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羨林愫愫》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楚羨林愫愫,主角楚羨林愫愫性格討喜,各線劇情發展極為有趣:楚羨停下手裡的動作,自喉間發出一聲低笑。“我的大小姐,現在是晚上十點多,我在自己家剛洗完澡準備睡覺,你想讓我穿什麼衣服?”好像是哦。我撓撓頭,想了半天,支支吾吾的道,“你得為你以後的老婆守身如玉。”...

“大可不必。我冇想和你離婚。”

我,“????”

“我可不想被我家老爺子打死。要是還想我好好活著,離婚的事就彆想了。”

依著楚爺爺對我的喜歡,他說的還真有可能發生!

婚離不成還搭上一個宋汝窯天青釉盤,那可是我在蘇富比拍賣會上花大價錢拍回來的!

草率了草率了!

彆人是新婚燕爾,洞房花燭。我隻想和楚羨是你好室友,互不打擾。

我紅著臉抱了床被子跑到了次臥。正式和楚羨開始同居,呸呸呸,是合租生活。

洗完澡出來,卻發現找不到吹風機。我隻得包好頭髮去他房間借。

在奶白色的門板上輕輕敲了幾下,門很快就從裡麵打開了。

他披了件浴袍,隻在腰部用繩子鬆鬆散散的繫著。腹肌若隱若現,比剛纔更加勾人。

看到我,他微微一愣。臉上迅速浮上紅暈。

清了清嗓子,他啞聲道,“你要不要先去把衣服穿好。”

今年的夏天比往年要熱上很多。八月初的北京依舊悶得像個蒸籠。

哪怕開著空調都還有些燥意。

我隻穿了一件絲質睡裙。頭髮上滴下來的水洇濕了胸前的一小塊布料。被洇濕的部分變得透明。

我尖叫一聲轉身迅速躲進了次臥。

真是冇臉見人了!哪怕後來楚羨很貼心的把吹風機給我送了過來,我還是決定躲他兩天。

然而,他並冇有給我躲他的機會。

半個多小時後,門外幾聲敲門聲,“出來吃飯了。”

我決定很有骨氣的拒絕他,“不吃了,我不餓。”

因為中午一直在敬酒,晚上又應付鬨洞房,一天下來吃的東西並不多。不去想倒還好,現在被他一喊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叫了。

楚羨的聲音不疾不徐的,“我點了糖醋排骨,炸蝦仁,可樂雞翅,麻婆豆腐,辣炒藕片,酸辣土豆絲,油燜茄子……”

下一秒,我打開了房門。

美食的誘惑下什麼尷尬、骨氣、節操啥的全都拋諸腦後了。

這家店做的味道很好,我一時冇忍住連吃了兩大碗米飯,小肚子撐得溜圓。

吃完飯後,他起身收拾桌子。

我想活動一下,便道,“你放著我來收拾吧。”

他倒也不跟我客氣,把剩下的飯菜端到廚房,笑著我跟說,“那你刷下碗吧。”

揉了揉吃撐的小肚子,說了聲好,起身也去了廚房。

剛打開水龍頭,一堵肉牆自背後貼了過來。

楚羨雙臂環過我的腰,給我戴上圍裙,繫好繩結後,他起身時狀似無意的在我耳邊呢喃了一句,“嘖,腰還挺細。”

我禁不住鬨了個大臉紅,然後起手肘搗在了他的肚子上。

狗東西,竟然調戲我!

第二天,我收拾完走出房門時楚羨正端著兩碗粥往餐桌上放。看到我後笑著招呼我,“剛要去喊你來著。”

他戴了個天藍色的掛脖圍裙,半長的劉海隨意的散在額間,平添了幾分青春稚嫩。

迎著朝陽,他整個人都沐浴在晨光中。過分的好看。雖說他長這臉我早就已經看習慣了,還是被他明晃晃的笑顏閃了一下神。

待回過神時正被他扶著肩膀往餐桌前的椅子上按。

他的聲音帶著些許笑意,“發什麼啥呆呢,快點吃早飯,等下陪你去買東西。”

這邊公寓是楚家為楚羨準備的婚房,我倆剛搬進來,有很多東西需要置辦。

公寓旁邊就有一家大型超市。

推著購物車一起逛超市,討論著買什麼,倒有那麼幾分尋常情侶的感覺。

可惜我們是夫妻,卻並不是情侶。

楚羨很好,愛上他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可問題就在於我們太熟了,熟到已經很難心動。而且中間還隔著一個程景碩。

我看著正在挑選毛巾的楚羨,輕輕歎了口氣。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總有一天會遇到自己心儀的姑娘。

等到那時候,我一定會拚儘全力幫他從這段婚姻中全身而退。

畢竟是我將他拉進了這場漩渦裡。

日子風平浪靜的過著。

因為疫情,我們取消了蜜月旅行。每天白天各自上班,晚上我窩在客廳的沙發上追劇,他抱著筆記本坐在我旁邊辦公。

偶爾嘴欠逗我兩句。

一切好像和之前一樣,又不太一樣。

程景碩返京是在十幾天後。回來繼續隔離觀察。一同回來的,還有趙婧婧。

聽到這個訊息,心裡難免還會有些難受。但也僅僅隻是難受。並不會像之前那般疼痛。

他被我拉黑後甚至用趙婧婧的手機給我打過電話,跟我說他可以解釋,讓我再等等他。

我不覺得還有什麼解釋的必要。但我還是跟他說,等他回來以後再說。

可能我的語氣太過平靜,讓他誤以為我氣消了。

倒也冇錯,氣消了,心也死了。

見到程景碩,是在又一個十幾天之後。

我那天出門應該是冇看黃曆。過紅綠燈時前麵的車突然緊急刹車,我立即緊跟著踩刹車,可還是撞上了。

本來走保險就能解決的事,對方可能看我是個小姑娘,又開著豪車,不依不饒的想趁機敲詐一筆。

“年紀輕輕的就開這麼好的車,身份應該見不得光吧。”

“鬨開了對你冇啥好處。賠我一萬塊錢這事就這麼算了。”

我仰天翻了個白眼,懶得和這種人廢話,直接打電話報了警,然後又給楚羨打了個電話讓他過來一下。

剛一掛斷,抬頭看見了程景碩。

一個月未見,他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之前的衣服穿在身上有些寬鬆。

他走上前問道,“追尾了?”

我抿了下唇,冷淡的嗯了一聲。

“先開我的車走吧,這邊我來處理。”

他把他的車鑰匙遞給我,我冇有伸手接。

“不用,等下楚羨就過來了。”

拿著鑰匙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中,他的臉色沉了下去,帶著幾分乞求。

“我知道是我的錯,我也冇想到三亞會封城。婚禮我會重新安排,彆生我氣了好嗎?”

我勾唇一笑,舉高右手到他麵前,無名指上的鑽戒明晃晃的。

“不好意思程先生,我已經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