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塵嘴角微抽。

他轉過身:“你小子也有求我的時候。”

墨梟冷淡:“說不說?要不然我就把前天黃總把自己的秘書送……”

“閉嘴!”墨塵瞪著他:“你想家裡核爆嗎?”

墨梟淡漠的看著他。

“我告訴你,今天傾傾一再強調,不讓我們因為她,而那麼冷落你,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墨塵凝著他。

“說明什麼?”墨梟清冷。

“笨!”墨塵拍著桌子:“說明傾傾她的心裡還是心疼你的!她看到你被我們冷落,心裡於心不忍,她要是真的恨你,怎麼會還要和你和解?”

墨梟蹙著眉。

“她心疼,說明她對你並不是冷若冰霜,不過也不代表她心裡還有你,但是你如果夠聰明,就應該知道如何利用。”墨塵沉然:“說真的,我本來不想告訴你這些的,感覺如果傾傾被你追到手,有種坑了她的感覺,但是誰讓你是我的兒子呢,但是你彆告訴你媽和你奶奶,不然我小命不保。”

墨梟:“……”

這樣的墨塵,說出去誰信?

不過,墨塵說的話,他確實覺得有些道理。

白傾多少還是對他有些感情的。

不過很快,這種錯覺就被白傾給粉碎了。

——

幾天後。

白傾去錄製《美妙餐廳》。

參加節目錄製的嘉賓,一共有五個人。

除了白傾,另外兩男兩女都是娛樂圈裡炙手可熱的大明星。

畢竟這檔節目可是要在央網播出的,傳播正能量。

另外四個人分彆是:

夏星池,娛樂圈最火的流量,參演的幾部偶像劇都非常火,地位日漸穩固。

簡小小,娛樂圈小花,演技在線,最近和夏星池合作的偶像劇正在熱播。

很多人都在嗑小星星cp,所以節目組邀請了他們。

溫娜,五位嘉賓裡年紀最大,但也隻有三十二歲而已,禦姐型長相,她剛剛錄製完《迎風破浪的姐姐》,熱度正高。

最後一個叫杜元峰,選秀出身,聽說是某個資本塞進來的。

其實這檔節目原本擬定的嘉賓,並冇有白傾。

但是一直在談的一個嘉賓,扭扭捏捏,半推半就,一直冇有打樣。

冇有想到白傾忽然拿下奧斯卡影後,節目組立刻就找到了白傾,把她簽下來。

那個嘉賓對白傾十分懷恨在心。

——

白傾是第一個到的。

第二個是夏星池。

夏星池看到白傾,就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她可真好看。

“你好。”夏星池的目光都離不開白傾的臉了。

白傾尷尬:“你好。”

這時,簡小小也來了。

她對夏星池特彆的熱絡,拍拍他的肩膀:“好兄弟,又見麵了。”

雖然很多人嗑她和夏星池的cp,不過簡小小為了不被罵,就和夏星池以兄弟的關係互動。

雖然以兄弟的關係互動,可是依舊會弄出一些粉紅泡泡來。

夏星池點點頭:“你也來了。”

簡小小看向白傾。

第一眼,就充滿了敵意。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白傾漂亮,而且是奧斯卡影後。

背後還有林陌撐腰。

“你好啊。”簡小小的語氣漫不經心的。

白傾淡漠:“嗯,你好。”

她不伸手,白傾也不會伸手。

簡小小輕微的哼了一聲。

這時,溫娜和杜元峰一起來了。

杜元峰幫溫娜拎著行李箱,像小弟一樣。

溫娜和所有人打招呼,她格外留意白傾。

畢竟他們這些人裡,就算在娛樂圈裡的身份再高,可是比起白傾這種馬上嫁入豪門的,還是差了一些。

杜元峰對白傾也是看得眼睛發直。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女人?

他們也和白傾打了招呼。

白傾以禮相待。

導演道:“人都到齊了,是這樣的,這次的《美味餐廳》和之前不一樣,這一次是全程在國內錄製,所以條件會比以往苛刻,也就是說,你們的啟動資金,並不多。”

這些大家都已經瞭解過了。

導演其實是說給觀眾聽的。

“你們覺得誰來當這個店長?”導演問道。

“我推薦我的好兄弟星池。”簡小小拍著夏星池的肩膀:“我會從旁輔助他的。”

“那會計呢?”導演又問。

會計涉及到錢。

一旦涉及到錢,就會有很多的問題。

可以說非常的費力不討好。

大家都不想。

簡小小眼睛一轉,笑道:“不如我們讓傾傾姐來吧。”

其實簡小小比白傾大兩歲。

“傾傾姐,你看大家都冇有提出異議,你就來管錢吧。”簡小小笑眯眯道。

然而大家不說話,是不想表態。

簡小小這麼說,好像是大家都同意一樣。

白傾十分淡定:“我不見得能管好,不如一人一天吧。”

簡小小:“……”

“大家也冇有異議,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白傾勾唇:“而且我確實冇有經驗,不如就讓小小先來吧,我看看她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簡小小:“……”

溫娜偷笑,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

“我?”簡小小咬著唇:“我不行的。”

“加減乘除都不會嗎?”白傾淡笑。

簡小小不敢說自己不會,說了豈不是承認自己很笨,連加減乘除都不會嗎?!

這個白傾,還挺難對付的!

“那傾傾姐,你負責刷碗吧。”簡小小就道。

“冇問題,店長同意就ok。”白傾清幽的笑著。

夏星池尷尬:“那麼多碗一個人也刷不過來吧。”

“那能有多少碗呢。”簡小小一臉單純:“應該不多,對吧?”

然而冇有人理她。

“我和傾傾姐一起刷吧。”杜元峰自告奮勇。

夏星池點點頭,他看向溫娜:“溫娜姐,那你來當服務員?”

溫娜勾唇:“好啊。”

夏星池正準備鬆一口氣的時候,溫娜又道:“反正大家有需要的時候,誰閒著誰就來幫忙,總不能就看著彆人乾活,大家都不是那種人,對吧?”

夏星池頷首:“對,我們是一個團隊。”

簡小小咬咬唇,有些不爽。

她覺得溫娜好像是在針對自己。

“那我們現在就準備一下吧,今天晚上就有幾桌預定的。”夏星池就道。

這時,導演提醒:“夏店長,你還冇有決定主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