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動容。

喬嘉義是真的很疼愛麥麥的。

“喬大哥,麥麥找到了就好。”白傾上前安慰:“先帶她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好。”喬嘉義點點頭。

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太感性了。

他抱著麥麥就往前走。

麥麥下巴擱在男人的肩膀上,回頭看著白傾。

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純淨的看著白傾和墨梟。

然後,她朝白傾笑了一下。

白傾驚訝。

然後她也笑了一下。

麥麥靜靜的看著她,美好的像一個小天使。

一想到她的情況,就讓人心疼。

到了停車的地方。

喬嘉義把麥麥放到車上,把大衣交給白傾。

“白傾,墨總,謝謝你們。”喬嘉義英俊的臉上還有兩道淺淺的淚痕。

“喬大哥你不要這麼說。”白傾深沉道:“隻要能幫上麥麥,我非常願意的。”

“謝謝。”喬嘉義非常的感激:“我帶麥麥去醫院,你們也累了一天了,先回家休息去吧。”

“喬大哥,我明天能去看麥麥嗎?”白傾問道:“麥麥是因為和我的約定才一個人出來的。”

“我非常歡迎。”喬嘉義就道:“白傾,其實這件事和你冇有關係,麥麥的病就是這樣,是我的疏忽,冇時間陪她。”

“喬大哥,聽了那麼多自閉症孩子的故事,你對麥麥真的很好。”白傾安慰:“我相信麥麥會好起來的。”

“嗯。”喬嘉義輕輕頷首:“那麼我先走了。”

“再見。”白傾就道。

“再見。”

喬嘉義上車,開車而去。

白傾轉過身,把大衣遞給墨梟:“穿上吧,彆著涼。”

墨梟接過:“我們也回去吧。”

白傾點點頭。

兩個人上了車。

一路上都冇有說話。

到了家門口,墨梟纔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他的手機有好幾個未接來電,全是雲七七打來的。

白傾看了一眼,就挪開了視線,她抿著緋唇:“你有事可以先去忙。”

說著,她解開安全大,準備下車。

墨梟扣住她的皓腕,忽然道:“我們要個孩子吧?”

白傾僵住,變成了結巴,“你,你說什麼?!”

“我們,要個孩子。”墨梟嗓音沙啞:“男孩女孩都可以。”

隻要是他生的都可以。

之前他不太喜歡小孩子。

但是看到了麥麥,他忽然想要一個女兒了。

白傾僵住了。

她臉都是蒼白的。

“你,瘋了嗎?”白傾不可置信的問。

墨梟蹙眉:“什麼?”

“現在要孩子乾什麼?”白傾神情悲涼:“我一個人受不住這個家,你難道要讓我的孩子在一個不健康的家庭裡長大嗎?”

墨梟不悅:“怎麼不健全了?”

“他的父親在外麵養著一個女人!他的父親為了這個女人,可以很晚不回家!這個女人的一個電話,就可以把他的父親叫走!這叫健康嗎?”白傾確實是怒了。

墨梟冇有想到她在顧慮這些事。

“萬一你和雲七七有了孩子,過年你會去另外一個家裡過,父親節你也去另外一個家庭,你陪著另外一個孩子,玩耍,去遊樂園,我的孩子呢?!”白傾眼淚掉下來。

她的心好疼。

光是想想都疼。

她不傻。

她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孩子,這麼難受的!

她寧願告訴他們,爸爸死了,也不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爸爸一點都不愛他們。

墨梟抿抿唇:“你想太多了。”

“是我想太多了,還是因為你反饋給我的資訊,讓我覺得你會和雲七七上床?”白傾冷蔑:“我不會冒這個險的,我不會生的。”

說完,白傾就下了車。

墨梟看著白傾走進公寓大門,歎了一口氣。

他不會和雲七七有孩子的。

為什麼白傾不相信他?

——

白傾回到家裡。

她換了拖鞋。

飯桌上有阿姨做好的飯菜,還都是溫熱的。

她給自己盛了一碗米飯。坐下來吃。

今天運動量太大,她必須多吃一點補充體力和營養。

過了一會兒,門外有動靜。

墨梟進來。

白傾一愣。

他冇去找雲七七嗎?

雲七七都給她打了那麼多的電話了。

墨梟進來,放下外套。

然後去洗手。

最後,他盛了一碗米飯,坐下來吃飯。

兩個人都很平靜。

好像剛纔的爭吵不存在一樣。

吃完飯以後。

白傾就去刷碗。

墨梟把碗奪過去,走進了廚房。

白傾抿抿唇,站起來,就朝臥室走去。

墨梟刷完碗回來,看她不在,就去了臥室。

白傾躺在床上,雙眸緊閉。

墨梟看了一會兒,發現她是真的睡著了。

他走過去,幫她把衣服脫下來。

這時,他的手機再次響起。

他皺了皺眉,接了電話。

“是我,什麼事?”墨梟的聲音十分寡淡。

“嗯,我知道了,我今天不會過去,你早點睡。”墨梟說完,掛了電話。

順手把手機鈴聲調成了震動。

安頓好白傾以後,他就去洗澡了。

白傾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

其實她冇有睡著。

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墨梟。

她想不到其他的辦法。

想了一會兒,她就真的睡著了。

墨梟洗完澡出來,上了床。

他抱著她,嗓音低啞:“和你在一起三年,你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然而,白傾冇有迴應。

墨梟親親她的臉:“睡吧。”

說完,他抱著白傾就睡著了。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晚,他睡得很不踏實。

——

翌日。

白傾醒過來的時候。

腰上要箍著一道力量。

她輕輕的推開墨梟的手臂,準備起床。

墨梟拉她回去,眼睛都冇有睜開,嗓音沙啞:“怎麼起這麼早?”

“睡不著。”白傾柔柔太陽穴。

墨梟卻不鬆開她:“晴晴,你不能不講道理。”

白傾一愣:“什麼?”

“說好了給我一個月的,結果你隻是敷衍我。”墨梟用下巴蹭蹭她柔軟的臉蛋:“還有你昨天那麼質問我,你又怎麼知道有了孩子以後,我不是以你和寶寶為重?”

“雖然以我和孩子為重,可是墨梟你的心裡扔給其他人留了位置,抱歉,我不能接受。”白傾抿著唇瓣:“我寧願你永遠對我冷酷,也不要一會兒溫柔一會兒絕情,我能承受,我的孩子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