錄下來的,你們可以看看。”

趙為民走過來:“墨總,請進。”

墨梟點點頭,有他們在,就可以。

趙為民,趙夫人,還有趙安安一起看了視頻。

視頻裡,趙月娥交代綁匪綁架她,還要讓綁匪在拿到錢以後撕票。

他們三個人臉色蒼白。

“這……”趙為民不敢相信的看著墨梟。

“如果你不相信真偽,可以找jc去做一下鑒定。”墨梟冷酷:“趙先生,你女兒小小年紀遭受到這種打擊,你卻還幫著壞人,你心裡真的過意得去。”

“可惡!”趙夫人最為惱火:“老公,這就是你妹妹!我就知道,你妹妹不安好心,咱們倆本來就是老來得女,我都快五十了,纔有的安安,她就是想讓我們冇有孩子,這樣趙家的錢,就都是她的了,她好狠啊!”

趙為民不知道改不如何安慰自己的妻子,他也非常的惱恨。

趙月娥為什麼這麼做,肯定是為了錢。

唉!

趙為民難受。

他冇想到自己的妹妹這麼心狠。

“趙夫人,你可知道為什麼你之前幾次懷孕都流產嗎?”趙騰幽幽的問。

趙夫人一愣:“為什麼?”

“因為有人給你下毒。”趙騰解釋。

趙夫人錯愕:“也是趙月娥乾的?”

趙騰點點頭。

“這個天殺的!”趙夫人痛哭流涕。

趙為民震怒:“她是怎麼做到的?!”

“給趙夫人看診的醫生就是她的人。”趙騰解釋:“趙夫人去檢查身體以後,她都會開一些葉酸,但是其中有些藥是可以流產的,趙夫人把這些藥當成葉酸吃下去,所以就流產了。”

趙夫人簡直要昏厥過去。

“媽咪!”趙安安看著趙夫人,痛心疾首。

他們誰都冇有想到,自己那麼信任的人居然這麼傷害他們。

墨梟神情冷漠:“這些證據我給你們留下,怎麼處理是你們的事情,不過我想趙月娥是不會放你們的。”

說完,墨梟站起身來,轉身就要走。

“墨梟。”趙安安幽幽的開口。

墨梟神情淡漠:“我想這些足以抵償你對我的救命之恩。”

趙安安訕然:“墨梟,謝謝你,其實當年要不是我太廢物,弄出了動靜,我和你是可以安全逃走的。”

“你那時候也才五歲。”墨梟淡淡道:“從此我們兩不相欠。”

“嗯。”趙安安點點頭:“祝你幸福。”

“謝謝。”墨梟邁步而去。

趙騰也走了。

趙安安頹然的坐在沙發上,她嗚嗚的哭起來:“要不是趙月娥,我也不會生不了孩子。”

當初那些人確實要殺了她的。

子彈打中了她的小腹,她流了很多血。

後來送到醫院,醫生說她子宮受了傷,再也不能懷孕。

她那時候就很後悔,如果自己再小心一點兒就好了。

冇想到這一切都是人為的。

趙為民看到自己這麼痛苦,就道:“安安,爸爸一定替你報仇,一定!”

趙安安淚流滿麵:“我要讓那個假的趙安安掉一層皮!”

“好,爸爸答應你!”趙為民冷幽幽道:“咱們這就回去!把屬於咱們的奪回來!”

“嗯!”趙安安和趙夫人都點點頭。

墨梟的這次到來,徹底將他們內心的憤怒引燃。

墨梟除了是來告訴他們真相的。

也確實有借刀殺人的意思。

不管如何,來自己親人的背叛,纔是最深刻的。

趙為民他們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趙月娥他們的。

這樣,白傾在n國可以安心給厲老夫人治病。

京城那邊,有他和趙為民拖住趙月娥的腳步,趙月娥就冇有時間來這邊搗亂。

從趙安安這邊離開。

墨梟去了一趟孩子們那邊。

想想和念念看到墨梟的時候,都非常的激動。

墨梟想抱抱他們。

想想就道:“爹地,我已經是大人了,不用抱我了。”

“我也不用!”念念就道。

墨梟知道他們是在擔心他的腿和手,他摸摸兩個小傢夥。

“墨總?!”鬱琪從外麵進來,露出驚訝的表情。

墨梟看到鬱琪,也是一愣。

她不是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