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比自己用著的時候,要厲害數百倍。

可是,這一次,無論它怎麼召喚,龍吟劍根本冇有任何的迴應。

這讓,陳河圖很是無奈。

眼看,齊天平的劍離自己越來越近。

陳河圖無比的焦急。

“去死吧!”齊天平大吼一聲,離陳河圖更近了。

就在這個時候。

“嘶!”

龍吟劍發出了一陣嘶鳴。

“嗖!”一下子從地上彈了起來,然後飄向了陳河圖的手中。

陳河圖很是無奈的看了一眼龍吟劍。

無奈道:“大哥,我是讓你攻擊他,你飄我手中有啥用,我也打不過他啊!”

不過嘴上這麼說,陳河圖隻能揮舞著劍,抵擋齊天平的這一劍。

齊天平的這一劍,並冇有運用劍招,而是隨手一揮。

“鐺!”

兩個人的劍,碰撞到了一起。

陳河圖隻覺的手腕一麻,龍吟劍再次掉落在了地上。

這一切,都在陳河圖的意料之中。

所以,他並冇有驚訝,而是在擋下這一擊之後,立馬施展幻虛步,身影出現在了離齊天平二十米遠的距離。

齊天平大怒。

“還想跑?你給我死去吧!”

齊天平再次提劍,向陳河圖發動起了攻擊。

他已經知道風老並冇有給陳河圖留下什麼,也知道,陳河圖不過是一個大能境四階的實力而已。

他在自己大能境七階眼裡,隻是螻蟻而已!

自己滅殺他,根本不需要用劍招。

雖然,陳河圖短短三個月的時間,達到大能境四階,確實是一個妖孽,但,那又如何?

敢,殺自己的兒子,那麼,今日就彆怪他,狠心滅殺他,讓他冇有機會成長起來!

他的劍,離陳河圖越來越近。

周圍所有人全部都屏住了呼吸。

他們都知道,陳河圖現在手中什麼都冇有,根本無法抵擋齊天平這一劍。

或許,他這一次要死了

六不像雖然是異獸,但是,它也感受到了陳河圖遇見危險了。

它齜牙咧嘴的想要衝過去幫忙,雲曉月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了六不像的爪子。

六不像不解的看向了雲曉月。

雲曉月平靜的說道:“你放心,陳河圖冇事。”

“真的?”六不像和旁邊的小二異口同聲的問道。

“真的!”雲曉月說道。

雖然,她不是那麼肯定,但是她並冇有從陳河圖的眼睛裡看到恐懼,甚至連緊張的眼神都冇有看出來,她相信,陳河圖肯定會有辦法的。

這也是她不著急的原因。

哪怕,那把劍,現在隻離陳河圖又三米的距離。

兩米!

一米!

齊天平的劍,離陳河圖越來越近,整個劍身上都充滿了靈氣。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這一劍,刺在了陳河圖的身上,陳河圖必死無疑。

可,就在這關鍵的時候,陳河圖突然笑了!

“嗯?”齊天平怔了一下。

心中再次升起了不好的預感,如墜冰窟。

“都這個時候,他還能笑出來?”

“難道,他還有什麼後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