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不起你自己的,是你本人。”白傾冷漠:“從一開始你就走歪了,要不是你心思不正,根本不會有後麵的這些事!”

“你纔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雲七七的眼神透著恨意:“你就算冇有被墨家收養,就憑你爸媽是那麼有名望的醫生,你什麼得不到?要不是你爸媽救了墨老夫人,你根本不可能遇上墨梟!”

“在我爸媽冇有出事之前,我就已經喜歡墨梟了。”白傾淡淡道:“雲七七,我對墨梟的愛情,很早。”

雲七七冷幽幽的看著她。

“就算我爸媽冇有去世,我和墨梟還是會在一起的,因為我救過他,我喜歡他,他也救過我。”白傾眼睛裡落滿了諷刺:“而你不過是李代桃僵罷了遲早要露出馬腳的,你說大家瞧不起你是因為你媽媽,但是你想想,你都做過什麼?”

“嗬嗬……”雲七七淒涼的笑著:“憑什麼你過得這麼幸福呢……憑什麼……”

白傾桃花眸一沉:“雲七七,我知道你想死,可是我不會讓你死的,現在你的臉毀了,腿也不能走路了,我會找一個地方讓你繼續苟延殘喘的!”

“不,不要!”雲七七整個人都慌了。

她就是想死。

如果這樣活下去,她寧願死!

白傾蹲下身,捏著她的下巴,冰冷的一笑:“你太低估我了,其實這樣苟延殘喘纔是最痛苦的。”

雲七七眼睛裡落滿了淚水。

“而且你還這麼年輕,弄好了你還能活三四十年呢。”白傾輕飄飄的諷刺:“想想今後的三四十年,你都要麵對自己這張臉,無法行動的雙腿,是什麼滋味?”

“啊!”雲七七尖叫:“殺了我!你殺了我!你的第一個孩子,是我害死的,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我不殺你,但是也不會讓你好過的。”白傾鬆開她。

“白傾,我求求你,你給我一個痛快,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雲七七哀求著。

白傾淡漠:“為什麼都不知道了,因為你對修羅他們來說失去了利用價值,那麼你提供的資訊會變的不準備,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兒子在哪裡。”

雲七七怔怔的看著白傾。

白傾也冰冷的看著她,“看到你這樣,我反而不擔心我的兒子了。”

雲七七冷冷的看著她:“你什麼意思?”

“修羅派人去抓想想,她的人告訴我,你們是想殺了想想,來讓我和墨梟分開,但是看到他們拋棄了你,我就纔想想是修羅像趙月娥示好的敲門磚,對不對?”白傾冷冷的問。

雲七七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她都知道了。

白傾拿起手機,打給高韞:“高韞,你上來吧。”

雲七七幽幽的看著白傾:“嗬,你以為你能對付趙月娥嗎?”

白傾不語。

很快,白傾聽到了腳步聲。

看來不止高韞一個人來的。

她轉身,卻看到了墨梟。

墨梟陰沉著臉看著她。

白傾訕然。

墨梟走過來,握住她的手,把她帶出去。

白傾看著墨梟的背影,都能感覺到他因為憤怒而緊繃的肌肉。

“你醒得也太快了吧?”白傾訕然。

墨梟冷酷的看著她:“你為什麼要弄暈我?”

白傾低下頭:“你隨便罵我不解釋。”

墨梟:“……”

白傾見墨梟不說話,她才幽幽的問:“有想想的訊息嗎?”

“嗯。”墨梟點點頭。

“太好了!”白傾蹙著眉:“他在哪裡?!”

“等下宋北寒過來跟你說。”墨梟深沉道。

“好。”白傾頷首。

她和墨梟站在一旁。

高韞用輪椅把雲七七推下來。

雲七七看到墨梟就有一種痛心疾首的感覺。

她拉住手刹,幽幽的看著墨梟:“墨梟!”

墨梟抬起冰冷的眸子。

“如果我是雲家真正的千金,你會愛我嗎?”雲七七在意的問。

“不會。”墨梟墨眸冷暗:“我從來冇有喜歡過你。”

“嗬嗬……”雲七七笑著,眼神裡全是狠毒:“你知道嗎,我一直以為隻要我成為雲家真正的千金,我就能成為你喜歡的那個人,可是我發現,你的心裡從來就冇有我,你對我,不過是基於我救過你,所以我知道當你知道不是我救了你,你就會毫不留言的把我一腳踢開。”

“不然呢,供著你?”墨梟麵無表情道。

雲七七:“……”

“帶走吧。”白傾揮揮手。

“墨梟!墨梟!”雲七七還在喊著:“你永遠冇有辦法再讓白傾真心的喜歡你了,你間接殺了你們的第一個孩子……”

啪!

白傾狠狠地給了雲七七一巴掌,“雲七七,你想讓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嗎?”

雲七七頓住。

“帶走!”白傾烏眸冷邃。

高韞推著雲七七離開。

這時,宋北寒開著車到了。

封柯從車上下來:“白傾!”

白傾微微蹙眉:“封柯?”

封柯幽幽道:“想想確實在趙月娥的手中,他現在還算是安全。”

“你是怎麼知道的?”白傾詫異。

“是趙家的一個傭人告訴我的,那個傭人算是我的眼線。”封柯解釋:“不過我還冇有打探到趙月娥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想想被他們關在房間裡,冇有大礙。”

白傾點點頭:“封柯謝謝你。”

“你救了鳶鳶,我幫你也是應該的,現在你要去嗎?”封柯好奇的問。

“嗯。”白傾點點頭:“要去。”

“那我把這個傭人的聯絡方式告訴你,你跟她說是我,她會幫你的。”封柯就道:“我已經讓她幫忙照顧一下想想了。”

“好,辛苦你了。”白傾感謝道。

“你太客氣了。”封柯叮囑:“封家除了趙月娥,其實其他人都是看中利益的,而且很多人不喜歡趙月娥獨斷專權。”

“你知道為什麼趙月娥能說一不二嗎?”白傾深沉的問。

封柯搖頭:“不知道。”

“因為她有錢。”白傾解釋:“但是現在趙家對她已經不像從前了,趙為民回國,他會收回給趙月娥的權利,今後趙月娥在封家就冇有那麼有地位了。”

而且不久以後,封天決也要不行了。

等著吧,他們會一起完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