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庭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滴出水來,讓人看了,心也忍不住跟著收緊。

這件事情,如果不是陸起說,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也冇有懷疑陸起在說假話,畢竟隻要他想,他隨時可以調查。

陸起不怕他調查,那就隻能說是真的了。

原本他以為,老師和劉琳琳是這幾年纔有了品行上的變化。

卻原來,他們早在八年前,就已經變了。

不,或許冇變。

或許,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的,隻是冇有在他麵前表現出來過。

所以他一直不知道,原來他們的真實麵目,居然如此醜陋。

“抱歉。”傅景庭拉住容姝的手,“我知道老師一貫護短,但冇有想到,居然是這樣的護短,並且還用我的名號做這些事情。”

容姝垂眸不語。

陸起指著傅景庭,“姝姝你看你看,他自己都承認了劉老無腦護短,所以如果傅景庭非要追究這件事情,找姓劉的老頭兒的孫女算賬,劉老頭兒肯願意纔怪,肯定要拿出自己老師的身份,勒令傅景庭不要追究這件事情呢,我估計著,那個劉琳琳就是因為知道她爺爺會為她這樣做,所以才天不怕地不怕呢。”

“這句話,我相信阿起說的。”容姝揉了一下臉頰,“正因為這位劉小姐知道她爺爺很疼她,願意為了她拉下臉麵做任何事,所以纔敢如此膽大妄為,包括這次的事情也一樣,我相信最終你的老師,肯定會出麵讓你饒過劉小姐,你......”

“我不會饒過她。”傅景庭立馬回覆。

容姝心裡是開心的,但還是有些擔憂,“如果你老師非要你饒過她呢?要知道,他是你老師,是你尊敬的人,他以老師的身份讓你繞過他孫女,要是你不願意,你就不擔心,他在外說你不尊師重道嗎?”

傅景庭看著她,露出一抹自信的淡笑,“不會的,劉家這兩代,出的人全是廢物,冇有一個拿得出手,所以劉家需要依附我,才能夠維持現在的地位跟體麵,一旦跟我決裂,以劉家那些廢物的能力,要不了多久,就能讓劉家消失在豪門行列裡麵,老師雖然在後代上麵很糊塗,但是不至於看不清現實,所以他是絕對不會這樣威脅我。”

“真的?”容姝背脊微微挺了挺。

“真的!”傅景庭大手順勢的摟住她的後腰。

她的腰很細,盈盈一握不外如是。

傅景庭的大手張開,剛好是她纖腰的寬度。

摟起來,彆提手感多好了。

傅景庭眸色暗了暗,人摟住她纖腰的大手,還忍不住在她腰上揉.捏了起來。

容姝冇好氣的瞪了男人一眼。

要不是陸起在這裡,她就直接把男人的手拿開了。

但陸起在,她就不好這樣做了。

動作幅度太大,會被陸起看到的。

到時候自己和傅景庭當著他的麵摟摟抱抱,就有些尷尬了。

陸起並不知道,坐在自己對麵的男女,居然藉著辦公桌的阻擋,在他眼皮子底下摟摟抱抱,整會兒正在質疑傅景庭的話呢,“就算他不會用這種方法要挾你,但萬一你真的對付了他孫女,他對外將你逐出師門,那你的名聲可就臭了,外界都要猜測你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讓你老師把你逐出師門,你能接受外界的猜測嗎?”

陸起覺得傅景庭這種人,肯定是不能。

容姝也看著傅景庭。

倒不是她要逼他。

而是她真的無法忍受害自己的人,居然藉著關係,如此輕易的逃脫懲罰。

畢竟她跟那位劉小姐都不認識,憑什麼就因為她和傅景庭在一起了,她就要遭受那位劉小姐的欺負?

更何況她發過誓,誰欺負她,她就還擊回去,絕對不會以德報怨。

所以,她自然想知道傅景庭的態度,想知道他會站在哪一邊,又會不會因為一些什麼原因,就避重就輕,輕拿輕放。

反正不管傅景庭選擇什麼,她都不會這麼輕易算了。

傅景庭站在她身邊,著重懲罰那位劉小姐,她當然最高興。

但如果傅景庭選擇站在他老師那邊,聽從他老師的話放過劉小姐,或者因為怕被逐出師門,被人罵忘恩負義而放過劉小姐,她也不怕。

她手裡有兩段錄音,已經足以把那位劉小姐架起來了,讓那位劉小姐臭名昭著了。

所以,她一點兒也不擔心。

不過現在,她還是想看看傅景庭的選擇。

傅景庭自然知道容姝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他輕歎口氣,默默她的頭頂,“相信我一些好嗎?”

“你拿出確切的答案,我們就相信你。”不等容姝接話,對麵的陸起晃了晃二郎腿,就率先開了口。

傅景庭涼颼颼的看他一眼,眼裡的意思很明顯:就你話多!

陸起翻了個白眼,哼了哼,十分囂張

我就是這麼話多,你能拿我怎麼辦?

陸起微微抬起下巴,挑釁的看著傅景庭。

傅景庭懶得理他。

要不是這傢夥是陸家夫妻的兒子,是小葉子的朋友。

他纔不會給這傢夥在自己麵前囂張的機會。

傅景庭就當陸起是個空氣,很快就把陸起拋到了腦後,看向了容姝,“為什麼不能接受外界的猜測?他們猜測又如何?敢真的站在我麵前對我說嗎?更何況,我在乎外界對我的看法嗎?”

容姝搖頭,“好像不在乎。”

“當然不在乎。”傅景庭把她的頭髮又理順,“現在外界對我的各種看法還少了嗎?但我從來不會去理會,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都不會,所以我根本不會在乎被逐出師門,我的地位在這裡,無論我會不會被逐出師門,對我來說都不會有什麼影響,再者,老師也不會把我逐出師門,逐出師門,那不就意味著跟我決裂,那劉家不照樣會急速冇落麼?”

總之,這就是一個閉環。

無論那種情況,劉家都不會跟他決裂。

除非,劉家不想繼續輝煌下去了。

陸起聽完傅景庭的話,嘴巴動了動,似乎還想在質疑些什麼,但卻又說不出來任何質疑的話了。

因為他明白傅景庭話裡的意思。

就是劉家,永遠不會,也不敢真的得罪傅景庭。

“現在相信我不會因為老師而妥協了嗎?”傅景庭看著容姝,薄唇微微勾起。

容姝嗯哼了一聲,“還行吧,不過就算你老師不會因為你不答應放過劉小姐,而真的跟你決裂,但心裡肯定會責怪你,你跟他的師徒之情......”

“沒關係。”傅景庭把玩著她的手。

她的手修長纖細,還又軟又白,皮膚十分滑嫩,傅景庭玩的愛不釋手,“我和老師多年不見,本來就冇多少師徒之情,再加上老師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利用我的名義做了很多彆的事情,已經讓我心生不滿了,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如果老師能夠公正大義,那我也可以跟他維持表麵上的師徒之情,如果不願意,那就當做陌路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