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以為按照墨梟以往的性格,會翻臉。

誰知,墨梟清冷的看著她,粗糲的手指還是霸道的捧著她的臉,然後深深地吻下來。

白傾是要躲的。

可是墨梟另外一隻手,將她攔回來,用力的往自己的懷裡按。

他不喜歡白傾的排斥和牴觸。

可他也知道自己冇有辦法去命令白傾接受自己。

不過都冇有關係。

他打算餘生都和她一起度過。

就算她冷淡,排斥。

他會讓她把這些都放下的。

墨梟霸道的吻了她五分鐘。

白傾腿都軟了。

墨梟心滿意足,單手抱著她,將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在力量上,白傾認命。

墨梟力氣甚大。

而她,手無縛雞之力。

她隻能坐在墨梟的腿上,任由墨梟給她吹著頭髮。

白傾的頭髮和她的性格一樣,都是柔軟而絲滑的。

她原本就是一個乖巧的小可愛。

墨梟溫熱的胸膛靠過去,薄唇在她的耳邊:“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我的氣,不肯原諒我,不過沒關係,我已經打定了主意和你一起度過餘生,你無論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手的。”

白傾苦澀,

以前他怎麼不這樣?

偏偏等她心灰意冷。

她不說話。

安靜下來的她,像個精緻的洋娃娃。

“過些日子,等你身體好了,我們就舉辦婚禮。”墨梟氣息深沉:“傾傾,我欠你的,我會一點點補償的。”

舉辦婚禮?

白傾不敢相信的看著他。

墨梟勾唇:“到時候我們一起去選婚紗。”

白傾頭疼,她不想舉辦婚禮。

“頭髮吹好了。”墨梟放下吹風機,抱著白傾,把她放在床上,替她蓋好被子。

白傾幽幽的看著他:“墨梟,我累。”

“累了就睡。”墨梟非常直接。

“我的意思是,我心累。”白傾並不想惹毛他:“我們不辦婚禮行不行?我冇有那個精力也冇有那個心情。”

她剛剛失去了兩個未出生的孩子。

她並不是不悲傷。

她隻是不想表現出來。

墨梟湊近她,嗓音沙啞到極致:“可我想。”

白傾蹙眉:“以前你不是這樣說的。”

“你也說了,那是以前。”墨梟捏捏她軟糯的臉:“放心,不會累到你的,你隻需要美美的當我的新娘就行。”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見?”白傾無奈的問。

“好。”墨梟很寵溺:“婚禮你有什麼特彆的需要,都可以告訴我,我來幫你實現。”

白傾抿唇。

她不是那個意思。

而且她覺得,墨梟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他壓根不聽。

她就算說,也冇有用。

果然,什麼都冇有改變。

依舊是墨梟,掌握著主動權。

頭疼。

——

幾天後。

白傾可以出院了。

她去隔壁病房,跟鬱琪告彆。

鬱琪還需要在床上休養一段時間。

墨梟找了兩個護工,照顧她。

一切花銷,他來承擔。

“你要出院了嗎?”鬱琪趴在病床上。

白傾是穿著私服過來的。

之前,她是穿病號服的。

白傾頷首:“嗯,醫生說我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鬱琪對她笑笑:“恭喜你呀,能出院了,我還要過段時間才能出院。”

白傾坐下來,“鬱琪,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彆道歉了,耳朵都聽出繭子來了。”鬱琪慢悠悠道:“那種情況,無論是誰,我都會救的,你就彆自責了。”

白傾抿抿唇:“謝謝。”

“傻瓜。”鬱琪捏捏她的臉:“嗬,真軟,難怪都想捏你的臉。”

白傾:“……”

“你真的不要太在意,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鬱琪抿抿唇,正色道:“你和墨梟和好了嗎?”

白傾搖頭:“我單方拒絕了。”

“然後呢?”鬱琪又問。

“他不同意,還要和我補辦婚禮。”白傾黯然:“他根本不在乎我的想法。”

“天之驕子,一出生就什麼都有,這種人自負自大,想讓他尊重你,很難。”鬱琪十分現實的說。

白傾咬咬唇:“是我太弱了。”

“給一般的女人也遭不住。”鬱琪歎道:“那可是墨梟,不是一般的男人,你們倆想把日子過好,隻能由一方妥協。”

白傾不說話。

因為鬱琪說的很有道理。

她和墨梟之間,妥協的是她。

墨梟纔是不管不顧的那個。

這也和墨梟的性格有關。

正說著,病房的門推開。

墨梟走進來。

他一襲黑色大衣,裡麵是西裝三件套,隻有馬甲是灰色的,整體搭配不死板,而且很有層次。

冷峻,俊美。

“鬱琪,我走了。”白傾站起來:“有什麼事,我們電話裡聯絡。”

“好。”鬱琪點點頭。

墨梟把手裡的白色大衣披在白傾的肩膀上,攬著她就往外走。

鬱琪歎氣。

白傾在墨梟的麵前,確實很被動。

而且,墨梟似乎並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樣,是無法挽回白傾的。

墨梟攬著白傾坐電梯下樓。

冬日裡的風有點冷。

墨梟把白傾緊緊地抱在懷裡。

趙騰把車開過來。

墨梟抱著白傾上車。

到了車裡,他讓趙騰把溫度調高。

白傾蒼白而精緻的小臉,冇有表情。

她看起來就和外麵掉光了樹葉的樹一樣,冇有生機。

墨梟一直抱著她,不捨得鬆手。

“開車吧。”墨梟語氣冷淡。

趙騰頷首,啟動車子。

他們離開了醫院。

車裡很暖,白傾也有些睏倦了。

墨梟盯著她白淨的小臉,勾著唇:“睡一會兒,很快就到。”

白傾搖頭。

再睡,她就要廢了。

她看向車窗外。

過了一會兒,她蹙眉:“這是要去老宅嗎?”

這可不是回公寓的路。

墨梟神秘的一笑:“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白傾疑惑。

很快,路就不一樣了。

這不是去墨家老宅的路。

車開了一會兒,就開始爬坡。

然後停在了一扇,高大的鏤空雕花的鐵門前。

大門緩緩打開。

趙騰把車開進去。

進去之後,先是一片密密的竹林。

再往裡開,便是一片寬闊的草坪。

然後是非常開闊的庭院。

最後來到一棟具有巴洛克風格的彆墅前。

白傾眨眨眼睛:“這是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