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睜眼,人已經躺在醫院病床上了。程歲寧抬眼去看,就看到護士正在幫自己換吊瓶。護士感受到她的注視,低頭看來:“你醒了?你發燒39度暈倒了,門口那位男士送你來的,他是你先生吧?”程歲寧聽到護士的話,轉頭看向門口。恰在此時,周溫宴從門外走進來,看到程歲寧醒了隻是步伐略微一頓,便徑直走到床邊坐下。...

程歲寧臉色倏地煞白,僵直著推開周溫宴。

她眼神透著難以置信的悲淒:“你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的婚戒會在她手裡嗎?”

周溫宴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又被這麼質問,心頭火起:“你要我解釋什麼?”

邊上的夏穗看到這幕眼底劃過一絲竊喜,佯裝歉意解釋:“雲小姐千萬不要誤會。”

“昨晚師哥幫我改資料太晚了,就在我那睡了,今天早上又走得急纔不小心把戒指落下了。”

說完,她委屈的看向周溫宴:“師哥對不起,我不知道雲小姐這麼在意這個……”

“冇事,跟你沒關係。”

周溫宴將戒指拿回來,隨手塞進衣服口袋。

他走到程歲寧麵前朝她伸手,忍著氣說:“先送你去醫院,有什麼事等看完病再說。”

程歲寧卻避開了周溫宴的手。

她知道夏穗是故意這麼說的,暗示自己他們有一腿,但卻依舊控製不住去懷疑。

“婚戒戴在手上又不會礙事,你為什麼會摘下來?”

聽她這麼問,周溫宴耐心告罄:“摘就摘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你能不能彆無理取鬨了?!”

程歲寧渾身都透著一股難掩的疲憊,靠著車身纔將將站穩冇有讓自己露弱。

“我無理取鬨……”

“周溫宴,是不是在你眼裡,不管我說什麼做什麼都是胡鬨?”

周溫宴臉色怒沉:“是!”

程歲寧心臟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攥住,她用力咬了下舌尖,纔將腦袋裡的暈眩感擊走。

她怔怔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目光又落到他身後一臉得意洋洋的夏穗身上。

其實*T程歲寧明白,即使冇有她這個導火索,自己和周溫宴也遲早會因為性格的問題爆發矛盾,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她,怪不了任何人。

程歲寧收回視線,又深深看了一眼周溫宴,拖著疲憊的身子轉身一步一步離開。

周溫宴被那充滿情緒的眼神給愣了一瞬,又看到她的背影,怒從心起,乾脆轉身直接上了車。

夏穗唇角上揚,立刻跟上男人步伐:“師哥等等我!”

旋即,程歲寧就聽到身後傳來車子啟動的引擎聲。

緊接著,黑色轎車咻的一下從身邊疾馳而過。

程歲寧頓在原地,定定的看著逐漸消失在停車場出口的猩紅尾燈,全身力氣在這一刻陡然卸掉。

她再也支撐不住無力的身體,朝地上栽去——

……

再睜眼,人已經躺在醫院病床上了。

程歲寧抬眼去看,就看到護士正在幫自己換吊瓶。

護士感受到她的注視,低頭看來:“你醒了?你發燒39度暈倒了,門口那位男士送你來的,他是你先生吧?”

程歲寧聽到護士的話,轉頭看向門口。

恰在此時,周溫宴從門外走進來,看到程歲寧醒了隻是步伐略微一頓,便徑直走到床邊坐下。

護士換好藥也離開了。

冇人再說話,病房一下子就陷入沉寂。

周溫宴看著窗外,手掌搭在桌上不耐煩的敲擊桌麵。

程歲寧被這動靜弄得心煩意亂,轉頭剛要說話,卻猝不及防看到他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她怔了瞬,原本煩亂的心突然平靜了下來。

程歲寧看著周溫宴的側臉,聲音沙啞:“周溫宴,我們好好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