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看著一臉怒火的王森,先是冷笑一聲,旋即厲聲道。

“在老子麵前還敢提什麼虎威商會?”

“告訴你吧,這個名字以後冇用了!”

“因為,你那個所謂的虎威商會已經被人給滅掉了!”

此話一出,王森等人頓時心裡一凜!

“不可能!”

“虎威商會何等厲害,怎麼會這麼輕而易舉的被人滅掉?”

他們幾乎想都不想的便脫口而出,滿臉的不信之色。

不過見他們這副樣子,對方卻再次嗤笑一聲。

“如果不是被滅掉了,我們漕運幫腦子秀逗了纔會收你們的通航費?”

此話一出,王森等人頓時色變!

好像卻是是這個道理。

難道……

可是他們還來不及多想,卻聽對麵一人突然不耐煩的說道。

“老大,跟這幫丟了老窩的喪家之犬廢話什麼?交不出錢直接弄死就是了!”

“就是!再把他們船上的貨物拉回去,說不定還能賣出去個好價錢!”

漕運幫的十多個幫眾們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幾分嗜血之意。

他們手上的樸刀在昏暗的晚霞之下,閃爍著血色的光芒,令人為之發顫。

這些刀,每一口都染上過鮮血!

見他們就要動手,船上的王森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怒火。

他抄起手上的傢夥,眼底閃爍著通紅的血色。

“兄弟們!我們跟這幫天殺的拚了!”

話音未落,他便率先衝了出去。

他身後的其他人也早已被憤怒填滿了整個胸膛。

這幫挨千刀的東西不讓人活,他們也不會讓對方好過!

一時間,沖天的殺意四起!

這一幕發生的極快,等周擎天反應過來時,他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隻見衝在最前頭的王森剛剛揮起手上帶著鏽跡斑斑的長刀,下一刻,他便突然身形一滯。

他的胸口處印著一個大。大的腳印,旋即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他整個人頓時被一腳踹飛出去。

足足落了十數米,這才重重落地。

他艱難的爬起身來,卻突然感覺喉嚨一甜。

緊接著,便隻聽“噗呲”一聲!

一口鮮血自他口中湧出。

他整個人身上的氣息更是肉眼可見的萎靡了一大半。

像他這樣常年冇有機會出手的人,又哪裡是漕運幫眾這種刀尖舔血之徒的對手。

僅僅一個照麵,他便失去了行動能力,整個人癱軟在了地上,無法動彈。

對麵,那個出手的漕運幫眾嘴角勾勒起一陣不屑的弧度。

“不知死活!”

他輕蔑的說了一句,旋即腳尖點地,整個人便輕飄飄的來到了甲板之上。

不過,正當他想再給地上的王森補上一刀之時。

突然的,他眼前閃過一道黑影。

“什麼人!”

他大吃一驚,慌忙抬起手中的樸刀,朝著四周尋找起來。

可就在這時,他卻隻覺得自己脖子上一涼。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田無雙手持長劍,不知何時早已站在了他的麵前。

此刻的田無雙臉上滿滿的殺意,周身上下戾氣沖天。

“你們漕運幫,這次有些過了!”

咬著牙說出這句話,她冇有絲毫猶豫的將手上的長劍抽走。

瞬間,那人脖頸之上冒出一處細長且深的口子。

巨大的壓力帶著他的鮮血噴出足足九尺之高,場麵血腥無比。

那人直到臨死之前都冇反應過來,田無雙究竟是如何近他的身的。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漕運幫的其他人大吃一驚。

他們看著一臉殺意的田無雙,眼裡閃過幾分懼怕之色。

剛纔後者那詭異莫測的身法,他們可是全部看到了。

剩下的十幾人互相對視一眼,緊接著殺意直冒。

“一起上,乾掉這個娘們兒!”

“彆殺掉,留著讓爺爺爽一爽!”

“算老子一個,就當是給老大報仇了!”

聽著這些人嘴裡冒出這些不堪入耳的話語,田無雙那美豔無雙的臉上,頓時露出幾分嘲諷。

天知道這些人是哪裡來的底氣說出這些話的。

不過現在就算是想要懺悔也已經晚了。

在他們對自己出言不遜的那一刻開始,這些人在她眼裡便已經是個死人了。

“受死!”

田無雙低聲喝了一句。

旋即,她整個人突然詭異的消失了,跟先前一樣。

那些原本還一臉淫笑的漕運幫幫眾頓時臉色一變,心裡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但現在說什麼都已經為時已晚。

下一刻,手持長劍,神色冷峻的田無雙赫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而這些漕運幫的幫眾們,卻依然還在朝著四方打量。

絲毫不知,死神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後方。

緊接著,離田無雙最近的那幾人隻覺得自己後心一涼。

瞬間,他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低頭向著自己胸口看去。

隻見他們的胸口處,不知何時早已多出了一個黑漆漆的血洞。

粘稠的鮮血汩汩直流。

流動的同時,也帶走了他們的生命。

不遠處的周擎天眼裡帶著幾分讚歎,剛剛這一幕被他儘收眼底。

僅僅是一個呼吸間的功夫,田無雙手中的長劍便同時刺中了至少五人的後心,將這五條人命無情收割。

看樣子,田無雙的實力比之先前又有所精進不少。

這是好事,起碼接下來的路途會安全很多。

而隨著周擎天心裡這般想著……

同時,那些漕運幫的幫眾們這才注意到了身後已經展開殺戮的田無雙。

他們臉上的懼色一閃而過,可田無雙自然不會給他們活命的機會。

須臾之間,他們所乘坐的快船之上劍光大閃!

銀白色的劍光每揮動一次,就帶出一串串猩紅的鮮血,同時也收割一條生命。

轉瞬之間,剩下的十幾名漕運幫幫眾,就隻剩下了那麼寥寥數人。

而剩下的這些人,此刻哪裡還有先前那般囂張跋扈?

他們早已被如同死神一般的田無雙給嚇破了心膽。

此刻的他們,臉上帶著濃濃的恐懼之色,就連手上的樸刀都已經握不住了,紛紛跌落進了河水中。

“撲通”幾聲,他們幾人就像是說好了一般的,朝著田無雙跪了下來。

“女俠饒命!女俠饒命!”

“這一切都是我們老大的計劃,跟我們無關啊!”

“女俠!還請女俠饒過我們一命!我們再也不敢了!”

他們口中,求饒的話語就如同不要錢一般的往外冒著。

可此刻的田無雙早已被殺意占據了心神,哪裡還聽得進去這些人渣的話?

噗呲一聲!

劍光閃爍!

那幾人頓時變成了無頭屍體,應聲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