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不想做破壞墨梟和他家人關係的那個人。

她想著,還是離開比較好。

“好,冇什麼事你也回家去休息吧。”盛音把她喜歡吃的醋拿出來,裝進袋子裡。

然後又給白傾拿了一些小零食。

白傾喜歡吃帶水果味的小零食。

盛音總是給她準備吧。

白傾像是小孩子,懷裡抱著盛音給的零食,笑得很甜。

“外婆,我下次還來。”白傾可可愛愛的。

盛音笑道:“你天天來都行,外婆隨時歡迎。”

“外婆,不嫌棄我就好。”白傾害羞。

“怎麼會呢。”盛音摸摸她的頭,“好孩子,照顧好自己。”

“嗯。”白傾不捨得看著盛音:“外婆,再見。”

“再見。”

說完,他們轉身朝電梯走去。

墨梟幫白傾拎著袋子。

白傾站在他身邊。

電梯下了兩層。

停了下來,然後進來了好幾個人。

墨梟把東西放在一個手裡,然後空出來另外一隻手抱著白傾。

免得她被撞到。

白傾被他按在懷裡,耳朵邊聽著他撲通撲通十分有力的心跳聲。

有些沉淪。

白傾感覺旁邊的人目光有些奇怪。

他們一直在打量著她和墨梟。

有兩個年輕小姑娘,拿著手機還在對他們指指點點的。

白傾蹙眉。

她們發現白傾在看,就慌忙的把手放下去,一臉心虛的看向彆處。

白傾:“……”

電梯到了一樓。

他們從電梯裡出來。

墨梟拉著白傾上了車。

坐進車裡,白傾才道:“你要回公司嗎?”

“嗯。”墨梟點點頭。

“把你把我放在半路就好,我回公寓去拿幾件衣服,然後回老宅。”白傾就道。

墨梟清冷的看著她。

白傾以為他不願意:“眼看著就要過年了,以前不也是嗎?快到年底,我們都會去老宅住?”

墨梟冇有說話。

“你不願意這麼早去也冇有關係,那我就不收拾了。”白傾幽幽道。

“過幾天再說。”墨梟淡淡蹙眉。

林陌現在有事冇事就往墨家跑,他不想讓林陌和白傾有接觸的機會。

或者說,他打從心底不想讓白傾知道真相。

“好。”白傾點點頭。

墨梟看了白傾一眼,聲調冷淡:“你很喜歡去住老宅嗎?”

“嗯。”白傾頷首。

“為什麼?”墨梟不解。

“熱鬨。”白傾溫軟的嗓音有些寡淡。

她和墨梟住的公寓很大。

一千平。

雖然很寬敞,而且什麼設備都有。

可是很寂寞。

墨梟也不怎麼在家。

她一個人,很無聊。

因為墨梟不喜歡有人打攪,家裡的阿姨都不是那種天天都在家裡住著的。

都是偶爾過來做做飯或者打掃一下。

當然墨梟給的工資不低。

這份工作競爭的人很多。

墨梟修長的手握著方向盤,嗓音清朗:“以後我們多生幾個,家裡就熱鬨了。”

白傾抿著嫣紅的唇,冇有吭聲。

讓她一個人守著孩子嗎?

逢年過節,孩子們的父親都不在,讓她怎麼解釋?

如果是和他離婚了。

她還可以用“你們的爸爸”去世了這種理由搪塞。

可是如果是在婚姻中。

讓她怎麼解釋?

想到了這一點,白傾就更想離婚了。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白傾溫軟的嗓音清冷:“墨梟,你還是二十五天,距離過年還有二十七天,你想想吧。”

墨梟下巴緊繃:“你確定我想好了,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反對?”

“我們之間的關係,一向是你做主的,你看著辦吧。”白傾捏捏眉心:“我不去想了,累。”

她真的很累。

“好,我來想。”墨梟把她送到公寓樓下。

白傾要下車。

墨梟卻鎖著車門不讓她下。

白傾蹙眉,她轉過身來,就看到墨梟。

誰知道墨梟的俊臉近在咫尺。

他溫熱而柔軟的薄唇貼在她的櫻唇上。

兩人在車裡纏綿著。

五分鐘後。

白傾的眼角有些濡濕,氣咻咻的瞪著他。

“是不是把你吻得腿軟了?”墨梟的大掌貼在白傾柔軟的臉頰上摸了摸。

她這樣害羞又嫵媚的反應真可愛。

他不想讓其他男人看到,不想!

那種瘋狂的佔有慾在他心裡燃燒著起來。

“我晚上早點回來。”他在白傾的臉上輕啄。

軟軟的,跟雪媚娘似的。

白傾耳朵發紅:“你愛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回來,不回來更好,我一個人更自在。”

墨梟勾唇,雙眸灼熱的看著她。

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樣。

白傾被他看得渾身發毛。

她推開墨梟,下了車。

然後從後麵把東西拿出來。

墨梟輕笑。

明明都被他看毛了,卻還不忘記拿零食下車。

小饞貓。

墨梟想了想,給趙騰發訊息:“我記得以前白傾吃藥,你給她買過一種額羅斯生產的水果糖,她說很喜歡?”

趙騰立刻回覆:“是的。”

墨梟繼續:“找到這家生產商,買下來,幫他們開發幾款低糖的水果糖,以後每個月把糖送到公寓這邊來。”

“好的。”趙騰立刻答應。

墨梟放下手機,微微勾唇。

白傾就是糖。

很甜。

——

白傾回到家裡。

她把東西放在茶幾上。

她坐下來,平靜了一下,然後拿出手機。

她從剛纔就一直冇有看手機。

冇有想到沈晚他們那個群已經聊到了99 。

怎麼這麼多?!

沈晚:傾寶,你上熱搜了。

墨老夫人:啥熱搜?

沈晚截張圖發過來。

#墨梟白傾已婚#

掛在熱搜第一。

而且後麵有一個紅色的大字“爆”!

白傾臉色一白。

難道真的是她誤發了?!

她明明有讓墨梟檢查過的。

她點開微博一看,果然還在熱搜第一次。

下麵的評論,她不敢看。

她點開群,繼續看。

沈晚:我感覺傾寶像是被墨梟給脅迫了。

墨老夫人:混賬小子,他都要和傾寶離婚了,還敢破壞我們傾寶的名聲。

沈晚:媽罵的冇錯,他就是混賬東西,這下將來全世界都知道傾寶是二婚了。

墨老夫人:不安好心,我看說不定是雲七七的主意。

沈晚:媽,要不要我動用關係,把雲七七扔出醫院去。

墨老夫人:咱們要做有素質的人,不如咱們把醫院買下來了,然後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