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1050

[]

“肖院長,彆在意麼。”周從文笑著說道,“一定要突出重點。。。現在的文案隻能說你是個助手,誰在意這個。合作,至少是合作,我認為這個詞很重要。”

“要是我來寫,肯定寫主刀啊,合作都不用。”

肖凱謹慎從側麵觀察周從文的表情。

既往的經曆告訴肖凱,越是這種時候,就越是要小心謹慎、如履薄冰。

當年摟著大院長的肩膀叫哥的時候,自己意氣風發,但很快大院長就把自己按在地上摩擦,讓自己知道誰纔是老大,苦不堪言。

要不是自己醒悟的快,可能一輩子就這麼完犢子了。

現在,肖凱麵對和周從文之間的關係,則遊刃有餘了很多,畢竟事兒都經曆過麼。此時此刻要擺出老大哥的架子,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可週從文竟然麵對宣傳板說出這麼一番話。

話不長,也不多,但卻在瞬間殺死了肖凱無數腦細胞。

“肖院長,彆想的太多。”周從文簡單看了一遍宣傳板後,轉過頭和肖凱說道,“事情很簡單,我需要的是什麼你是知道的,所以文案麼,按照我說的寫吧。”

“好。”肖凱見周從文的神情不像是作假,便直接應了下來。

再往裡走,右側的宣傳板上是各種新技術的介紹。

肺小結節的楔切手術,第二天出院,與曾經的大揭蓋的開胸手術的對比之類的。

再有就是小切口、一站式冠脈搭橋手術的介紹。

這一部分在前麵內容的烘托下,讓人感到可信。

畢竟肖院長剛剛拿到世界第一,那可是世界第一!

要是冇有點拿得出手的術式,誰會相信呢?

“行,挺好。”周從文簡單看完後稱讚道,“肖院長文宣工作做的不錯。”

“酒好也怕巷子深,還得會吆喝不是。”肖凱道,“我這麵的壓力就不和周教授您說了……”

“有什麼壓力還是要說。”周從文道,“我還指望著白水市這麵患者源源不斷呢。”

“周教授,您真的想一年做4000-5000台小結節楔切和其他手術?”

“當然。”周從文冇有被肖凱含糊過去,而是又問道,“有什麼困難,我能幫忙的肖院長儘管說。”

肖凱微微一怔,苦笑。

“我們大院長不是搞臨床出身,所以一直對我提防的厲害。”

“不搞臨床的人當大院長,白水市這麵做事情很奇怪啊。”周從文道。

醫院屬於一個比較特殊的行業與部門。

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大院長必須是臨床出身。

如果不懂醫療,很多細節管理會出問題,一任大院長就會讓白水市最大的醫院秩序崩壞。

像醫大一院的林院長也不是搞臨床出身的,所以他的上位很難服眾。二院陳院長一直對這事兒耿耿於懷,抓住一切機會找回場子。

周從文說的就是這件事。

“嗬嗬,這裡麵不細說。”肖凱道,“比如說心胸外科……說是我一手打造的吧,有些過分。但這麼多年來,我在心胸外科投入的精力特彆多,說半壁江山是我打下來的並不過分。”

周從文點頭,這句話很實在,從肖凱能去自己那麵進修這件事就能看出來。

“周教授,要您在關院長的位置,您會怎麼做。”肖凱冇有直接說,而是問周從文的意思。

“摻沙子。”周從文毫不猶豫的說道。

肖凱心裡歎了口氣,周從文這人從第一次見麵開始就表現的極為妖孽。

摻沙子這種能起到大作用的小伎倆還真是不二法門。

“您說得對,副主任是關院長提起來的,屬於他的人。”肖凱道,“最開始的時候副主任時評反對外請專家,但被我一巴掌給拍的稀碎。心胸外科,什麼時候輪到他一個小崽子說話了。”

“後來呢?”

“這不是您來做過幾次手術麼,而且我還組織了幾次去省城手術的事兒,時評和關小哲關院長也都有改變。就說您來做手術,他們也請了專家。”

“哪的。”周從文問道。

“也不能說是撞車,是最近時評一直在請專家。我的意思是這麵應該變成您的後花園,隻有咱們……”

“該請就請。”周從文打斷了肖凱的話,很肯定的說道,“什麼後花園,肖院長開玩笑了。要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麼,明麵的競爭從來都不是事兒。”

肖凱見周從文很明確的表達了他的意思,心中歎氣。

雖然周從文冇把後麵的話說出來,但這事兒以後都不能多說。

畢竟周從文表達的很明確,自己當聽不到的話,那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周教授,看患者吧,我這麵壓力其實不大。”肖凱直言,“畢竟我是副院長,還掛著心胸外科主任的名義,想在我手頭翻起大浪,可能性不大。”

周從文對除了醫療之外的各種事兒都不感興趣。

肖凱的麻煩是所有副院長都要麵對的,尤其是一個非臨床出身的大院長手下還有肖凱這麼能乾的副院長,必然會警惕萬分。

無所謂的,周從文有一萬種辦法搞定關院長,但對他來講都屬於冇必要的無用功。

看了一圈患者,明天手術有10台,安排了三個術間,陰間和陽間都有。

肖凱安排這些小事肯定不會出任何紕漏。

患者的診斷也都很明確,畢竟隻是肺小結節而已,屬於預防性手術切除。

冇有問題,周從文看完後肖凱就張羅著去簡單吃一口,然後回酒店休息,要元氣滿滿的完成明天的手術。

……

……

晚八點十二分,電梯門打開。

關小哲關院長和心胸外科時副主任陪著從魔都來的韓教授走出電梯。

“韓教授,患者有兩個,先看一眼然後吃口宵夜。”時主任一看見門口的巨幅宣傳板就鬨心,他努力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韓教授的視線。

可韓教授又不是瞎子,怎麼可能看不見宣傳板上寫的什麼。

掃了一眼,看見上麵的內容後,他一下子沉默。

他赫然看見了一些自己意料之外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