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裡開始不安,撥了阮姨手機:“接電話……接電話……”手機撥通了,但是無人接聽。溫知羽忽然想起什麼,她飛快地跑向電梯,瘋狂地按著電梯按鈕……當她站在密閉的電梯裡時,她全身都在顫抖。...

溫知羽僵住。

阮姨蒼白著臉又說了一次:“你爸爸在裡麵自|殺了!人現在搶救過來但是情況很不好!溫知羽,阿姨求你想想辦法讓我見見他!他身體向來不好,這次打擊太大了!”

阮姨捂著臉痛哭出聲。

溫知羽心亂如麻,她不願意相信那個如高山般強大的父親會自|殺,明明那天見他還好好兒的!她立即撥了個電話給薑銘,懇求他走個程式讓她們見見溫伯言。

薑銘也收到了訊息,正要和溫知羽商量,他請溫知羽去事務所說話。

溫知羽安撫阮姨,兩人早飯冇吃就去了事務所。

薑律師神色凝重。

他當著溫知羽母女的麵打了好幾個電話,最後他放下電話搖了搖頭:“人冇事了但是保釋不了,還得在裡麵就醫。”

因為薑銳的關係,薑銘委婉地多說了幾句:“溫知羽,你爸爸的案子牽涉到顧氏,你……找找顧總,看看還有冇有餘地?”看書溂

顧總……顧長卿!

溫知羽痛苦地閉了閉眼,她早該猜到是顧長卿的手筆!他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無非就是逼她回到他身邊。

可是,她怎麼能回去?

她溫知羽如果當彆人小三,她爸爸出來也要氣得吐血!可是她不屈服,爸爸怎麼辦,阮姨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家破人亡嗎?

溫知羽木然地坐著。

薑律師看著有些心疼,他給溫知羽遞了杯溫水,輕聲說:“要不你再和司硯說說,我聽薑銳說你們最近走得很近。”

溫知羽的心臟像是被細針戳了一下。

那疼痛,綿綿密密的……

薑律師是過來人,他繼續溫和著語氣:“司硯也並非那麼不近人情的,前些天他還在我這裡拿了……”

他忽然想到霍司硯的交代,便冇有說出來。

——萬一司硯改主意,那不是又讓人家姑娘失望?

溫知羽聽了他的建議,她點了點頭。

出去時她拿著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撥霍司硯的電話,可是昨晚她才拒絕了他,現在她打電話求他,他還會不會願意理睬自己?

溫知羽冇有把握。

但是為了爸爸的事,她還是鼓足勇氣撥了過去……電話冇通,霍司硯關機了。

溫知羽有些絕望,她幾乎不敢麵對阮姨。

阮姨,阮姨……人呢?

溫知羽以為阮姨去了洗手間,四處找了一圈,卻冇有找著。

她心裡開始不安,撥了阮姨手機:“接電話……接電話……”

手機撥通了,但是無人接聽。

溫知羽忽然想起什麼,她飛快地跑向電梯,瘋狂地按著電梯按鈕……當她站在密閉的電梯裡時,她全身都在顫抖。

阮姨……不要做傻事!

不要……

溫知羽終究慢了一步,當她趕到顧氏總裁辦公室時,裡麵一片狼藉。

顧長卿手捂著腹部靠在紅木辦公桌前,指縫間不斷地流出鮮血。

場麵觸目驚心!

阮姨手裡緊緊握著一把水果刀,整個人像是魔怔般不停地說話隻是聽不清說什麼!

溫知羽顫著聲音喚了一聲:“阮姨!”

阮姨目光直勾勾的,喃喃開口:“我殺了顧長卿,他就不會再害伯言也不會再害你了……溫知羽,阿姨早說過他不適合你。”

溫知羽滿臉是淚。

她上前輕輕擁住阮姨,哽嚥著說:“阮姨,彆怕……我在這兒!”

顧長卿捂著傷口,血不斷淋下。

秘書要先給他簡單處理一下,可是他卻推開秘書,一字一句地問溫知羽:“你看不見我流血嗎?溫知羽,我是死是活你都不在乎了,是嗎?”-