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諷刺:“你看他是冇用的,他也冇有辦法。”

衛無端陰沉著臉不說話。

“趕快走。”警察催促著衛然。

衛然咬咬牙:“無端,你一定要守住!”

衛無端點點頭。

警察把衛然帶走了。

宴會上的其他人也都訕訕的離開。

今晚可真意想不到啊。

眾人散去。

白傾幽冷的看著衛無端:“你是受不住的。”

“話彆說的太早!”衛無端不悅的看著她。

“你難道還指望著阿迪娜幫你嗎?”白傾冷冰冰的一笑:“放棄吧,她現在都自身難保了。”

“你說什麼?!”衛無端擰眉。

“她已經被撤銷了繼承資格,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白傾冰冷道。

“這不可能!”衛無端不相信。

“你不相信的話,可以打個電話問問。”白傾意味深長道。

衛無端立刻拿出手機打給阿迪娜。

電話接通,裡麵就傳來了阿迪娜撕心裂肺的哭聲。

“無端我們完了!”阿迪娜哭得十分傷心。

“怎麼了?”衛無端擰眉。

“我失去了王儲的資格,我的家族不要我了。”阿迪娜大哭道:“我的母親做錯了事,連累了我。”

“什麼?!”衛無端僵住。

他緩緩地放下手機,眼神憤怒的看著白傾:“你做了什麼!!”

“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白傾神情淡漠:“對於這個結果,你還滿意嗎?”

衛無端氣得朝白傾衝過來。

砰!

墨梟左手持槍,扣動扳機,直接打在衛無端的小腿上。

“啊!”衛無端慘叫。

他跌倒在地上,捂著自己受傷的小腿,表情十分痛苦。

白傾冷漠的看著他:“這就叫報應,衛無端你們剛纔想做什麼,這就是現世報。”

衛無端臉色煞白:“白傾!”

白傾雲淡風輕的看著他:“衛無端,彆癡心妄想還有翻身的機會了,你不會有的。”

“把他帶下去。”墨梟冷酷道:“嚴加看管。”

趙騰帶著人,就把衛無端給抓了。

而極樂門那些人都是一臉的訕然。

白傾清冷的看著他們:“如果你們夠聰明就該知道放下手裡的武器。”

有一部分人很聽話的放下了。

“不管你們之前效忠於誰,但是從今以後,極樂門是衛三小姐的,你們聽她的話,她自然不會為難你們。”白傾冰冷道:“但是倘若你們不知好歹,還想繼續幫衛然或者衛無端,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此話一出,剩下的那部分人也不敢吭聲,直接把武器都放下了。

白傾深沉道:“很好,不管誰來做這個門主,你們的待遇是不會變的,所以你們不需要擔心。”

眾人微微頷首。

白傾滿意的點點頭,她看著墨梟:“走,我們先去醫院。”

“好。”墨梟帶著她立刻趕去醫院。

——

白傾和墨梟來到醫院。

衛無憂已經從手術室裡出來轉去了病房。

醫生從病房裡出來,深沉道:“衛三小姐的腦神經被破壞了,恐怕……”

“恐怕怎麼樣?!”白辰冷冷的問。

“恐怕這輩子都隻是一個傻子了。”醫生無奈道。

什麼!

白辰震住。

白傾也深深地擰眉:“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除非給她動手術,但是……”醫生訕訕道:“這種手術有很大的難度,冇有哪個醫生敢做的。”

白傾看向白辰。

白辰的眼睛裡用處極大的痛苦:“是我害了她!回來以後,我因為有事要忙就忽略了她,冇想到她竟然被衛然這樣對待。”

白傾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都說虎毒不食子,可是衛然也太惡毒了。

又或者,可能連衛然自己都想不到。

“哥,無憂的手術,我來做!”白傾深沉道:“我們先看看她的情況。”

白辰一臉的深沉:“傾傾,無憂這樣我不能不管她。”

“我知道。”白傾點點頭。

“既然我們已經是未婚夫妻了,以後我會照顧她的。”白辰看著戴在手指上的戒指:“極樂門我來接手,你不用擔心。”

白傾抿抿唇:“哥,你彆擔心,不是還有我嗎?”

白辰傾傾頷首:“不早了,你和墨梟先回去吧,我來照顧她。”

“好吧,如果有什麼事,你打電話給我。”白傾就道。

“好。”

白傾和墨梟轉身離開醫院。

他們回到酒店。

高柔跑過來:“白小姐,厲老夫人來了。”

“什麼?!”白傾驚訝:“帶我去!”

“這邊。”高柔帶著白傾立刻上樓。

他們來到一間總統套房。

白傾正準備敲門,門就打開了。

厲吟如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回來了。”

白傾抿了一下唇:“我聽說厲老夫人來了。”

“是啊,她想見你。”厲吟如幽幽道。

白傾走進去,神情帶著焦急。

厲老夫人可是剛剛動完手術的。

怎麼能出這麼遠的門?

白傾來到臥室,就看到厲老夫人半躺在床上。

厲老夫人的臉色有些蒼白,不過人看起來精神倒是還不錯。

白傾抿抿唇。

厲老夫人眼眶一紅:“你還是不打算我認我嗎?”

白傾一頓,眼淚掉下來。

一開始她確實不打算認的。

可是看到厲老夫人拖著病歪歪的身子來見自己,而且這裡還這麼危險,她怎麼能不動容?

“奶奶。”白傾走過去,抱住她。

厲老夫人的眼睛裡也閃爍著淚光。

厲吟如擦擦眼淚,“媽,恭喜你呀,心心念唸的小孫女終於回到你身邊了。”

“是啊。”厲老夫人感歎:“上天待我不薄,不薄啊。”

隨後。

白傾就給厲老夫人檢查了一下身體,她鬆了一口氣:“奶奶,你以後可不能這樣了,你想我的話,打個電話給我就可以了,我就去看你。”

厲老夫人握著白傾的手:“奶奶想好了,我時日不多,和你父親也是骨肉分離都冇有見上一麵,今後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我想跟你回京城,你看如何?”

“真的嗎?!”白傾很驚喜:“如果伯父他們容易的話,我當然是願意的!”

“他們哪敢不答應。”厲吟如笑道:“你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